菊与刀 菊与刀 8.2分

变形儒学统治之下的秩序社会——通过【菊与刀】看日本

波哥
2018-03-06 看过
摘 要

      【菊与刀】是一部上个世纪中叶由鲁斯·本尼迪克特撰写的解析日本民族精神、文化和日本人性格的经典社会学著作,被视为研究日本最有见地的作品。“菊花”与“刀”,是用日本最具有象征意义的两种事物来解释日本文化和日本人性格的双重性,富有深刻的哲理性和动人的艺术性。而本文将就本书中讲述的日本社会等级观念,从儒学影响的角度进行分析论述。

关键词 :礼 秩序 集体主义

                                                                       正 文

      【菊与刀】这部作品的产生是源于二战时期美国政府对日本的迫切想要了解。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个从政府到士兵都很狂热的国家非常不可理喻。日本民族一直都是一个很狂热的民族,近代如此,今天更是如此。在战争时期,他们的军人能够在天皇的一声令下发起自杀式冲锋。在经济发展时期,他们能全员爆发出强大的凝聚力和工作热情。为什么会这样呢?笔者认为,这是他们自古以来的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的结果。而这一点,我们要从这个国家的历史来说起。

      日本是一个很独特的国家,因为身处孤岛,所以他们的文明发展得很慢。在公元三世纪儒学传入日本时,这里还处于蛮荒的奴隶制时代,因为缺少文化,所以百姓普遍未脱离愚昧状态,可以说是上层统治阶级说什么下层的人就怎么做。而这个时候,聪明的统治者已经思考到自己的家族和阶级怎么才能千世万世地统治人民,于是从儒学中汲取奥义来教导仍懵懵懂懂的百姓们。儒学有一个核心观点就是“礼”,所谓克己复礼,家庭之中,社会之间要形成良好的等级秩序,每个人心甘情愿地遵守这一秩序,这样国家才会稳定发展。当然日本统治者不会将儒学的思想全部传给人民的,他们只会为了维护自己统治而断章取义,把等级秩序的观点强加给人民,让人民明白,上级的地位是无上高贵的,下层人要全心全意地听命于上层人,把这种意识当做天理,当做义务。所以说,日本人虽然注重儒家的“礼”、“忠”,但却否认“仁义”。无论自己的上级、自己的父母长辈做什么事,自己都要无条件地遵从。而中国正统儒学则是讲求人民忠于明君,若君无道则人民推翻之。由此来看,日本人近代以来体现出的集体狂热就是古代统治阶级利用宣传儒学等方式来加强等级理念的思想后遗症,只不过他们宣传的儒学是一种变了形的儒学。

      正是因为这种等级秩序思想,使日本社会呈现出许多与“老师”中国不同甚至在全世界都独树一帜的现象。比如说,日本天皇是一直存在的,而且基本都是有一个家族来担当。即使这中间有些变动,但至少没有天皇是被推翻的。从很早开始,天皇就没有实权了,国家的统治者先是关白,后是将军,现在是首相,但不管谁掌权都不曾产生过废掉天皇的想法,百姓更不敢推翻天皇,这一现象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国家都不会有的。其产生的原因,就是天皇是日本等级秩序最高的一级,敢公开挑战它的权威就是颠覆整个社会的秩序存在。而为了加强人民这样的意识,那些史官们更是早就把天皇神化了,让人民理所当然地认为为天皇效忠、哪怕牺牲生命是应该的,是无条件的。

      这种上级无限崇高意识不仅体现在对天皇的忠诚上,还融入社会的每一级中。在古代,日本社会的等级非常森严,“士农工商”四个等级使这个国家始终有条不紊地运行着,每个人都忠心于自己的社会职责,很少有人去质疑这种秩序的合理性,质疑上层阶级所做的行为。所以在明治维新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倒幕派”励志要推翻现有制度建立立宪政治,但广大农民却一致反对他们的改革。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日本的下层人民生活贫苦,但他们希望政府能给的只是少一点赋税而已,对于推翻他们思想意识里早已经根深蒂固的等级秩序,他们会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下层阶级这样,中上层阶级也是这样。武士就该义无反顾地为领主效忠,因为他们天生就处在社会等级的这一层,上面的各种命令对他们来说就是天谕。

      另一个独特现象体现在家族中。家族也是一个小的等级体系,晚辈绝对不可以公然反抗长辈的决议。尊敬长辈是人类的美好品德,但是日本把这一行为推向了极致,连中国古代最封建的时期也没达到这种程度。等级思维下的孝道其突出表现就是,作为下层等级的晚辈必须服从于他的长辈,主要是服从于父母。因为父母给予了他们的孩子生命,在日本人看来这种亲情债是孩子们永远也偿还不清的,就像 【圣经】中提到的因为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所以人类这个种族天生就有原罪,一生都必须虔诚忏悔。【菊与刀】中提到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个乡村教师从村民手中筹集了一笔钱,打算解救一个即将被父母卖到妓院的女学生,教师的母亲明明知道儿子筹集这笔钱是为了做什么,而且他们家本身也并不穷,但她还是偷走了儿子的钱,在明知这么做会让儿子承担巨大责任的情况下。后来这件事公开了,奇怪的是,没有人去过问那个真正犯了错误的母亲,而乡村教师或许心里埋怨母亲,但是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来,默默承担了全部的责任。这种事在其他国家或许很不可思议,但对日本人来说却是在正常不过的了,父母长辈是高一级的阶层,所以晚辈就应该顺从,这样家族社会才会平安有序。不过这其中有一点要特别注意,一个家族中最要尊敬的是长辈,而不是祖辈。和中国封建时代不同的是,中国古代不仅是也讲求父母命难为,还提倡对祖先的敬重。中国人大力修建祖庙、祖坟,就是表达对祖辈开创家业、造福后代的感恩。但在日本,祖先并不重要,甚至三代以前的祖先都不会被族人刻意记得。他们的宗法等级秩序就限定在当下,限定在晚辈对父母或者祖父母的尊崇,长辈在一个家族里完全就是天,怎么说晚辈就得怎么照做。在我们看来,这是怎样一种功利的家族秩序啊。

      另外,日本家族中另外一个层面的等级就是男和女两个等级。为什么今天的日本AV女优那么多,她们甘愿出卖自己的尊严去干这种工作?为什么日本女性普遍对“性”的态度很开放?就是因为自古以来日本女人地位就很低。和中国古代女性比,她们很自由,因为中国社会讲求女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从四德”,这些规矩相当繁琐。但是它们的目的是规范女性的行为。日本女性非常自由,行为不被严格规范,因为她们大多只被男人当做一个满足需求的物件,不是特别重要。而在这种自由中,没有女性敢去违背家庭中的尊卑,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让她们心甘情愿去做一个小媳妇。在思想开放的今天,虽然日本女性的地位提高了,但是自古留下的思想意识还是难以撼动,对家中男人大多还是百依百顺,对男性的“性需求”更是任君采撷。

      所以了解了日本人怎么治理自己的国和家后,我们就好理解他们在二战中和在现代种种表现的心理了。自从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就跃跃欲试对周边国家频繁发动侵略,而且态度极其狂热,甚至超过纳粹德国。这其中除了因为他们之前太弱小,长久被欺负产生偏激心理之外,还因为他们想要把自己等级制度推向全世界。在他们看来民主制度、国家平等才是罪恶的,原因是那会导致整个秩序的混乱。【菊与刀】中这么评价日本人的想法:只要每个国家都拥有绝对的主权,世界就会使无政府状态。 所以日本必须为建立等级制度而战——当然这种制度是在先知者日本的领导下。因此那个时代的日本军人认为自己的行为是神圣的,或许在他们看来他们是在用暴力的手段创造一个统一的、所有人各就其位的伊甸园式社会,每个人都欣然遵守等级秩序,才会达到社会的“大善”。

      在今天社会,日本仍是处处体现出他们那种等级观念。安于等级秩序所带来的就是集体主义。我们可以看到,日本职员很少会有跳槽行为。因为对于大多日本人来说,加入了一个公司就是加入了一个秩序之中,进入了一个家。他们有义务帮助这个集体取得各种方面的成就,就像经营自己的家一样。而且,上司们怎么进行决策他们都不应该质疑、埋怨,只要做好自己所在阶层的本职工作就好,心甘情愿当一个螺母。就因为这样,所以我们看到的日本人往往都是工作狂,日本能够成为今天这样的经济大国也和日本职员们无时无刻不存在的集体主义精神有相当大的关系。心往一处使,有什么事是难以做成的呢?近年来,因为国家变得强盛了,日本人的工作态度与前几代相比明显热情度不够了,但是各公司员工们的主动加班率却从来没掉下来过,就是因为他们骨子里觉得自己不主动为所在集体奉献力量,会被别人瞧不起。

结语:正是在变形儒学的影响下,日本成为了今天这样的状态。正如历中外历史上很多掌权者评价得那样:日本民族是一个很可怕的民族。因为秩序意识和由此产生的集体意识,日本迅速崛起于世界。然而我们不应该宣扬日本威胁论。我们要做的就是反思民族自身的问题,灵活地学习和化用日本人的集体主义情绪。这样,我能才能使自己的国家尽快强盛起来,让儒学的精髓更好地为中国人所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