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裂 大裂 评价人数不足

《大裂》书评

该用户已注销
2018-03-06 22:01:19

看完这本书,我有些难过。
为文字难过是应该的,为作者难过也理所应当,可我还为自己难过的:胡迁写了我以为是我独一无二的故事,而且写的比我还好;甚至他在后记里,用了两句话,写尽了我书评想写的一切。
“从二零一三年开始,我去除了语言的修饰,又剥离了美化和塑造,将写作看作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于是从其中得到某种力量,以对抗世界的灰暗。”

一、他所直面的生活
李宁搬走了,肮脏的鸡被宰了(《一缕烟》)。
黎凯跳楼了,席地而坐的大象后腿断了(《大象席地而坐》)。
酒会上的人对大老板趋炎附势,女人并不在意他(《漫长的闭眼》)。一个女孩被射伤了,中年男人继续猥亵着这个女孩(《气枪》)。
一个生产影像垃圾的导演给了他垃圾剧本,这个导演像这个城市里大多数导演一样喜欢夸耀自己(《张莫西去了沙漠》)。
猎狗人午夜在街头寻找着狗,路人看到他们却不作声,父亲毫不在意这个糟糕的世界只想活的更久。(《猎狗人》)。
他的父










...
显示全文

看完这本书,我有些难过。
为文字难过是应该的,为作者难过也理所应当,可我还为自己难过的:胡迁写了我以为是我独一无二的故事,而且写的比我还好;甚至他在后记里,用了两句话,写尽了我书评想写的一切。
“从二零一三年开始,我去除了语言的修饰,又剥离了美化和塑造,将写作看作直面生活最有力的方式。于是从其中得到某种力量,以对抗世界的灰暗。”

一、他所直面的生活
李宁搬走了,肮脏的鸡被宰了(《一缕烟》)。
黎凯跳楼了,席地而坐的大象后腿断了(《大象席地而坐》)。
酒会上的人对大老板趋炎附势,女人并不在意他(《漫长的闭眼》)。一个女孩被射伤了,中年男人继续猥亵着这个女孩(《气枪》)。
一个生产影像垃圾的导演给了他垃圾剧本,这个导演像这个城市里大多数导演一样喜欢夸耀自己(《张莫西去了沙漠》)。
猎狗人午夜在街头寻找着狗,路人看到他们却不作声,父亲毫不在意这个糟糕的世界只想活的更久。(《猎狗人》)。
他的父亲厌恶他,他与公司的会计保持着地下恋情,而会计之前和老板有一腿,武术队的师兄只做了平凡的保镖,一位涉黑老板的婚礼被搞砸了,整个公司也被搞砸了(《婚礼》)。
一个叫刘东的小配角蓄意破坏了整场话剧,却让所有人放声大笑,他只是想努力掩盖自己是一个一无是处又无耻下流的悲伤的彻底的人(《鞋带》)。
孙晓强在心理诊所工作,可他却听不到别人说话(《静寂》)。
妻子突然出走,回来后他们旅行去西藏,旅游时妻子被司机强暴(《荒路》)。
复读学校的校长跑了,几个老师借口寻找校长,也离开了,女学生为自己的学习担忧,她的母亲去世了,英语老师在麦田里与女学生做爱(《倾泻直下》)。
他的舍友们因为缺钱决定去偷羊,丁炜阳被羊顶死,郭仲翰逃到了美国(《羊》)。
卖药的女人经常少找人钱,药店对面堆着两米高的垃圾,生病的女人在寻找猫,一位艺术家在废弃的餐馆里吃掉了那只猫《(玛丽悠悠)》。

二、他呢?
他和慧姐有了一夜情,继续生活在延安人民欢迎你和毛泽东的完蛋生活里(《一缕烟》)。
他和黎凯的妻子偷情,一车人都因他而不开心,大象一脚踩向了他的胸膛(《大象席地而坐》)。
他进行了一次蹩脚的路演,他丢了车,他参加酒会时对一个女人有了欲望,他撒了谎,他不爱他的妻子(《漫长的闭眼》)。
瘦子以为自己开枪误杀了女孩,他没能完成正义的审判,选择回家喝酒(《气枪》)。
他接受了垃圾剧本,他难以忍受幻想着导演和她的女助理在桌子上做爱,他计划好了在沙漠里惩罚导演却被独自留在了沙漠里(《张莫西去了沙漠》)。
即使他想终结这样的生活,可他还是成为了猎狗人(《猎狗人》)。
他扔下了朋友独自逃走,拒绝了小会计的感情,搞砸了身边的世界然后偷偷离开(《婚礼》)。
其实他也想破坏这场无趣的话剧,因为他也是一个一无是处又无耻下流的悲伤的彻底的人,大家都是(《鞋带》)。
他每天指挥着别人从网上偷盗蹩脚的学前知识,他和妻子吵架了,他想偷走一辆摩托车,他先偷走了一个打火机,他听不到别人说话了(《静寂》)。
他怀疑妻子出轨,他对自己不自信,他懦弱,他丢下妻子而自己不作为,他鼓起勇气杀死了司机,他逃跑之后遇到了看似平静的妻子(《荒路》)。
乔桑对于身边的一切是麻木的,他努力想阻止那对有伤风化的人,他却无能为力,而最终驱使他的,是他儿子的来信,他无比的自私(《倾泻直下》)。
他是想救丁炜阳的(《羊》)。
他从未做成任何事,只能在凌晨幻想着和上周有着一面之缘的女孩约会,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都不能去满足画展上迂腐的评委们的审美(《约会》)。
他每天在药店里承受着所有人的病痛,他拆穿了那个女人,但却不能给她任何惩罚,他试着找猫却只找到了猫皮,他痛斥艺术家的无能,然后把猫皮送到那个女人家,承认是自己杀了猫《(玛丽悠悠)》。

一个无望的、虚伪的、丑恶的、不道德的、黑暗的、孤独的、悲伤的、无能的、麻木的、充满着黑色幽默的世界,就是胡迁所直面的生活。
他厌恶这样的生活,可他自己却困于其中,不得挣扎。他与朋友的妻子偷情,他对妻子冷暴力,他寻找婚外情,他不敢完成正义的审判,他缺乏力量去审判,他抗拒丑恶之下的美好,他先做而不敢做,他的内心也无比自私,他是麻木的,他活在幻想之中,他只能把自己的无能借其他人的身份来表现,他不是一个盖世英雄。
他问,“我们还要活多久?”
他在心里想,“而我几年后也会开一家这样的公司。”
胡迁导演遗作获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后,我看到了对他生前好友的采访,有人回忆说:“大一的一次拍摄短片作业,导演系一位老师曾当着全班13个学生的面说,“以后,你们12个人将拍摄一种片子,胡波将拍摄另一种。””
他拍出了另一种,他坚持了4个小时的导演剪辑版。可他所经历的,所承受的,所被胁迫的,都在反对他的理想,在逼他与现实妥协。甚至不需要是电影,只需要一点点金钱,就可以困住他,困住他的野心,和这个世界一起吊死他。
他也不像其他清高的装逼者一样否认世俗,他“剥离了美化与创造”之后,羞耻地尖锐地直指这个世界,还有自己的私心,可他终究是凡人,他只好在最后一个故事里,朝那个蜗居在废弃餐厅的艺术家大喊“你是一个无能的人,一个废渣,你有个屁用。”
他也试图给自己希望“但你不是还活着吗?”——活在一个两米高的垃圾堆旁,活在一个没有任何生机的窝棚,活在一个理想被现实搅碎,稍微一点希望也会逼着你妥协的世界。他的才华,他的抱负,只能带给他一个话剧中的小角色,让他在规规矩矩彩排时幻想着能有一个人冲上舞台,脱下裤子,让所有被压抑的人疯狂而扭曲的笑。
他厌恶这个世界,甚至厌恶自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大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