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赡、细腻、从容、幽默

Habseligkeit
2018-03-06 看过

读完第一部分《贡布雷》,非常欣喜,感叹普鲁斯特对回忆中的人的描写是“这么丰赡,这么细腻,这么从容,甚至这么幽默”(周克希译序)。配合着厄埃的编绘,文中的人物生动又活泼的出现在眼前,作者用时过境迁后的沉郁口吻叙述着贡布雷的人和事,回忆里的温柔与彼时的生涩相映,好些段落都让人看得出神。文中的“我”在失眠的夜晚回忆年少所历,如同端起一杯飘着清香的茶,叶瓣细细展开,往事在目。

第一部分《贡布雷》中,我想特别记下四个我喜欢的人物:莱奥妮姑妈、阿道夫叔公、同学布洛克、女仆弗朗索瓦兹。最主要的是,我喜欢普鲁斯特讲述他们时的语气,他爱这些带着缺点的亲人,把这些看作是每个人的特别之处,在他的笔下每一个细节都值得回味,他们仿佛宇宙中裹挟着行星的某种光芒伴他前行。

首先是莱奥妮姑妈。漫画里姑妈的眼镜总是滑在鼻尖,孱弱的倚在床上望着窗外,但却熟知发生在贡布雷的所有事情。文中是这样描写的:

“这位姑妈,自从她的丈夫、我的奥克塔夫姑父去世以后,先是不肯离开贡布雷,接下来是不肯离开她在贡布雷的家,在接下来是不肯离开她的房间,最后是不肯离开她的床,干脆不下来了。”“她整天躺在床上,处于那么一种状态之中,叫人难以确定那究竟是忧伤,是身体虚弱,是疾病缠身,还是抱着偏执的念头,抑或是满怀虔诚的信心。”“她从早到晚望着街景,俨然像个波斯王公,靠浏览贡布雷这部正在写的编年史来解闷”。

单单是这么一位卧床不起的姑妈就够好笑了,其次姑妈病是个大疑点,家中人(外公)更愿意相信她只是神经衰弱而已。她的身上兼具机警活泼和迷糊错乱啰嗦,她渴望被关注又总是无事生非的样子非常有趣。后文描写她需要欧拉莉适度的安慰一段更加精彩,还有姑妈勉强应付神甫时的表现都让姑妈的可爱一点点的垒起来。可作者对姑妈去世的叙述却很不用心,都没有花很多的笔墨,很是冷淡。“她这一死,真是盖棺定论,不由那些怀疑论者不服输”。回忆让那些令人心痛的经历只是发生过而已,留下的都是温暖温柔的东西,这样也不错,就像在某时想起生命中的这样一位姑妈。

第二个人物是阿道夫叔公,文中“我”接触女人的开始,也是叔公启发我绅士行为的开始。当“我”无比忐忑地亲吻了女演员的手,这段经历已成为了成人礼。毕竟少年,事发后还是告诉了家长,感激之情却引发了误会与遗憾,在街道上最后一次见叔公时,作者找的借口竟是不知如何表达敬意,以至叔公更加误解。家中长辈对叔公作风不置可否,“我”却对叔公的品行接近模仿,悄悄藏匿起生命中某种冲动的开始。最终感激之情也落为遗憾,年少无数不知何故就事已至此的遗憾。

“后来我才体会到,这些生活悠闲而又心思缜密的女人所扮演的角色有一种动人之处,她们把自己的雍容大度、聪明才智,把带着令人伤感的美的梦想,以及一种她们自己并不看重的金子般贵重的东西,用作珍贵而精细的镶嵌,充实男人粗粝的、有欠雅致的生活。”女人的精致填充男人的粗粝,我喜欢这段论调。想必在后文“我”所经历的爱情里也有反复地体会吧。

第三个人是”我“的犹太同学布洛克,虽然他在文中只是个小小的配角,却带着一种滑稽感。外公说他没有歧视犹太人,但又说他选的朋友不是班里最棒的(这似乎也暗合了19世纪欧洲弥漫的某种情绪)。布洛克品味带着布尔乔亚情味儿,懂哲学,却被家里人集体讨厌,为什么?不禁联想到博学的豆瓣er。整个小故事虽然只有半篇,却非常幽默可爱,还有画中几张布洛克的形象也很到位,高谈阔论地谈论哲学时嘴角上扬的样子,明明淋了雨却嘴上坚持“把物质琐事置之度外”的狼狈样子。以及最后一幅解释了话题终结者是怎样被拒之门外的,也异常好笑。最重要的是哪怕他被全家反感,可关于贝戈特,他讲的一点不假。

第四个人是女仆弗朗索瓦兹,“我”在见识了弗朗索瓦兹杀鸡之后大呼“真想让大人马上把弗朗索瓦兹赶出去”,转而“我”又想到,如果弗朗索瓦兹被赶走,谁给“我”做好吃的,这里就很孩子气了。那一幕的漫画有趣的配合了弗朗索瓦兹凶悍的表情和“我”双手捂住脸的惊恐状,好像蒙克的作品《呐喊》,鸡还在滴着血,漫画配得真是到位。作者还由此发出了哲理性的感悟“这就好比教堂彩绘玻璃上那些双手合十于胸前的国王和王后,历史揭露了他们都跟血腥的惨剧脱不了干系”。将围观杀鸡与历史感悟写在一起,更加感叹作者的思维敏捷了。后文将弗朗索瓦兹的心肠硬和看书落泪的柔软对照着写,产生巨大的反差萌,让这样一个心软又彪悍的农家妇人形象跃然纸上,非常生动。

第一部分中,最精彩的还是对两座钟楼的描写了。在意识流里,感知被放在了第一位,明明是写距离的远近,却可以抓住两座钟楼的高高低低,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来写,化理性为视觉。就像福克纳小说里出现的“弱智儿”形象一样,他们不懂世故,却怀有一个真诚观察的心,发现蕴藏在人和物中的美。事物因为未经大脑的加工而呈现出极端物理的不科学的一面,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一种本真又宝贵的经验呢?

书的第二三部分主要讲了斯万突如其来又让人伤心不已的爱情,是他对奥黛特寻寻觅觅的独白和面对爱情远去时的无助倾诉。以下几段,是觉得非常动人的段落:

“哦!如果有一天命运让他和奥黛特合住同一居所,她的家就是他的家,那么斯万生活中所有那些他看着一点不起眼的细枝末节,由于同时又是奥黛特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即便是司空见惯的东西,都会具有一种柔情万种的魅力,一种神秘的凝练和充实。”

“诚然,斯万并没有直接意识到这一爱情到底有多深。他想要测量一下时,常常会觉得它好像在不断消减,差不多就要化为乌有了;比如说,他在爱上奥黛特以前,就对她富有表现力的脸部轮廓、并不鲜艳的脸色不敢恭维,甚至有些反感,而现在有些日子,这种情绪又会泛上心头。(我可真有长进哦,昨晚在她床上,把什么都看了个清清楚楚,我居然不大感觉得到快乐。说来奇怪,我甚至觉得她丑。)当然他是真心这么想的,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的爱情早已绵延超越了肉欲的范围。奥黛特这个具体的人,在其中已经不占多大位置。就像医生当着我们的面,根据种种外部症候,一下子断定我们得的是什么病,可我们觉得这病跟自己的症状一点儿也不像。“她”,他琢磨不透这个她究竟意味着什么;爱情和死亡的相似,促使我们去进一步探究人性的奥秘,不让它的真实面目从我们眼前隐去。斯万的爱情这种病,已经四处扩散,跟斯万的种种习惯,跟他的所作所为,跟他的思想、健康、甚至跟他有关身后的愿望,全部密不可分的联系在一起,若想把它从他身上剥离,势必要弄得他遍体鳞伤:用外科的行话来说,他的爱情已经不能手术了。”

“对所有那一切与奥黛特不相干的东西,尤其是那些世俗的东西,他都抱有一种掺杂忧郁色彩的漠然态度。他第一次注意到,那群身材高大的听差,犹如一群仪态漂亮而无所事事、四散蜷伏的猎犬,被一个到得特别晚的客人的突然来啦惊醒以后,是怎样围上来的。”

“从前他就常常不胜惊恐地想到,总有一天他会中止对奥黛特的爱,他决心时时警惕,一旦觉着爱情要弃他而去,就拽住不放,不让它离开。可是,随爱情一同淡去的,是依然去爱的意愿。因为一个人是无法改变的,也就是说他无法变成另一个人,而又继续受原先那个他的情感所支配。”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的更多书评

推荐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