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

车干
2018-03-06 21:49:28
读书报告——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有感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出版于1961年,从此后就变成建筑界、城市规划领域最著名的书之一。它本科以更早于中国面世,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清华大学的汪坦教授曾主持翻译了一套11本的《建筑理论译丛》,原定出版13本,但翻译后期,中国实施了《著作权法》,最后两本停译,其中就有J•雅各布斯的这本书,当时已定名为《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好事多磨,一等十几年过去了,直到2005年5月,新的译本才得以问世。可惜的是,那年4月,雅各布斯女士已经辞世。
《死与生》所探讨的问题,和它成书之中所处的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美国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其间为了解决人力过剩问题,进行了大量城市建设。这个方法正是罗斯福从当时主持纽约建设的罗伯特•摩西(Robert Moses)那儿学来的,那几年,曾有84000人为摩西建设过在书中被雅各布斯强烈批判的纽约公园。
摩西带领规划师们运用了三种那个时期的流行手段——城市郊区化、建筑现代主义化、着力建造城市地标,在“为了实现每个复员军人的梦想”的口号下,展开了城市建设。纽约像现今的北京一样,开始迅速地“摊


...
显示全文
读书报告——读《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有感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出版于1961年,从此后就变成建筑界、城市规划领域最著名的书之一。它本科以更早于中国面世,然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清华大学的汪坦教授曾主持翻译了一套11本的《建筑理论译丛》,原定出版13本,但翻译后期,中国实施了《著作权法》,最后两本停译,其中就有J•雅各布斯的这本书,当时已定名为《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好事多磨,一等十几年过去了,直到2005年5月,新的译本才得以问世。可惜的是,那年4月,雅各布斯女士已经辞世。
《死与生》所探讨的问题,和它成书之中所处的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美国经历了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其间为了解决人力过剩问题,进行了大量城市建设。这个方法正是罗斯福从当时主持纽约建设的罗伯特•摩西(Robert Moses)那儿学来的,那几年,曾有84000人为摩西建设过在书中被雅各布斯强烈批判的纽约公园。
摩西带领规划师们运用了三种那个时期的流行手段——城市郊区化、建筑现代主义化、着力建造城市地标,在“为了实现每个复员军人的梦想”的口号下,展开了城市建设。纽约像现今的北京一样,开始迅速地“摊大饼”,扩大城市之后为了加强各个区域之间的关系,不得不开始修建各种高速路构成的交通网。就这样,一波波拆迁之后,纽约原有的社区形态分崩离析。雅各布斯较早地发现了这种建设行为带来的灾难,城市原有的生活复杂性为交通复杂性所取代,居住、工作、商业截然分开,建筑毫无特色,1961年的《纽约时报》上有一则新闻中提到,摩西先生承认有些新住宅很可能是“丑陋、封闭、墨守成规、千篇一律、缺乏个性、没有风格”,但他说:“这样的住宅,只要周围有公园就可以了。”1930年代人们为摩西的公园大唱赞歌,在1950年代这些公园变成了犯罪频生、藏污纳垢之所,其原因简单说来正是人口外迁,公园供大于求,城市建设也使得原有社区关系弱化,人与人关系冷漠。
本书正是针对这种背景,强调了城市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认为城市社区要具有多样性;它发现了社区内部“街道眼”的存在,因为这本书后来产生了一整套城市设计方法,用以增强社区内部关系,使其具有安全防卫功能的;它还号召居民反对大规模城市建设,主动参与到城市规划的决策中去,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雅各布斯的书里写道,华盛顿广场公园内曾有一条南北向的道路,1950年代,摩西提出将穿过公园的那条路作为一个主要干道,连接曼哈顿及其周围的高速交通网。他的计划受到了居民的阻挠(他们甚至成立了“关闭华盛顿广场公园[对所有人除紧急交通外]联合紧急委员会),有两位女士提出了大胆的设想,将公园内部的路封闭,且不拓宽周围的公路。显然公园附近的道路会变得不太好走,摩西和他的同伙们都认为,这里将发生大规模的交通堵塞,他们微笑着在一旁等着看居民们追悔莫及。可他们堵塞的情况并未出现,汽车司机们发现公园附近没有好走的路之后,他们就不再到华盛顿广场公园附近,这周围的环境比以前更好。这正是居民的智慧与力量。
1961年,她参加了抵制格林威治村城市重建的活动;1968年,她参加抵制曼哈顿下城高速公路的建设而被捕……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的某些原则早已经变成建筑师、规划师们普遍接受的基本认识,但是,这本书毕竟写成40多年了,雅各布斯书中的不足也逐渐显现出来。她没有探讨大型企业对城市生活的影响,她忽略了营建小而复杂的社区必将给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压力,等等。她书中所渗透的人文精神和自下而上的民主意识仍打动着很多人,是她带来的影响最终憾动了那些高高在上的专业人士,使他们看到普通居民的生活应该这么丰富,一个城市,本可以更好。
雅各布斯关于城市的思想和对策是具体而日常的,却恰恰是与正统的城市规划背道而驰的。如:街边步道要连续,有各类杂货店铺,才能成为安全健康的城市公共交流场所;街区要短小,社区单元应沿街道来构成一个安全的生活的网络;公园绿地和城市开放空间并不是当然的活力场所,孤立偏僻的公园和广场反而是危险的的场所,周边应与其他功能设施相结合才能发挥其公共场所的价值;城市需要不同年代的旧建筑,不是因为它们是文物,而是因为它们的租金便宜从而可以孵化多种创新性的小企业,有利于促进城市的活力;城市地区至少有存在两种以上的主要功能相混合,以保证在不同的时段都能够有足够的人流来满足对一些共同设施的使用;巨大的单功能的机构和土地使用将产生死寂的边缘,当行政中心、音乐厅等大型设施与城市的居住区和其它功能相分离而独立成区时,必将会出现死寂的边缘带;等等。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曾经是、现在仍然是一面高悬在城市上空的明镜,值得每一个开发商、规划师,各级城市的规划、建设及管理者,尤其是市长们时时能关照一下自己的行为。
确切地说,雅各布斯所激烈抨击的是西方世界自文艺复兴以来一直延续下来的、特别是二战之后十多年里那种无视城市社会问题的大规模城市改造和重建方式。在雅各布斯之前,这种批评和反思已经在许多社会学者和城市规划学者中悄然兴起,但雅各布斯的抨击是最无情而有力的。尽管有争议,且并非出自专业规划理论家之手,《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仍被认为是二战之后最重要的城市规划理论著作。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代表了西方城市规划思想和理论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城市被理解为建筑的延伸,或是建筑的放大;城市规划被理解为物质空间的设计,尤其是美学意义上的城市整体设计;误认为一个优美的城市图案和空间设计就可以解决一切社会问题;城市规划过程被认为是一个纯技术的过程;规划师(常常是建筑师)依据一个乌托邦模式,设计他认为理想的城市;规划成果最终体现为作为终极成果的、类似建筑物施工图的蓝图。城市是个活的有机体,城市规划本身也是一个富有生命的活的过程。而价值观和社会道义,更确切地说是尊重和关怀普通人的价值观和道义是这个生命过程中跳动的心脏和灵魂。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美国和西方的城市规划及建设的思想早已沿着雅各布斯所呼唤的科学、理性和人文的方向大大前进了,雅各布斯当年提出的许多思想和原理早已成为西方城市规划教课书的内容,并被广泛作为城市规划和管理的导则而付诸实施。
  斗转星移,快速的城市化和大规模的旧城改造运动的幽灵从西半球来到了东半球的中国。今天不妨也将雅各布斯的那面城市生与死的明镜高悬在大江南北各大城市的上空,照照我们的大城市。我们会发现,非常可悲的是,我们并没有从美国和西方城市的生死试验中获得经验和教训,利用城市化这一个3000年难得一遇的良机来建设美好家园,而是变本加厉地在扼杀我们城市的活力、毁灭城市的特色。
  如果说学习西方先进思想需要结合中国特色的话,那么,我更愿意把雅各布斯女士的那面城市生死之镜,比作《红楼梦》中那面贾瑞从神秘道士那里得到的、警幻仙姑所制的“风月宝鉴”,它正可照见风花月夜,最终却使人在短暂的欢愉之后,命归黄泉;反则可照见骷髅朽骨,却可以救人于膏肓,有起死回生之效。而我们的城市规划师们,尤其是市长们,已经或正在用巨大的社会、经济和文化代价,在乐此不疲地为了片刻的短暂欢愉,挥霍着城市肌体的生命。
  借用雅各布斯“仙姑”的“风月宝鉴”,希望我们的民众、规划师和市长们能看到一个个正在走向病入膏肓的中国城市,果能如此,则城市生命由此走出膏肓。
   感慨爱因斯坦的名言所揭示的:“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永恒的,其一是宇宙,其二便是人类的愚蠢,而对于前者我还不敢确定”。但我更愿看到中国古老寓言所期望的“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但愿中国的城市不会落得《红楼梦》中贾瑞的结局,在狂欢与庆典中走向灾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纪念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纪念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