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与近代中国

我不是李白
2018-03-06 看过
种族主义与近代中国
——奇迈可《成为黄种人》与冯客《近代中国之种族观念》读书笔记


一 种族的发明
1、把东亚人的肤色归类为黄色,并非经验观察的结果,而完全是一种近代科学的新发明。十八世纪中期之前的各类西人旅行报告中,对东亚人(主要是中国人和日本人)肤色的描述多是白皙、略暗的白色、橄榄色等,绝少认为东亚人在肤色上与欧洲人迥然有别。包括旅行家、商人和传教士在内的观察者注意到,东亚不同地区的人群体质特征有相当程度的差异,比如中国南方人和北方人比起来肤色要暗一些,但这种差别与欧洲各国间的差异一样,只是深浅之别。这才是经验观察的记录。那时常常被西方观察者归类为“黄皮肤”的,恰恰是在十九世纪被纳入“白人”范围的印度人。
2、十八世纪中期开始的人种分类标志着近代自然科学中的种族思维取代了古典的经验描述,自然体系中的人类在科学上得以分门别类。人种分类学史上第一个重要的学者是瑞典植物学家林奈(Carl Linnaeus, 1707-1778),他在1735年出版的《自然体系》中把人类分为四种,他在1758-1759年出版该书第十版时,把亚洲人的颜色由fuscus改为luridus,而这个词可以译为黄、淡黄、蜡黄、苍白、死一般的颜色,等等。奇迈可强调,林奈并非简单地要在白与黑两极之间寻找一个合适的过渡色,他其实是在找一个暗示病态和不健康的词来指称亚洲人,因为林奈说过,植物呈现luridus颜色就意味着悲伤和可疑。
3、1795年是科学种族论的一个重要年份,这一年布鲁门巴哈创造了“蒙古人种”和“高加索人种”等全新概念,之后的数十年间,尽管仍有人对如何更好地描述东方人肤色存有争议,东亚人的“蒙古人种”属性则已普遍视为定论。布鲁门巴哈为什么采用蒙古来命名东亚人种呢?这并不是一个随意的、方便的选择,也不是因为蒙古人头骨最典型最具代表性(据说这是以高加索命名白种人的理由),而是因为蒙古人是历史上最令西方惊恐的东方人,这个名称足以唤起西方对于阿提拉、成吉思汗和帖木儿的历史记忆。
4、布鲁门巴哈创立的体质人类学立即把人种研究当作该学科的全部内容,迅速把科学种族论推向极致。处在白人与黑人之间的红种人、黑褐色人种和黄色人种,如同处在黑夜与白天之间、文明与野蛮之间、完美与恶贱之间的过渡。人种之间的体质差异,不仅仅是生理性差异,还反映了道德与智力的差异。解剖学所证实的高加索人种较大的脑容量决定了白种人的智力优越于其他人种,而且浅肤色和高眉骨也与他们最高的道德水平有因果关系;蒙古人种特有的浅黄肤色和内眦赘皮,与他们生性中的狡黠阴暗、僵化死板有直接的相关性;而埃塞俄比亚人种的深肤色、低眉骨与厚嘴唇,则表明他们仍然接近于猿类。
5、布鲁门巴哈之后,体质人类学家以科学研究的严谨和细致,百折不挠地投身于测定肤色的科学事业,他们设计各种方法,发明各种仪器,积累和分析有色人种特别是蒙古人种的肤色属性的详实数据。他们在进行这项工作之初,早已深信蒙古人种的黄皮肤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如果肉眼难以看到,那是因为黄色隐藏在表象之下,只有科学测量、科学实验和科学计算才能还原黄色的真相。依据进化论理论,在人类进化的两极之间,即完美阶段高加索人与原始阶段非洲黑人之间,黄皮肤的蒙古人种代表了进化过程的一个中间阶段,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东亚虽然有过较高级的古代文明,到一定时候却停滞僵化,以致远远落后于西方。有些东亚人看上去不仅不黄,而且似乎比许多欧洲人更为白皙,那也一定是因为东亚历史上有过欧洲血统的混入。

二 、晚清民国对种族主义观点的接受
1、自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由于当时国际政治形势的影响,国内有人认为世界政治依据种族的凝聚力来分别,欧洲强大是因为白种人强大就是因为种族凝聚力强,而其他国家被欧洲殖民侵略是因为种族凝聚力弱。当时中国因为被殖民和被侵略的程度比较深,引起了社会强烈的种族反思。为了提升种族信心,又有很多人写文章来指出一些种族比中国还要糟糕,这实际上又客观造成了中国种族主义的建构深度。
2、晚清著名的革命思想家邹容,对于中国缺乏一种能将人民维系在反抗压迫者之斗争中的强烈“种性”感到遗憾。革命者非常强烈的想给自己找到一个种族归属,因为他们认为种族是集团同一性的催化剂,它通过联结集团内部、疏离集团外部而产生出明确的边界。邹容将黄种人分为中国人种,包括汉藏两个语系,还有西伯利亚人种,由蒙古通古斯和突厥民族组成,他认为中国人种和西伯利亚人种是不同的,但是共同的敌人都是白种人。
3、20世纪初,“民族主义”的概念首先来源于日语:民族主義(みんぞくしゅぎ)。这个概念的字面意思是“种族主义”,表达了一种基于种族的民族主义者观点,种族和民族在“民族主义”这个词中被重叠了,保国就是保种,就是保族。民族结合了民的观念和族的虚构,维新派为了给国家寻找一个理论基础,在1903年首次使用了“民族”这个概念。维新派的“民族”指的是居住在帝国土壤上的“大民族主义”,而革命派则狭隘的集中在“炎黄子孙”的后代上,可以称之为“小民族主义”。
4、到了1905年中国同盟会成立,其领导人孙中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种族民族主义者,孙中山提出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是重要一环,孙中山在《三民主义》书中将“汉族”描述为了一种生物学实体,他将国家人口视为种族的实力,并且把个人主义和世界主义作为民族生存有害的东西加以排斥。
5、随着1911年帝制崩塌,儒家精英的社会基础、政治权力和意识形态都趋于消失,传统的符号世界瓦解,儒学失去了它作为一种无所不包的参考框架权威,西方理论被视为一种替代性的资源。种族观念在辛亥革命之后被制度化,成为中华民国赖以凝聚国人的重要意识形态。
6、1914年一战爆发后,中国获得了经济发展的良机,城市体发展迅速。民族主义是城市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商业企业家与新型知识分子都浸染在一种包含着社会秩序和集体认同问题的民族主义当中,民族认同的重建是新文化运动的重要方面。同时,承载民族主义思想的书本报纸期刊随着城市中快速的信息交流被广泛传播。
7、1928年李济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中国民族的形成:一项人类学考察》,他也是收集头骨资料,他得出结论中国的原始种族是一种扁小鼻型,而一种长颅的通古斯集团通过联姻冲淡了黄帝的神圣血统。他认为是蒙古族等种族的入侵替代了黄帝的纯种类型。西方世界用来矮化描述亚洲世界的“黄种人”的理论方法,被中国学者拿来描述中国原始种族和外来种族的关系。当时还有很多考古学者都在寻找所谓纯粹的中国种族。
8、种族观念在学术理念上被理论化,并进入教科书体系,在1920年的中学课本里有“人类种族”一章,第一句话是“在世界的种族中,组织有强弱、肤色有黑白、性质有柔脆、文化有优劣,总体上来看,他们并在一个层次上。”种族观念通过民国时期发达的学术出版体系加以普及。
9、民国时代,很多生理学者、医学者和考古学者都致力于用自己的学术知识给予种族合理的解释和研究,比如生理学家陈映璜中山大学的生物学教授朱洗,出版了一部人类祖先的研究著作,将人类区分为十种肤色,宫廷章和朱维基等学者则基于毛发的不同,以达尔文线性的进化论为依据,将人类文明分为三个阶段,认为只有白种人和黄种人处于文明阶段。周其昌在他人类起源的教科书中说“黑人带有臭味”。陈兼善等进化论的通俗作家则宣扬中国人的脑容量较大以及“人体测量学”(身高与智力有关)等学说。
10、当然民国时期也有很多知识分子公开否定民族间的种族差异,比如张君劢,但是这类人是少数。闻一多有一首“我是中国人”的诗,可以很清楚的投射出当时中国人受到了来自西方世界的种族歧视后,产生出的情感,从而将自己的国家和种族进行理想化的建构。
《我是中国人》
我是中国人,我是支那人,
我是黄帝的神明血胤;
我是地球上最高处来的,
帕米尔便是我的原籍。
我的种族是一条大河,
我们流下了昆仑山坡,
我们流过了亚洲大陆,
我们流出了优美的风俗。
伟大的民族,伟大的民族!

三、新中国后的种族主义
1、1949年共产党接管中国政权之后,种族观念被正式放弃,1949年人类学系被停办,像人类学、社会学这样的资产阶级学术被禁止,他们被指责用不值一提的人体测量方法来侮辱国家的少数民族。虽然种族主义在明面上不再探讨,但是深层观念没有消失。优生理论被应用到社会当中,种族观念被“阶级”理论取代,最好的人都是“红色出身”,“龙生龙,凤生凤。”
2、尽管毛的著作没有直接涉及种族观念,但是很明显,他的民族主义情感基于一种强烈的种族意识和生物连续性。毛在1963年的演讲中曾经说过“种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因此他号召亚非拉世界的各民族联合起来反抗欧美的白人。种族主义成为反帝宣传的一部分。
3、虽然共产主义有种族和谐和受压迫者联合的设想,但是中国对非洲其实采取了一种疏离和排斥的态度。在中国学习的黑人也常常抱怨这种歧视。
4、种族的神话仍然普及于现代世界,人口集团间的可辨别的生理差异已经太轻易地导致生物宿命论的绝育理论。尽管种族学说被置于中国符号世界的边缘,但它已经在最近的历史中表现出了独特的弹性并倾向于在不安定的时代流向中心。种族偏见在中国也并不罕见。种族主义强化了偏见和无知,损害了出现于所有文明的和谐与平等的理想,有碍于社会破除偏见与超越自身的狭隘性。

后案:前段时间我在某知识问答社区里面看到了一则关于年初某引起热议小品的答案,答案说这个小品虽然有一些桥段设计确实欠妥,但是实在当不起国外各大媒体及国内部分自媒体扣给它的“种族歧视”帽子,因为诸如“扮黑脸”、“符号化非洲”以及“黑人扮猴子”等行为都是西方世界才有的种族歧视传统,而中国没有种族歧视的传统,所以审查方也就没有自觉的去拦截这些内容。这种观点无疑荒谬,只要审视近代中国的历史,就会知道中国上到政界下到知识界对于种族主义的接受有着悠久的传统。人的肉眼观察到的都是带着思想观念滤镜观察到的现实表象,看到的每一个物体身上都叠加着知识、概念和符号,但人自己没有察觉罢了。正如冯客书中所说:“种族主义强化了偏见和无知,损害了出现于所有文明的和谐与平等的理想,有碍于社会破除偏见与超越自身的狭隘性。”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近代中国之种族观念的更多书评

推荐近代中国之种族观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