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神话》——“荒诞”其实并不荒诞

兮兮
2018-03-06 15:11:41

仔细看,这是一幅充满哲学意味的画面:

一个有着强健体魄的男人,赤裸着身体,将一块几倍于自身重量的巨石渐渐推向山顶,汗水不停地流下,然而巨石一旦抵达山顶便就会翻转下来,瞬间再次滚回山底,男人只能再次迈着沉重的步伐低头下山,一次一次,周而复始,男人永不停歇,重复着这件丝毫没有意义的行为,履行着众神对他的惩罚——这就是希腊神话中西西弗的苦难处境,也是加缪荒诞哲思的象征。

《西西弗神话》是作为思想者的加缪表现“荒诞主义”思考的一本随笔集,包含荒诞推理、荒诞人、荒诞创作 和西西弗神话 四个部分,其中西西弗神话 则是作为加缪整个荒诞感的核心思想的象征表现,其余三部分可以看作从不同侧面来阐述和丰富这一核心思想的外延。

一如加缪所言,这是一部散论,既不是有着严密逻辑体系的思想论著,也不是追求艺术的文学作品,不足七万字的篇幅,却有着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韵味,探讨多于结论,没有说教,加缪却富有洞察力的试图展现普遍生活中的荒诞感,解读它是困难的,对于我更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是管中窥豹,略略说下自己的感想罢了。

...
显示全文

仔细看,这是一幅充满哲学意味的画面:

一个有着强健体魄的男人,赤裸着身体,将一块几倍于自身重量的巨石渐渐推向山顶,汗水不停地流下,然而巨石一旦抵达山顶便就会翻转下来,瞬间再次滚回山底,男人只能再次迈着沉重的步伐低头下山,一次一次,周而复始,男人永不停歇,重复着这件丝毫没有意义的行为,履行着众神对他的惩罚——这就是希腊神话中西西弗的苦难处境,也是加缪荒诞哲思的象征。

《西西弗神话》是作为思想者的加缪表现“荒诞主义”思考的一本随笔集,包含荒诞推理、荒诞人、荒诞创作 和西西弗神话 四个部分,其中西西弗神话 则是作为加缪整个荒诞感的核心思想的象征表现,其余三部分可以看作从不同侧面来阐述和丰富这一核心思想的外延。

一如加缪所言,这是一部散论,既不是有着严密逻辑体系的思想论著,也不是追求艺术的文学作品,不足七万字的篇幅,却有着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韵味,探讨多于结论,没有说教,加缪却富有洞察力的试图展现普遍生活中的荒诞感,解读它是困难的,对于我更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是管中窥豹,略略说下自己的感想罢了。


西西弗的荒诞

西西弗面临的惩罚是极苦的,不在于繁重的劳动,而在于劳动的毫无意义和永不终止,这样的苦难透着一股荒诞的意味,然而加缪在这里关注的则是那个回到山底时稍事休息的西西弗,当他意识到荒诞的时刻,正是他悲壮生命的开端。

这个时辰就像一次呼吸,恰如他的不幸肯定会再来,此时此刻便是觉醒之刻。他离开山顶的每个瞬息,他渐渐潜入诸神洞穴的每分每秒,都超越了自己的命运。他比所推的石头更坚强

如此在加缪看来,西西弗便通过自我意识和反抗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扼住了荒诞的咽喉。


荒诞也是每个人的

在观照西西弗的命运之时,我们更要看到,这种荒诞感不仅是神话人物所面临的,也是大多数人所面临的,这不是一个臆想中的特例,而是一个有待洞察的存在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讲,西西弗的荒诞也是每个人的荒诞。

诚然,在这样一个到处充斥着自我奋进、突破人生、超越极限的现代社会,人人都在追求价值的实现并践行着自我的成功,让人们承认所处的境地富有荒诞色彩,是不易的。然而试着去做一下那个返程途中的西西弗吧,也许你就会看到自己在命运大手和人性欲望的裹挟下是处在怎样的一个荒诞的境地。

想想在富士康流水线上日夜保持专注做活的工人,乍看之下与西西弗的处境何其相似,当然你会说你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好吧,那么我们来看看你吧,一个现代人,接受着来自当下时代和社会的熏陶和教育,不觉奉行着普世的价值观,挤破千军万马找到一个糊口的工作,便努力地让实际的境况达到你的预期,然后因为金钱或爱情成立家庭,继续履行作为一个社会人的责任,如此你安然的度过了一生,或许还有着可以回味的激情岁月,不排除你功成名就,但更大的可能是默默无闻,在临死的边缘回首人生,除了这些既定的人生事件你将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左右着你、推动着你的命运,直至发现一生都没有搞明白最根本的问题,即判断人生值不值得活。这也是加缪在本书开篇第一句就提到的关键。

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便是自杀

这就是加缪荒诞推理 的起点,荒诞在这本散论集里不是被当做结论而是出发点。

顺着探究这个根本哲学问题的途经,加缪指出了荒诞人的存在,想想《局外人》中的默尔索,简直就是一种荒诞感的现实表现,但从他的身上,我们怎敢说没有看到自己似曾相识的地方?


荒诞不虚无

荒诞不同于虚无,更不是悲观。虚无是彻底地否认一切存在,悲观则是认为希望是不存在的,荒诞则更多的是作为一面镜子,呈现的是存在的本质,荒诞不是结论,不是选择,而是给了你选择的转门,当你觉察到荒诞感,你便找到了解决根本哲学问题的大门,虚无主义直接否认存在这样的根本问题,甚至否认存在问题,悲观主义则告诉你大门是找不到的。


面对荒诞的反抗者

这里我们便又需重新回到西西弗的处境当中,无疑,西西弗有着无法摆脱的苦难命运,然而,当西西弗回顾自己的命运并一次次拼劲全力继续从事毫无意义的工作时,他无声的反抗便赋予了超越自我的意味。

在反躬审视自己生命的时刻,西西弗再次来到岩石跟前,静观一系列没有联系的行动,这些行动变成了他的命运,由他自己创造的,在他记忆的注视下善始善终,并很快以他的死来盖棺定论

在荒诞中反抗,用自我意识为超越,西西弗以否认诸神和推举岩石这一至高无上的忠诚来诲人警示。

反抗将自身价值给予人生,贯穿人生的始末,恢复人生的伟大

加缪是尼采的信徒,同样从“上帝已死”的视野主张重新评估一切价值,作为存在主义(尽管他本人很反对这个称法)的代表,加缪发现了存在本质中的荒诞感,然而真正造就加缪思想家地位的则是他在面临荒诞时表现出的反抗意识和精神。

事实上,在由荒诞推理 至荒诞人 的发现以及对于荒诞创作 的探讨,加缪发现了三个面对荒诞的处理,其一是生理的自杀,很明显这是一种消极的方式,尽管一劳永逸,例如富士康的连跳事件。其二是哲学的自杀,即放弃从理性上认知的途径而采取逃遁的方式

即思想否定自身,并倾向于在否定自身的东西中超越自身,对存在学者而言,否定是他们的上帝。确切地讲,上帝只靠否定人类理性才得以支撑

很明显这两者都不是加缪所认可的,于是他提出其三便是反抗,这构成了西西弗的缩影,再次看看开头那个富有哲理的画面,你就会意识到西西弗遭受苦难,却用尽自身的意志来一次次重复着无谓的劳动,他以最宽广的胸怀默默承受自己的命运,却也以最有力的臂膀默默反抗自己的桎梏。

攀登山顶的拼搏本身足以充实一颗人心,应当想像西西弗是幸福的


写在最后

对于加缪我了解的很早,但仅限于看过他的《局外人》《鼠疫》和《第一个人》等一些有代表性的小说,而当写完这些,翻过头重读这本集子,顿觉自己对加缪思想的理解简直浅陋无比,越看越发现加缪深邃的思想我理解不及百分之一,而且很多地方的理解是否得当大有可疑,按理说实在没资格写关于这个集子的评说和感想,但一方面是为了能让这本哲思意蕴浓厚的集子被更多的人了解,引起大家的兴趣,另一方面则可以作为自己阶段理解的标石,作为后续深化理解的纠错器,我还是斗胆向大师挥了挥剑,舞了舞枪,实在浅薄,浅薄......

欢迎关注并推广兮兮书评——专注业余而有深度的书评指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西弗神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西弗神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