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9分

一个陌生男人的自传

天馬市集
2018-03-06 14:59:14
读《浮生六记》。

作者沈復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生于清朝乾隆年间,苏州人,生平无考。我们现在对他的些许了解全部来自《浮生六记》——他的自传。

《浮生六记》的面世带有极大偶然性。四卷残稿(六记中的“中山记历”和“养生记道”系他人所作,并非沈復原稿)被一个名为杨引传的文人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并带到上海。1877年,沈復去世后52年,《浮生六记》刊印面世。

沈復写《浮生六记》时,肯定没想到他的自传会在日后广为流传。是啊,谁会关心一个不得志的小幕僚的一生呢?或许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沈復下笔时才那样恣情放纵,文达心境。反观名人日记多少都带着点刻意,因为他们知道这日记终有读者,人设要立起来不能崩。胡适深谙其道,无论多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在日记里记上一笔,方便后世了解其生平,可以说是很贴心了;而鲁迅,一提到行房便记一次洗脚,也是对读者有警觉的,否则不必这么羞答答,不敢直言。

“为闺阁立传”是《浮生六记》最为人所称道的一点,沈復详细地记录他与发妻陈芸相伴23年的生活点滴。古代文人写女子多是抽象式描写,山高水远地写有多美多温柔,一堆形容词砸过来,然后赶紧洋洋洒洒地表述自己用情之深之浓。因而







...
显示全文
读《浮生六记》。

作者沈復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生于清朝乾隆年间,苏州人,生平无考。我们现在对他的些许了解全部来自《浮生六记》——他的自传。

《浮生六记》的面世带有极大偶然性。四卷残稿(六记中的“中山记历”和“养生记道”系他人所作,并非沈復原稿)被一个名为杨引传的文人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并带到上海。1877年,沈復去世后52年,《浮生六记》刊印面世。

沈復写《浮生六记》时,肯定没想到他的自传会在日后广为流传。是啊,谁会关心一个不得志的小幕僚的一生呢?或许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沈復下笔时才那样恣情放纵,文达心境。反观名人日记多少都带着点刻意,因为他们知道这日记终有读者,人设要立起来不能崩。胡适深谙其道,无论多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在日记里记上一笔,方便后世了解其生平,可以说是很贴心了;而鲁迅,一提到行房便记一次洗脚,也是对读者有警觉的,否则不必这么羞答答,不敢直言。

“为闺阁立传”是《浮生六记》最为人所称道的一点,沈復详细地记录他与发妻陈芸相伴23年的生活点滴。古代文人写女子多是抽象式描写,山高水远地写有多美多温柔,一堆形容词砸过来,然后赶紧洋洋洒洒地表述自己用情之深之浓。因而女子形象很模糊,只见剪影,不见真性情。这或许和时代有关,毕竟从前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喇喇地把人家的生活细节写下来、传出去,是八婆所为,有侵害隐私之嫌。《红楼梦》里宝玉把姐妹们的诗抄给外头的相公们看,探春便觉不妥,感觉被窥视了。可见抽象式描写的必要。

沈復无名,文章无人问津,且陈芸是亲老婆,故而下笔洒脱。沈復写陈芸有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一是两人结婚前,沈復到陈芸家做客(两人是舅表姐弟,其实就是去舅舅家做客)。陈芸偷偷给沈復开小灶,结果被亲戚抓个现行,两人羞愧难当;二是沈復怂恿陈芸扮男装,两人瞒着公婆偷跑出去看花灯。读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很合适,都有贼心且有贼胆,能玩到一块儿去,是夫妇更是朋友。

古代文人身边从来不少能够吟诗唱对、红袖添香的女子,但像陈芸这种不仅能唱和甚至还能“同流合污”的女子便不多了。沈復和他的朋友们去郊游野炊,陈芸给他们出主意,如何雇一个卖馄钝的挑子同行,准备哪些食材,如何烹饪,一一规划妥帖。那天沈復和朋友们尽兴而归,纷纷夸赞陈芸这个旅游规划师。沈復取道太湖往吴江探友,陈芸也想去游太湖。两人便谎称陈芸要回娘家,分头出门,然后到码头集合。夜泊太湖,与船家之女喝酒畅聊,俨然文化沙龙的做派。此类事情,在两人23年的相守中不胜枚举。很难想象,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能有如此胆量与魄力,迈出家门,拥抱天地万物。

从世俗角度看,沈復的一生是失败者的一生。没有参加科举考试,工作不定,入不敷出。中年与家庭失和,被父亲逐出家门,寄居在朋友家中,不得不靠借贷度日。陈芸在贫病交加的状况中死去,他们唯一的儿子不久后也匆匆离世。夫妇二人虽琴瑟和谐、志趣相投,这23年想必过得也并非称心如意。两人结婚不久,沈復到外地工作,心中挂念陈芸,魂不守舍,连雇主都看出他意不在此,便婉言劝他回家。沈復虽没有明言,但我认为陈芸后来因误解失信于公婆,公公立刻决绝地将他夫妇二人逐出家门,里面必定包含着平素对他们不合时宜的热络感情的不满。

里面有一件事恐怕很难被现代读者所理解,那就是陈芸一直在积极主动地为沈復纳小妾。她看中了一个雏妓,并征得沈復同意。不料半路杀出个土豪,先把雏妓娶回了家。陈芸因此大病一场,觉得被欺骗了。后来这个心结还成为她重病致死的原因之一。看到这里,我也很困惑。明明陈芸和沈復夫妻情深,育有一儿一女,不存在无后的问题,为什么她要那么积极地要帮丈夫找小三?找小三不得,甚至还郁郁寡欢,积郁成疾(我想陈芸应该是很多现代直男心中“中国好妻子”的巅峰典范吧)。后来想起欧丽娟老师在解读《红楼梦》时一直强调的“不要用我们现代的价值观去衡量古人”,豁然开朗。在陈芸生活的时代,帮丈夫纳妾是女人贤德的表现。陈芸其实是一个“腐儒”(沈復语)之人,沈復为她披衣整袖,她连声道“得罪”;递东西给她,她必定起身双手接过。后来被公婆误解、被逐出家门,她亦也不辩解、不怨怼,默默承受一切。因而,从陈芸的价值观来看,为丈夫纳妾天经地义,正如200年后的我们觉得婚姻里容不下第三个人一样天经地义。大家都没有错,只是身处的时代不同,意识形态亦不同罢了。

沈復和曹雪芹之间似乎存在某种神秘关联。沈復是苏州人,居沧浪亭畔,生于1763年;拙政园据说曾是曹家官邸,曹雪芹幼年时在那里生活过,他卒于1763年。用这段时间最流行的“转世说”来判断,沈復妥妥就是曹雪芹转世啊!因而,读《浮生六记》时,我总隐约感觉很多细节、质地与《红楼梦》的世界遥相呼应,比如两本书里都提到了射覆(一种复杂的酒令)。沈復在“闲情记趣”一章里写种种清雅玩趣,亦可与《红楼梦》中描摹的文人式的风雅生活对应起来——如何布置家居、如何焚香、如何赏玩山石瓜果、如何品鉴茶点......而外表不羁、实则保守的陈芸不就是风流袅娜、深知宝玉的林黛玉吗?更让人细思恐极的是,《浮生六记》和《红楼梦》一样,都遗失了1/3文稿,以残稿的形式流传于世。作者也都是生前潦倒、生平成迷,死后多年声名大噪的主儿。Oh My God!我真的要开始相信转世说了~

不知道沈復是否读过《红楼梦》,是否听说过这位同乡的家族传奇。总之,命运,说不清道不明的命运,将他们以某种形式牵连在一起。两个陌生男人的自传,共同写下了有清一代最浪漫的爱情和最悲痛的离别。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微信公众号:虾牧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