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学 形而上学 8.7分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亚里士多德论哲学、本体与至善

·九·尾·
2018-03-06 14:58:47

亚里士多德在本书中从本体论角度重点批判了柏拉图理念说与毕德哥拉斯学派的数论,厘清了哲学的基本问题,追问何为“是”,何为“一”,可以看成是亚里士多德哲学建立的基石,即回答了何为哲学和哲学何为两个根本问题。(注:由于输入法,重音有错误处,还请自行查对)

一、希腊各家之说(据译后记整理)

1、 自然哲学家各派:神话:宇宙起源于混沌(Χάος);泰勒斯:摆脱了神话的隐蔽,直接从物质方面寻求这原始(Αρχή),他认为宇宙始于水(ύδωρ)。这里的原始就是以后哲学上的原理,而原理与原因(Αιτία)当初是可相通用的。而阿那克西曼德用散文说理发展了泰勒斯的思想,他认为万物原始是一未定物(το άπειρον),它无定形,无定限,不生不灭。接下去是阿那克西米尼,认为气(ἀήρ , ἀέρος)是原始未定物。米利都学派是西方天文物理等实学的初创者,后世称他们为自然学家(Φύσεως)区别于神话学家(Μυθικός)

2、伊雄学派(Ion):赫拉克利特认为万物演变,相反变化,

...
显示全文

亚里士多德在本书中从本体论角度重点批判了柏拉图理念说与毕德哥拉斯学派的数论,厘清了哲学的基本问题,追问何为“是”,何为“一”,可以看成是亚里士多德哲学建立的基石,即回答了何为哲学和哲学何为两个根本问题。(注:由于输入法,重音有错误处,还请自行查对)

一、希腊各家之说(据译后记整理)

1、 自然哲学家各派:神话:宇宙起源于混沌(Χάος);泰勒斯:摆脱了神话的隐蔽,直接从物质方面寻求这原始(Αρχή),他认为宇宙始于水(ύδωρ)。这里的原始就是以后哲学上的原理,而原理与原因(Αιτία)当初是可相通用的。而阿那克西曼德用散文说理发展了泰勒斯的思想,他认为万物原始是一未定物(το άπειρον),它无定形,无定限,不生不灭。接下去是阿那克西米尼,认为气(ἀήρ , ἀέρος)是原始未定物。米利都学派是西方天文物理等实学的初创者,后世称他们为自然学家(Φύσεως)区别于神话学家(Μυθικός)

2、伊雄学派(Ion):赫拉克利特认为万物演变,相反变化,相生相成,火(πύρ)既是物质的火也是万物生灭的动力。赫拉克利特在此基础上发展至一切皆消逝(Ποντάρει),由此引出埃利亚学派的相反辩证。赫拉克利特的学说由于其晦涩性而被称为暧昧学派(σκοτεινός),折中派(ἐκλεκτικός)

3、埃利亚学派:相反于伊雄学派的变动论,埃利亚学派建立了不变的实是(το όν)。亚里士多德认为一元论出自色诺芬。而巴门尼德继承了色诺芬的名学辩证。他想到人们苟有所思必有实指的事物存在于思想之中,所以宇宙间应无非是(μή όν),而万物之各是其是者比归于一是。一元论派自色诺芬之神,巴门尼德之名,至芝诺而一于实(Πλέον)

4、恩培多克勒:以世界为地、气、水、火四种物根(ρτξωματα)的一个动变集体,而爱憎(Φίλοτης ,νεῖκος)为动变的主因。这四种素材在后世被称为元素(στοιχεία)。

5、伊雄新学派:阿那克萨戈拉是一个明朗的二元论者,以相似微分(ό μονομερούς )为物原,物原不是单纯物而是混合物(μίγμα)。以理性(νους)为心原,宇宙用其立秩序。

6、意大利数论派:毕达哥拉斯主要思想:1、灵魂轮回说(μετεμψύχωσις)2、万物原于一(ενός),万物皆合与一。一与多,奇与偶、无限与有限(το πεπερασμένον και το άπειρον)为对成,万物从一、从奇,从有限,以各成其事物。3、物体组成皆凭数比。

7、原子(άτομα)学派:留基伯和德谟克利特:原子不可分,因形状、秩序、位置三项差异产生形形色色的万物。

8、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学派:宇宙论到社会、伦理转变;苏格拉底建立定义(όρισμός)和归纳(επαγωγή)思辨以对付智者的修辞术。柏拉图将其发展为理念(意式)(ιδέα),以一统多(το ένα ερί πολλών)

二、亚里士多德与形而上学

1、 亚里士多德哲学基本概念

亚里士多德哲学基本概念 γορίας)与本体、物质与通式(ύλη και είδος,亚里士多德用ιδέα来代表柏拉图的理念,意式)、四因(物因、式因、动因、极因至善(ύλη、είδος、υφ´ου、 τέλος))、潜能与实现(δύναμις(power) καί ένέργεια (action)、原动者(κινούν πρώτον)

2、 关于《形而上学》的笔记

第一卷亚里士多德认为求知是人类的本性。亚里士多德论知识也是从感觉开始,感觉中强调视觉、听觉和记忆。人类由经验得到知识与技术,经验为个别知识而技术(τέχνη )为普遍知识,凭经验的,知事物之所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技术家则兼知其所以然之故。(p3)并阐明了四因以及在对之前各派哲学家的一个评述。

卷二学术研究:理论知识的目的在于真理,而知识的目的则在其功用……永恒事物的原理常为最真实的原理,它们无所依赖于别的事物以成其实是(το τι ηνείναι),反之,它们确是别的事物所由成为实是的原因。所以每一事物之真理与各事物之实是必相符合。(p37)实现先于(προτερα)潜能,事物有始有终(有第一因也有极因)

卷三亚里士多德提出了哲学研究的13个主题和14个问题,涉及到第一原理、本体研究、普遍性与特殊性、通式与间体等等问题,具体归纳见原书附录一。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观念是建立在分类学基础上的,在分类学基础上,亚里士多德认为无论是“一”还是“是”都不可能成为事物的一个独立科属,因为科属中的各个差异必须各自成一并成是;(p51)无中不能生有。亚里士多德认为原理若是普遍的,便不该是本体;凡是共同的云谓只指说“如此”,不能指示“这个”,但本体是“这个”。若说原理不是普遍而是个别的,他们将是不可知的;任何事物的认识均凭其普遍性,那么若说有诸原理的知识,必将有其它原理先于这些个别原理为他们做普遍的说明。(p63)

卷四哲学研究的任务是考察实是之所以为实是和作为实是所应有的诸质性,实是和元一作为原理与原因本属相通,实际上也是相同而合一的事物,只是公式不同;一个最确实的原理:同样的属性在同一种情况下不能同时属于又不属于同一主题(矛盾律)。亚里士多德对后现代的批判:所以谁若以现象为尽属真实,他就使得一切事物均成“关系”。

卷五词类集释:原有六义:原始(起点的、最好的)、原本、原由、原意、原理;因:物因、式因、动因、极因;元素(στοιειον):每一事物内在的基本组成;本性(Φύσις):自然万物的变动渊源,凡自然本性为本体;必须:凡是不变而永恒的事物就由于单纯之故;一:属性为一和本性为一,圆是最真实的一,因为它完全;实是:属性之是和本性之是(范畴:本体、质、量、关系、时、处(室内)、主动、被动、状态、位置(坐着));本体(ουσία):1凡属于最底层而无由再以别一事物来为之说明的2那些既然成为一个 “这个”,可以分离而独立的。有(εξις):使得事物结合而不致因各自的冲动而分散者也称为持有,相似于“存在于某事物”;属性(συμβεβηκος accidens;συμβεβηκος(永久属性)):隶属于或出于事物自身而非事物之怎是者。

卷六:学科分类:物理学(φυσικη)、数学、哲学(神学)。一切思想必为实用、制造与理论三者之一,则物学应是一门理论学术,但它所理论的事物,都是那些容受动变(κινησις)的事物,其本体已被界说为不能脱离物质而独立。(p134)数学虽然讨论静止的事物,但数学对象不能脱离事物而独立存在。(p247)第一哲学则是研究独立又不变动的事物。

卷七:本体即“这个”,是“是”本体主要地是具有独立性与个别性。每一事物的本体其第一义就在于它的个别性。(p170)柏拉图意式非本体,凡是共通性均非本体,本体只属于自己,不属于任何其他事物;一事物的真相就是这事物的本身。本体之三始:定义为始、认识之序次为始、时间为始;本体四项主要对象:怎是、普遍、科属、底层。定义与怎是基本上属于本体。(p144)全体先于部分;因为本体是形式所寄,形式与物质两者就结合为综合实体(συνολον)。制作不是制作物质也不是制作形式,而是使之结合。

卷八总结了卷六与卷七对本体的讨论,即它们所由各成为“一”和存在者,既不能说它们各被包含于“一”与“是”的科属之内,也不能说这些“一”与“是”可脱离诸个体而独立存在,它们直接就是某种元一和实是。(p190)

卷九讨论潜能(动变潜能;理知潜能与无理知潜能)与实现问题。实现(ενέργεια,来源εργον功用)与隐德莱希(εντελεχεια完全实现,τέλος);意愿;实践是包括了完成目的在内的活动(p200),因此实现先于(认识上、本体上)潜能;伦理学:恶不离恶事物而独立存在……所以我们也可以说原始与永在诸事物是没有恶的,没有缺点,没有偏邪。(p208)

卷十再一次厘定何为元一:自然延续、整体、个别与普遍,成为一就是成为不可区分,而主要的是成为“这个”;“一”如何能作为本体。四种对反(ενάντια),相反、缺失、相对、相关。实际上一切知识皆可知事物,而并非一切可知事物竟成知识,知识的另一含义恰正是用可知事物作为计量。(p226)

卷十一可以看成是一个目录,对很多问题进行了总括式的梳理。人们可以分别将事物之不属实是,只属变动者归之于物学;将事物之不以自身为是,而以其属性之“是”为是者归之于辩证法与诡辩术,而哲学:诸事物之所以为实是。(p240);矛盾律;天行有常,批判了普洛塔格拉和赫拉克利特等人的观点;有一门自然学科显然与实用之学及制造之学两皆不同,以生产知识而论,动变之源在生产者,不在所生产物,这动变源就是艺术或其它职能。(p247)

卷十二:倘宇宙为一整体(όλος),本体就是这整体的第一部分,倘这整体只是各部分的串联,本体便当在序次上为第一,其次为质,继之以量。(p263)变化四类:本体、质、量、处;变化三原理:定义或通式,缺失(στερήσεις)、物质(υλη);物质与通式两不创生;创成:技术、自然、机遇、自发(后两者为缺失);本体有三类:物质自然本性、个体;物质、形式、缺失和动因,为一切事物所通有,当本体消失时一切皆归于消失;最近因和最远因;永恒循环;欲望(ορέξεις);神思为唯一胜业,其为乐与为善;生命本为理性之实现,而为此实现者惟神;神之自性实现即至善而永恒之生命。因此我们说神是一个至善而永生的实是,所以生命与无尽延续以至于永恒的时空悉属于神,这就是神。天文学,神学(p276)神话,如果人们把神话的后世附会删除,其本意即原始本体为神。若以理性为至善,理性就只能致想于神圣的自身,而思想成为思想于思想的一种思想,而知识、感觉、意见与理解总以其它事物为对象。(p282)善实为一至高原理。(p284)

卷十三,前一卷亚里士多德提出至善(αγαθός),认为世上确有永恒之实是,这一卷则重点批判了以意式和数字对象为这一本体的哲学观念。对数理对象的反驳,简单来说亚里士多德认为数理对象作为实是而论只在定义上为先,而并不先于可感觉事物,他们也不能在任何处独立存在。但这些于可感觉事物之外不存在,这就明白了,他们该是全无存在,或只是在某一特殊含义上存在;存在原有多种命意,所以他们并非全称存在。(p292康德一反)对于意式论,亚里士多德认为苏格拉底发现了归纳思辨与普遍定义,但是并没有使他们与事物相分离,而柏拉图以降却用意式将其分离,那么是否否定(无物或非是)亦将有其通式,是否违背了矛盾律?然后通过一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1+2”生成问题,亚里士多德进一步反驳了意式论,认为意式论最大的问题在于他解决不了差异问题。意式论本身的惩结在于,他们认为若要在流行不熄的感觉本体以外建立任何本体,就必须把普遍理念脱出感觉事物而使这些以普遍性为之云谓的本体独立存在,这也就使它们既成为普遍而又还是个别(p318)。(亚里士多德授课分密授和院外:ακροαματικής ;ξωτερικος)

卷十四,这一卷是对前一卷的继续批判,亚里士多德将两种哲学观念的谬误总归于:1他们把每一原理均当成了要素;2把诸对成作为原理;3把一当做一个原理;4又把数列作为通式,也作为能够独立存在的原始本体。至此,亚里士多德说我们无须重视意式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形而上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形而上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