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髓地狱 脑髓地狱 7.9分

常态与精神病

SaikaLee
2018-03-06 14:41:08

每个人都一样,无法按照自己心理进行自由发挥,就算遭到嘲笑,甚至自己也觉得有改正的必要,但是就是无法改变自己的习惯。也就是说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具有精神异常倾向但是由于受到道德文化皮囊的约束没有将其暴露出来而已,而暴露出来的人却被当成精神病患者。

这或许是不合理的,当以地球为参照物,平分一半后 一半是监狱里的精神病人一半是自由区,你无法区别监狱里的人和在外面的人,监狱里的精神病人觉得你在监狱,而自由区的人觉得精神病人才是在监狱里一样。

其实我们偶尔会游离在常态与精神病之间,包括变态心理,精神遗传,如打断警察的腿,在人多的地方放炸弹,想象着螺旋着的风扇从高处落下来、绞死扇底下的人,这些想法里尽是自己处心积虑想做的事却没有做的事,这可能就叫做一种倾向。

有人认为,有这种倾向的人不正常吗?正常,那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归为神经病一圈呢?而是我们的思维没有去想过、脑子没有想过去经历同他们一样的心路历程吧,如果自己去研究探讨、进行设身处地的场景模拟,我们可能会更了解他们。

本书还有一些叙述让我感到特别的震惊,是关于如何对待精神病人的行为。蓄意杀一个精神病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
显示全文

每个人都一样,无法按照自己心理进行自由发挥,就算遭到嘲笑,甚至自己也觉得有改正的必要,但是就是无法改变自己的习惯。也就是说每个人多多少少都具有精神异常倾向但是由于受到道德文化皮囊的约束没有将其暴露出来而已,而暴露出来的人却被当成精神病患者。

这或许是不合理的,当以地球为参照物,平分一半后 一半是监狱里的精神病人一半是自由区,你无法区别监狱里的人和在外面的人,监狱里的精神病人觉得你在监狱,而自由区的人觉得精神病人才是在监狱里一样。

其实我们偶尔会游离在常态与精神病之间,包括变态心理,精神遗传,如打断警察的腿,在人多的地方放炸弹,想象着螺旋着的风扇从高处落下来、绞死扇底下的人,这些想法里尽是自己处心积虑想做的事却没有做的事,这可能就叫做一种倾向。

有人认为,有这种倾向的人不正常吗?正常,那为什么要把这些人归为神经病一圈呢?而是我们的思维没有去想过、脑子没有想过去经历同他们一样的心路历程吧,如果自己去研究探讨、进行设身处地的场景模拟,我们可能会更了解他们。

本书还有一些叙述让我感到特别的震惊,是关于如何对待精神病人的行为。蓄意杀一个精神病人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要被医生认定为你是疯子,越辩称自己不是疯子,越被人当成疯子,这样看来精神病医生是一份如此悠闲的一份工作啊,精神病院则是一家怎样恐怖的人间炼狱!

然而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天天来往于精神病院的人却是络绎不绝。说到这里,其实我怀疑过它的真实性,现代医生真的这么不负责?医疗行业这么阴暗?潜入病房给病人注射一针,一切都可以解决,即使尸体被解剖,也可以说其患者有暴力倾向,不得已而为之。反正无法揭开精神之谜,只有你有钱,雇佣N个开膛手简直不要太简单,或许在这个金钱万能的时代里金钱可以解决一切,金钱可以掌控权利。: 一些恶徒和地位较高的商人政敌,通过贿赂女巫僧侣衙吏,不分青红皂白把正常人视为疯子即可,在古代的等级制度都已经泾渭分明了何况说现代。

现代关于精神方面的书籍全是表面皮毛,并没有卵用,欺骗外行就够了的地步。而医生只需要查颜观色,有动作倾向的就色情狂,有杀人倾向的就杀人狂,却没有任何证据和理论证明其原因,但是只要冠上精神病的帽子就可以了。

精神病是无法被科学和医学所诊断的,把脉亦或是打针都没用,无法判断真假疯子。

对于未来,我们并不知情,如果能像文中那样,从最基础的神经细胞进行研究,了解其相互作用也为可不是无药可救。反观现代医院,挂一堆莫名奇妙的头衔收取高额的医疗费,但却什么都做不了,和敲诈勒索并无差别,如果这样的话,我是相信精神科学会战胜唯物主义科学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脑髓地狱的更多书评

推荐脑髓地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