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ude Simon Claude Simon 评价人数不足

克洛德·西蒙研究述评(自1960s)

井方
2018-03-06 看过

在这本西蒙作品研究的论文选编中,编者集各家之言,最主要的是以《植物园》为文本参照,从历史书写、事件之间相遇的震惊效果、创伤记忆的重组、动态冲突、小说的戏剧化、互文性、文本的重述与背离、小说的增补器官、摄影与写作的关系以及文本措辞等十个方面进行解读。作者梳理并概评了自1960s以来从法国本土扩及英语世界及其他国家的主要研究方向和重点。

1.法国本土(早期的正统批评)

在西蒙新小说创作正盛的60年代,一些批评和理论观点在新小说棋手格里耶那里可粗见轮廓,60年代至70年代期间,这一理论成果经让.里卡多(Jean Ricardo)的锤炼发展成熟。里卡多排除了新小说作者的个人化联系,而得益于索绪尔语言学,将文本分析类比于语言内部系统的关系而摒除语言之外的现实世界,作者认为这种做法是“有说服力但无疑是受限制的”,他所有的批评关注重点都是某种颠覆“指称幻象”的小说技术层面。至70年代,受结构主义叙事学影响,杰勒德(Gérard Genette)做了大量的相关方面研究,1973-1974年,多米尼克(Dominique Lancereaux)对《弗兰德公路》和《大酒店》进行文本细读,考察文字与小说的产生,以及标点符号对西蒙作品节奏之影响。Lucien Dällenbach更进一步,考察了《草》和《三联画》中的副标题的嵌套(作品中套作品)效果。

2.英美批评(Anglo-American criticism)

在1970s这十年里,相对于法国本土研究限于语言内部,英语世界的视野更为开阔,但斯蒂芬·希斯的《新小说》(nouveau romance)(1972)是个例外,相比起来更具有传统学术特征、更少论辩性、较少受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影响。阿拉斯泰尔·邓肯(Alastair Duncan)和斯图尔特·赛克斯(Stuart Sykes)对西蒙和福克纳做了比较研究(Forum for Modern Language Studies ,1973.03),这一线索正好为乔·弗莱彻(John FletCher)的《克洛德西蒙与小说现在》(Claude Simon and Fiction Now)(1975)作了导引。J.A.E.Loubere的《克洛德·西蒙的小说》(The Novels of Claude Simon)是首次对西蒙进行大规模研究的英文著作,它将西蒙置于20世纪大背景下,并追溯从《说谎者》到《三联画》的小说的可能性形式。兰迪 ·伯恩(Randi Birn)和卡伦·古尔德(Karen Gould)的《Orion Blinded:Essays on Claude Simon》主要研究小说文本与法国批评理论之间的关联。

至70年代末,1979年,斯图尔特·赛克斯(Stuart Sykes)的《Les Roman de Claude Simon》成为第一部以著作长度研究西蒙的法语文献(之前比较零散)。赛克斯强调了西蒙对空间连贯性的一贯诉求,以及其在螺线(spiral)和三元形式(ternary)方面的成就。(技术层)赛克斯的研究又回到里卡多的正统批评,将其置入更为西蒙化的独特语境之中。在1981年出版的《农事诗》中,西蒙又回到了他早期的小说主题如家庭、历史和战争,对他前期作品进行了深度的再加工。但作者认为,如果这类小说仅凭形式主义批评,可能有失公允。在1982年纽约会议上,格里耶和西蒙及其他新小说家都明确表示拒绝外界对他们的理论化框定。1981年《批评》(Critique)杂志开辟的专号表明,西蒙研究已经形成的多样化视角对早期本土的里卡多研究进行了一定的修正和商榷,Lucien Dallenbach成为了“后里卡多”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声音。也正是在他的影响下,西蒙研究扩及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荷兰、斯堪的纳维亚、瑞士和印度,影响之大远胜于法国本土。

3.德语世界的影响

在德语国家,西蒙的研究在Gerda Zeltner、Im Augenblick、Kurt Wilhelm(Der Nouveau Roman)(1969)以及Winfried Wehle等人的文章中广受欢迎,在80-90年代,西蒙小说或整体或部分的,变成集众家之长的广博的研究主题,例如,Jochen Mecke研究《弗兰德公路》中文学语境中的时间问题,Wolfram Nitsch 探讨西蒙60年代小说中的暴力和语言,Thomas Klinkert追溯西蒙对普鲁斯特和福克纳进行的再加工(以《农事诗》为文本参照),并对西蒙和奥地利当代小说家托马斯·伯恩哈德进行比较研究,等等不一而足。

4.批评气候的转向

90年代,随着批评理论气候的转向,英语世界的批评开始同化吸收更多的理论观念。在《问题中的主体:理论语言语小说策略》(The Subject in Question : the Languages of Theory and the Strategies of Fiction )中,大卫 卡洛(David Carrol)审视了西蒙作品对巴特、拉康、列.斯特劳斯及德里达等理论等解构与颠覆,在邓肯(Duncan)主编的《克洛德西蒙:新方向》(Claude Simon:New Directions)一书中,通过 文本细读发现西蒙作品与巴特、拉康、斯特劳斯与德里达理论的相似性(虽然还不那么令人信服)。安东尼·皮尤(Anthony Cheal Pugh)在探索西蒙将战争经历的变形(metamorphosis)揉进小说中时,彻底走向了里卡多的反面。1987年米歇尔·伊万(Michael Evan)的《克洛德·西蒙与现代艺术的越界》(Claude Simon and the Trangressions of Modern Art,1987)宣称他的小说其对小说家及理论框架具有同等的效用。在《克洛德·西蒙:书写视觉》(Claude Simon:Writing the Visible,1987)里,希丽亚·布里顿(Celia Britton)用拉康理论去建立西蒙小说中视觉和欲望之间的核心关联,Duncan 在《克洛德·西蒙:文字的历险》(Claude Simon :Adventures in Words,1994)中总结了十余年的批评争论,Ralph Sarkonak 则用巴特后期的符号与模仿理论来解读西蒙。Mária Minich Brewer (Esprit Createur 1987年专号的编辑)在她的《克洛德·西蒙:没有叙事的叙事》(Claude Simon :Narrativities without Narrative,1994)里坚定地将其置于后现代主义语境之中来讨论,她抛弃了里卡多的形式主义和詹姆森的后现代主义,因为它们都排除了社会政治文化遗产,它们在叙事中尽管得以被承载但却表现为碎片式的。1985年诺奖的获得,正式确立了西蒙作品作为法国文化遗产宝库的地位。最后,在90年代,西蒙小说变成法国大学研究院的更广泛主题,但也更倾向于对《弗兰德公路》的解读,1997年则见证了西蒙史无前例的研究面貌。

5.现象学视角及其他

现象学视野可谓打开了在60年代未被开发的批评缺口,以梅洛-庞蒂的“Cinq Notes sur Claude Simon”为理论背景,Michel Deguy的"Claude Simon et la représentation"(1962)是最早从现象学视角将西蒙小说中的记忆与知觉联系起来的文章,无独有偶,John Sturrock的《The French New Novel》直接更进一步地置于现象学论域之中,在90年代早期,Jean Duffy 回到梅洛-庞蒂,更系统化地去探寻西蒙小说中空间的咬合,以及一些小说在溶解自我和挑战传统人类中心主义时所承载的人物的“前反射性”(pre-reflexive)感知方式。同时,Celia Britton 对这种主题作了进一步论述。

这种引用也预示了大量的总体研究均被严肃地作为对现象学式的确认,即写作这种方式也是一种观看世界的方式。得益于梅洛-庞蒂的Christine Genin的更少影射、更系统化的研究,从知觉出发,对“看”的母题,“视觉”(sight),“观看为何”(what is see),一个残酷的世界(a world of suffering and cruelty)等方面进行研究,然后结合自传转向记忆、时间、历史及家庭谱系,最后通过类比、互文性和音乐节奏等方面来探讨西蒙小说的建构问题。于是,Linguet和Genin开始研究西蒙小说中的母题、主题和意象,如关注记忆场(sites of memory):earth,dwelling 和land对西蒙世界的描绘作用。Annie Clément Perrier则就“hands 、gardens 和colours进行分析,Jean-Yves Laurichesse 探寻气味(smells)等等。此外,Peter Janssens 还探讨了小说《弗兰德公路》中的地理隐喻(geological metaphor),Jean Kaempfer则开辟了一个现代战争类型学的新方向。

在互文性方面,Francoise van Rossum- Guyon首次将巴赫金的互文性(intertextuality)引入西蒙作品,并把西蒙作为普鲁斯特的未完成述说。最后,Anthony Cheal Pugh、Michel Bertrand 、Mary Orr、Cora Reitsma-La Brujeere以及Pierre Schoentjes等都从互文性角度做了不同维度的开发。

就西蒙自身最近的文章来看,他将自己的研究推向了文本间性之外:《摄影集》(1937-1970)及《通信》(Correspondance,1970-1984)(Jean Dubuffet)更突出了与视觉艺术如摄影和绘画的逻辑互联。Jean Duffy的《阅读言外之意:克洛德·西蒙与现代艺术》(Reading Between the Lines :Claude Simon and the Visual Arts,1998)将西蒙的美学主张与实践与其所推崇的艺术作品做了类比,主要考虑了“去熟悉化”(defamiliarisation),产生拼贴(bricolage)以及与巴洛克艺术(Baroque)的联系。

Didier Alexandre还借助布朗肖的思想,阐明了小说书写历史的明显意图。更多的细节研究还指向颜色color,动物想象(animal imagery),散文的明晰节奏,以及《弗兰德公路》的写作旅行形式(a form of travel writing)、第一与第三人称叙述转换之间的创伤暗示等等。

以上便是编者杜菲与邓肯在导言部分对西蒙研究的概评。本书接着以十篇论文从不同角度分别进行研究,可以说视角跨度相当广泛了。

1、大卫·卡洛与Mária Brewer 的《思考历史的另一种方式:小说以及西蒙小说中的记忆场所》。其中比较了西蒙与普鲁斯特在表达记忆的不同之处,西蒙更侧重于过去历史的艺术舞台对当下的影响而非仅仅呈现过去,他的记忆并非是对过去记忆的征服,所描绘的也并非是真实所知与所感,而是一定程度结合当下进行了二度创作。他书写的历史也并非是大历史,而是利奥塔式的“小历史”,充满了对历史伟大的嘲讽和怀疑倾向。

2.Mária Minich Brewer 的《可通约性:事件的童年与相遇的震惊》

3.Celia Britton《瞬间回放:<植物园>中创伤经历的重新整合》

4.J.A.Loubère《西蒙小说中的动态冲突》

5.Alastair Duncan《克洛德·西蒙的讽刺,模仿与喜剧》

6.Mary Orr《交叉小径的花园:互文性与<植物园>》

7.David Ellison 《植物园的背离:克洛德·西蒙的重述》

8.Wolfram Nitsch《增补器官:西蒙近期小说中的多媒体和机器》

9.Mireille Calle-Gruber《更进一步:西蒙的摄影集1937-1970》

10.Jean H.Duffy《<植物园>中的真实,冗词与文稿》

完。2018.3.6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推荐Claude Simo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