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幻之屋 空幻之屋 7.7分

空幻之屋的女人们

敬知
2018-03-06 11:01:50

露西真是一个残酷的女人,她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喜好,安排了一群心怀不同情感的人聚在一起,并且热衷于这种人际交往。她心里明明看不起格尔达,觉得格尔达是一个茫然、愚蠢的女人,却要刻意装成温柔友善地招待她,也许露西觉得自己聪明大方,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不同的人际关系,觉得自己可以很自然地表现出自己的礼仪风度,哪怕格尔达只会因为她的刻意感到极其拘谨和不安,因为紧张而把事情搞得更糟,然后成为别人的笑料。她最在意的安斯威克,也许是安格卡特尔家族的象征,为了家族或者荣誉的传承,她还曾动过杀人的念头,这样的想法多么的可怕。

约翰死了之后“大家都闲坐在那里,约翰已经死了,但除了亨利埃塔和格尔达之外没有一个人在意。爱德华高兴,戴维困窘,米奇苦恼,而露西则怡然自乐地欣赏着《世界新闻》上刊登的事件成了现实生活。”正如亨利埃塔所说的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一个朋友,周末经常聚会的朋友,突然死了,死在聚会家庭的泳池旁,而生命逝去就像一则无关紧要的新闻,他的存在随着枪声一瞬即逝。可能露西还把这件谋杀当作一桩趣事或者新鲜事,她有意把波洛的思路从亨利埃塔的身上引开,也许只是因为亨利埃塔是安格卡

...
显示全文

露西真是一个残酷的女人,她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喜好,安排了一群心怀不同情感的人聚在一起,并且热衷于这种人际交往。她心里明明看不起格尔达,觉得格尔达是一个茫然、愚蠢的女人,却要刻意装成温柔友善地招待她,也许露西觉得自己聪明大方,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不同的人际关系,觉得自己可以很自然地表现出自己的礼仪风度,哪怕格尔达只会因为她的刻意感到极其拘谨和不安,因为紧张而把事情搞得更糟,然后成为别人的笑料。她最在意的安斯威克,也许是安格卡特尔家族的象征,为了家族或者荣誉的传承,她还曾动过杀人的念头,这样的想法多么的可怕。

约翰死了之后“大家都闲坐在那里,约翰已经死了,但除了亨利埃塔和格尔达之外没有一个人在意。爱德华高兴,戴维困窘,米奇苦恼,而露西则怡然自乐地欣赏着《世界新闻》上刊登的事件成了现实生活。”正如亨利埃塔所说的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噩梦!一个朋友,周末经常聚会的朋友,突然死了,死在聚会家庭的泳池旁,而生命逝去就像一则无关紧要的新闻,他的存在随着枪声一瞬即逝。可能露西还把这件谋杀当作一桩趣事或者新鲜事,她有意把波洛的思路从亨利埃塔的身上引开,也许只是因为亨利埃塔是安格卡特尔家族的人,是她心目中最理想的安斯威克继承人的配偶人选。

亨利埃塔,一个善解人意的女雕塑家,她似乎具备了一个红颜知己全部的优点,年轻有教养有内涵有颜值,不破坏情人的婚姻家庭(但是他们出轨本身就是对克里斯托夫妇婚姻的一种破坏),还帮助他保护他的妻子。她希望约翰满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喜欢他做自己真正在乎的事,哪怕她的内心深处对于约翰的处理感情的方式感到不满意,她的爱甚于他对她的感情,她的疼是另一种疼。她是一个心口上插着利剑也能活下去的人——能继续面带微笑往前走。她爱约翰,但约翰知道亨利埃塔并不完全属于他,她还属于人本身以外的东西,也许是思想或者艺术。约翰只爱完全属于他的东西,比如格尔达,她完全崇拜他,像膜拜上帝一样屈从于他,所以约翰拒绝维罗妮卡,他想回归家庭,回归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他临死前他拜托亨利埃塔,照顾他的妻子,他是爱格尔达的,一个多情的人最薄情,多情的人也最长情。只要一个眼神就懂你,亨利埃塔是最佳的灵魂伴侣,却像活在虚幻中。

米奇才是身边最真实的人,她务实、自立、自尊,如果仅仅是关爱,仅仅是活在爱人和他所爱的人的影子里,她宁愿放弃“盘子里的天堂”。如果你爱我请不要只是说说而已,如果只是出于好意而不是爱意,我宁愿孤独的活着。这样的女孩多好,简单但真实,平凡但自爱。

空幻之屋,其实没有太多推理的部分,着墨更多的是人的心理描写,刚开始看的时候,剧情没有太多起伏,安格卡特尔夫人故弄玄虚地玩文字游戏,也许她享受这样的说话方式,但刚看书的时候觉得很混乱,就像格兰奇警督被空幻之屋的人瞒骗得团团转一样的感觉。最后谜底揭晓,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手段,用来迷惑读者,最难破的案有可能是最简单的,也有可能是最复杂的。事实证明,你认为蠢的人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傻,比受到的伤害更无法忍受的是永远不知道真相,真相无论多么苦涩,都是可以被接受的。本质上波洛,也是一个执着于追求真相的人,有着探求真相的热情,这也是除了揭秘以外吸引我的一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空幻之屋的更多书评

推荐空幻之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