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安 德米安 9.0分

德米安摘录

W-
2018-03-06 09:53:04

我还看到你异常孤独且沉默的样子,仿佛一颗行星在众人之间,被一股属于自己的气流所包围,运行在自己的轨道上。

专注 冷静 聪明 的脸更吸引我

假如你突如其来的坚定地注视某人的眼睛,而他却没有丝毫惶恐,那就放弃吧!你绝对无法在他身上达成目的,压根儿也不可能。

每当聆听巴赫的 马太受难曲 ,这个神秘世界的苦难光辉,仿佛带着巨大的敬畏就将淹没我。

我们应该尊敬并珍惜整个世界,而不是只重视人们可以彰显的这一半。所以,我们除了对上帝进行膜拜之外,也要对魔鬼致意。

我们必须完全在自身中爬行,就像一只乌龟一样。

母亲 费劲心力想把爱,乡愁,以及难忘的点点滴滴,如施咒般传入我的心里。

我漠不关心地面对外界,终日只顾谛听内心河流的声响,这条禁忌的,黑暗的河流在暗地里澎湃奔腾。

我时常感到快乐,一种充满忧伤,鄙弃世界和自我的痛快。

我犹豫着驻足在路的底端,凝视那些黑暗的树叶,贪婪地呼吸着湿润的凋零气味 它仿佛在回答,抚慰我的心灵。啊,生命尝起来何等的淡而无味。

我冷漠而盲目的踽踽独行

我要的是美和智慧 而非幸运

某个初夏的傍晚 泛红的夕阳从面西的窗户斜照进

...
显示全文

我还看到你异常孤独且沉默的样子,仿佛一颗行星在众人之间,被一股属于自己的气流所包围,运行在自己的轨道上。

专注 冷静 聪明 的脸更吸引我

假如你突如其来的坚定地注视某人的眼睛,而他却没有丝毫惶恐,那就放弃吧!你绝对无法在他身上达成目的,压根儿也不可能。

每当聆听巴赫的 马太受难曲 ,这个神秘世界的苦难光辉,仿佛带着巨大的敬畏就将淹没我。

我们应该尊敬并珍惜整个世界,而不是只重视人们可以彰显的这一半。所以,我们除了对上帝进行膜拜之外,也要对魔鬼致意。

我们必须完全在自身中爬行,就像一只乌龟一样。

母亲 费劲心力想把爱,乡愁,以及难忘的点点滴滴,如施咒般传入我的心里。

我漠不关心地面对外界,终日只顾谛听内心河流的声响,这条禁忌的,黑暗的河流在暗地里澎湃奔腾。

我时常感到快乐,一种充满忧伤,鄙弃世界和自我的痛快。

我犹豫着驻足在路的底端,凝视那些黑暗的树叶,贪婪地呼吸着湿润的凋零气味 它仿佛在回答,抚慰我的心灵。啊,生命尝起来何等的淡而无味。

我冷漠而盲目的踽踽独行

我要的是美和智慧 而非幸运

某个初夏的傍晚 泛红的夕阳从面西的窗户斜照进来,房间里朦胧昏黄

我总是全神贯注在自己身上 我热切渴望能够真正活过一次,即使只是短暂的一次 我期盼对世界贡献出一些自己的东西,跟这个世界建立关系,并且和他搏斗。

我们不可以害怕 不可以把我们内心的渴望视为禁忌。

假如我们恨一个人 我们恨的是他形象中的某些东西,这些东西也是我们本身所拥有的。凡是我们本身没有的东西,并不能激动我们的心。

我无法独自前进 请帮我。

我想象自己的未来 我曾梦想属于我的角色 也许是个作家 是个先知 或者画家 或其他职业 但这一切都不对 我不是为了写作 为了布道 为了画画而来 不管是我或是任何人都一样 这一切只是附带产生的 每个人真正的职责只有回归自己

他最后死去时的身份可以是个作家或者疯子 可以是个先知或者罪犯 但这不是他的职责 无关紧要。他的职责是找到自己的命运不是一个随意的命运 而且在那之中尽情地生活 全心全意 不受动摇的生活。

我是大自然的成就 这个成就也许进入未知 也许进入新事物 也许进入空无 让这个成就从最底层开始产生作用 在我的身上感觉它的意志 并把它完全变成我自己的意志 这才是我的职责。

人们为了躲避命运而逃向彼此 因为他们惧怕彼此

人只有在跟自己本身无法相处时 才会产生畏惧他们害怕 是因为他们从来不了解自己。

人们精准的知道几克的粉末可以杀死一个人 却不晓得如何向上帝祷告 甚至不知道如何愉快欢喜地度过一小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德米安的更多书评

推荐德米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