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客 间客 8.7分

理想主义者和理想

[已注销]
2018-03-06 07:47:55

作者在全书简介和开头引用了哲学家康德的墓志铭:“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愈使心灵充满始终新鲜不断增长的景仰和敬畏: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然后在书本开篇没多久将头顶的星空嘲讽了一遍,并用这整个故事,用许乐和帕布尔两个人,对道德法则也提出质疑。

不敢说这是个多么伟大的故事,但是个足够好看的故事。

初读《间客》时年岁太轻,看得到故事的精彩,看得到作者的文笔与情节架构,但对于猫腻在后记提到的“情怀”,“私货”等词,却懵懂无知,一头雾水。现再读《间客》,看明白了些,同时扼腕:当初那个写出了《间客》的人如今居然将《择天记》的结尾弄成了这个样子。

以猫腻的话来说,这是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主角的身世是《天龙八部》,家庭关系是《雷雨》,和一众姑娘的关系是《倚天屠龙记》,施公子和他老师在天台上,以及那一幕跳楼的场景是《无间道》,许乐和怀草诗被困在密室里又是《天龙八部》,封余的叛国是《英国病人》,拯救贝德曼是《飞越疯人院》,打脸富家公子哥们是差不多所有玄幻武侠网文都有的烂俗段落,还有更多我一时想不起来或压根

...
显示全文

作者在全书简介和开头引用了哲学家康德的墓志铭:“有两样东西,我们愈经常愈持久地加以思索,它们就愈使心灵充满始终新鲜不断增长的景仰和敬畏:在我之上的星空和居我心中的道德法则。”然后在书本开篇没多久将头顶的星空嘲讽了一遍,并用这整个故事,用许乐和帕布尔两个人,对道德法则也提出质疑。

不敢说这是个多么伟大的故事,但是个足够好看的故事。

初读《间客》时年岁太轻,看得到故事的精彩,看得到作者的文笔与情节架构,但对于猫腻在后记提到的“情怀”,“私货”等词,却懵懂无知,一头雾水。现再读《间客》,看明白了些,同时扼腕:当初那个写出了《间客》的人如今居然将《择天记》的结尾弄成了这个样子。

以猫腻的话来说,这是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主角的身世是《天龙八部》,家庭关系是《雷雨》,和一众姑娘的关系是《倚天屠龙记》,施公子和他老师在天台上,以及那一幕跳楼的场景是《无间道》,许乐和怀草诗被困在密室里又是《天龙八部》,封余的叛国是《英国病人》,拯救贝德曼是《飞越疯人院》,打脸富家公子哥们是差不多所有玄幻武侠网文都有的烂俗段落,还有更多我一时想不起来或压根没有看出来的桥段。

还有一点应该不是作者故意为之:书中许乐和他的对手们的较量,总让我联想起《刺客信条》里圣殿骑士和刺客组织千百年的恩怨。双方都有着各自的,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是一致的理想,却又各自执着于不同的路线与理念。一方信奉秩序,一方崇尚自由;一方在朝,一方在野;一方对另一方保持着自始至终的优势乃至压制,但另一方总让这一方的目的最终化为泡影。尤其许乐,施清海,封余这三个游离于规则之外,体制之外的人,行事风格与刺客并无二异,虽然他们都本领通天,也曾荣耀辉煌过一小段时日,但总也摆脱不了身上那股小人物的气质:不看大局——看不懂或不想看,不懂计算利益得失。不同的是封余厌世无情,也讨人厌;施清海隐世多情,招人喜欢;石头一样的许乐顽固地守着心中那一杆尺,叫人又爱又恨。

这三个人里只有封余曾有过对这个社会的构想,他化身千万,将自己的思想播撒到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中。但他很快对这个社会失了望,生了厌,从此与世隔绝,不问苍生。而施清海没有退休是因为他已被大人物的谋划置于绝境,然后他要讨一个公道。至于许乐,故事发展了很久,他的人生目标仍不过是当一名工程师,做过的最大的梦是娶一个电视明星做老婆。他们对社会生活的关心与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无非在得知帕布尔当选后在酒馆干杯庆祝:“敬我们的总统”。他们也只是想平平凡凡过自己的日子,若有能力便承担更多的一份责任。但他们站在了政府的敌对面,原因有二:他们不愿同流合污,他们无法置身事外。

真正有远大理想的人是帕布尔和三一协会的那帮人,他们不仅有理想,还有着充分的手段和魄力,来改变这个他们看不顺眼的,被七大家族牢牢掌控的联邦。应该说他们是伟大的,至少他们在掌权以后并未忘记他们曾有过的信念与理想,确实在为着这个联邦殚精竭虑,去治疗它已然深入膏肓的顽疾,他们也确已经做出了很多东西来,因而即便到了最后,帕布尔还有着相当惊人的支持率。只是他们也用尽了他们能拿出手的一切手段,包括那些甚至为他们自己所不齿的方法。甚至在最后时刻,帕布尔仍在坚守,利用多个临时的政府职能小组,利用小眼睛部队,利用新的特殊法案来确保自己能够在修改法律,再一次连任,他的手甚至已经伸向了宪章局,那整个联邦存在的基石。

如果不是许乐和施清海这两个不讲道理的破坏者,他们也许已经成功了。

只是有两个问题,其一:他们是怎么惹恼了许乐和施清海这两个之前与他们毫不相关的小角色?其二:凭什么帕布尔要坚持自己来完成这一事业,若他相信这个社会与他站在一块,他大可以打下基石,由后来人完成他的愿望;若他觉得他的改变不顺应这个社会的趋势,他有什么理由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联邦?

关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书中写得很清楚。他们所使用的手段伤害了太多与之无关的人,有平头百姓,有在前线抛头颅洒热血的将士,也有与他们本应在同一阵线上的理想主义者。第二个问题的答案作者借由邰之源的口说了出来:此时帕布尔的理想其实也已经变味了,虽没有败给腐败,却败给了自己的野心。野心家本身没有错,但野心的实现与民众的愿望相悖时,就必定要承担风险,并做好准备,应对一切可能的结果。

更何况,即便帕布尔真的将七大家变作历史,他为了保证自己的改革的稳定以及自身的安全,真能那么简单就离开总统的位置?同样的道理,他呆在总统的位置上会不会为了维持自己的成就从而大权在握不愿放手?如果真的如此,他难道能够一辈子都不犯错吗?何况他那些惊才绝艳的副手们早已经不多了。也许他仍是一个心怀理想的人,也许他仍然身负大才,但是此时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何况他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他已经后悔了,只是他也没有退路了。

好在联邦中人们是有办法质疑和反抗的,鲍勃和伍德以报纸为阵地针砭时弊,萧文静和徐松子凭自己的法律知识大胆直言,简水儿用歌声点醒着人们,林半山带着他的黑道部队重返联邦与政府开战,与家族撇清关系的邰之源领导了一场“沉默行军”的游行……猫腻以一个“仿佛当年帕布尔”的标题写邰之源,但事实上这个标题写的是那一群反抗帕布尔的,胸怀理想与信念的人.

当然还有一个破局的许乐,但许乐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没有改善联邦的志向,也没有改善联邦的能力,他所做的只是坚守心中的道德阵地,然后凭一腔孤勇摧毁掉他觉得不对的东西。他从来不知道,也没想过什么东西才是对的,是好的,他只知道什么东西是不对的。他不懂得建设,只会破坏。他无视一切圈层中一切摆在台面上或是没摆在台面上的规矩,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其实他做的事情和帕布尔是一致的,只是更简单,更粗暴,更合人心,而且在他破坏以后不需要自己擦屁股。

许乐不是任何人,但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许乐,他是我们的理想所凝造而成的角色。他的诞生类似一切超级英雄和武侠高手。我们只愿平安快乐度完这一身,可世上有太多令人愤怒和恐慌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这些事情如何发生,却被它的过程和结果所激怒,却常常无可奈何,甚至不敢发声,于是有了许乐,有了武侠,有了漫威和DC,让我们能以一种阿Q的方式,来解一解心里这口气。

回想一下,在太多太多的故事里,是一个像许乐这样绝对不该存在于世界上的人扮演了这样一个破局者的角色。《V字仇杀队》里是怪客V终结了暴政,唤醒了人民;蝙蝠侠是一个不爱出名,宁可背负罪名的亿万富翁;《秘密森林》里是一个没有情感波动的检察官揭开了政坛堕落的疮疤;哪怕是《人民的名义》里的男主角也是个躺在床上都要和老婆讨论工作,无视一切危险的道德完人。他们惩奸除恶,大快人心,却从不曾考虑新的秩序该如何运行,以避免旧的和新的有可能的弊病。

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许乐。

所幸,我们没有许乐。

但我们可以有鲍勃编辑和伍德记者,有萧文静和徐松子律师,有简水儿一样的公众明星,或许还有邰之源一样的参政者,有和七组一样,在受到号召和呼唤时,能站出来不惜代价快意一搏的人。当他们有权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当他们能够在法律的框架内战斗,当他们能凭自己的影响力去启迪公众,社会才不至于因为某一个人的失误而垮掉,才不至于陷入太大的动荡,才能够在危机之时临崖勒马。

我相信他们是存在的,且一直在我们身边,便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中国人的鲁迅先生都曾说:“我们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批人的光芒可以散发出来,甚至在他们做事的时候无需承受不要的恐慌,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曾是,正是,将是我的理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间客的更多书评

推荐间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