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特里克兰德的爱情观

噤声226
2018-03-06 看过

男主思特里克兰德的三个女人伴随了他的三段人生经历。他的爱情观很经典:情欲是正常的、健康的,爱情是一种疾病。他还不是个全须全尾的完人,因为他“是个男人,无法克服自己的欲望,欲望囚禁着他的精神”,所以他不能没有泄欲的工具。他对女人的期望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给他空间不要烦他。责任是什么不存在的?他从不关心外在的物质条件,要不停地用灵魂进行创作来对抗心中魔鬼对他至死方休的折磨。

他应该是害怕清醒时的女人的,因为他领教过他的第一任太太——一位装腔作势、虚荣攀比、不懂艺术却要混艺术圈的伪上流女性,“女人的心胸狭窄,对那些她理解不了的抽象东西非常反感,男人的灵魂在宇宙的最遥远的地方遨游,妻子却想把它禁锢在家庭收支的账簿里。”一开始我们和毛姆一样都有点同情这位被突然抛弃的太太,但是看到最后一章她在家中挂满亡夫的复制作品以求“装饰之用”时,我们是彻底对这个世俗女人失望了,跟随思特里克兰德在痛苦的艺术之路上走了一遭,深知他对“六便士”毫不在意,却对自己的精神世界有着伟大而执拗的追求后,我们确定了:第一任太太配不上他的灵魂。

第二个女人有自我报复倾向,不单是冲着思特里克兰德,也有对她那热情过头的恩人丈夫的报复,一个外表平静的烈女,就是手段激烈了些——用的是自己的命。要说思特里克兰德没心肝,这段经历是最能体现的,强奸良家妇女、霸占恩人画室又搞得人家破人亡却一副“关我毛事,他们乐意”的脸孔,赚足了不少读者的耳刮子。毛姆在此片段再次强调笔下角色的爱情观:“女人能整天整夜谈恋爱,男人却只能有时有晌地干这种事。”而男女的分歧在于:女人要发动她无限的温柔和实际行动捆住男人,把他拉低到自己的水平,而后享受这种将爱人把持在手的感觉。可惜的是,第二个女人下错了注,她觉得捆住自己老公没成就感,没曾想想套个野马反把自己摔死了。对于思特里克兰德来说,送到嘴边的肉,不吃不吃,没看我正画画呢么。

第三个女人——大溪地的爱塔,陪思特里克兰德走完生命最后的日子并亲手将他埋葬于芒果树下,见证着他在原始木屋终于找到灵魂栖身之所,画出一幅又一幅令后世赞叹的作品和那面只有她和孩子、医生见过的伊甸园壁画。她能和这个艺术天才共生共存,不是靠对美的鉴赏力、对家务的操持或是对爱情的疯狂,而是——且听思特里克兰德对她的评价:“她不打扰我。”当丈夫生病时,她替他买画布、颜料;当丈夫病重时,她翻山越岭请大夫,“你到哪儿去我到哪儿去”;当其要病死时,她还趴在残肢旁守候。一切都以“不打扰”为前提,她没想过占有他的时间、精力甚至成果,如事先遵守好的承诺一样烧掉天才之作。

初看思特里克兰德的爱情观,“渣男”标签早已饥渴难耐要扑到他身上,但看完《月亮与六便士》,我仿佛愿意从这其中得出新解。男主是一个被作者刻意放大和极端化的表现,你的朋友并不会如此绝情、不达人性,却一定也在暗暗渴望自己的空间。爱情也许真的是情流感菌,在你擦鼻涕流眼泪的时候,别忘了这只是生活中的六便士,还有痛苦、绝望却带给你灵魂摆渡的月亮在等你。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