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可以不死吗?

殷殷桃园
2018-03-05 看过
“爱情在女子身上显得最美,因为女子把全部的精神生活与现实生活都集中在爱情里和推广成为爱情,她只有在爱情里才能找到生命的支持力;如果她在爱情方面遭遇不幸,她就会像一道火焰被第一阵风吹熄掉。”黑格尔的这一说法似乎带有点宿命论的色彩,但反映到安娜身上,无疑又是难以反驳的。因为她确如火焰,在风中熄灭了。

安娜·卡列尼娜可以不死吗?发出这样的疑问,并非是为女主找活路,而是想探寻她最终走向死亡的决定性因素。

掩卷思索的结论是,安娜可以不死,但最基本的前提是她要有自己的财产,即经济基础。这似乎是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以及《伤逝》中“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的老调重弹,但在对托尔斯泰这部作品的解读中,这点却往往为人所忽略。

在安娜的生命中,有两样东西是最重要的,一是感情,既包括对情人伏伦斯基的爱情,也包括对儿子谢廖沙的亲情。因为富有感情,女主在小说中闪现了其光辉而动人的一面;另一种则是尊严。生而为人的尊严,似乎无须费词,但是在具体的不同的社会文化和社会关系中,尊严的体现和层次又有细微的不同。安娜在剧院包厢里受到卡尔塔索夫夫人的屈辱时,竭力维护她在公众前所扮演的角色的体面,维护的是一种源于身份合乎人格的尊严。而她在后来与伏伦斯基无休止的怄气中,捍卫的则是爱情中能够爱与被爱的尊严,——这一种尊严显然与爱情(感情)相互交叉、密切关联的。

能够体现这一尊严的,往往是精神追求。安娜是一个对事物有独特见解和精神追求的人。这在安娜泰然自若地接待陶丽、列文的过程中可以看出,即便彼时她已经被排斥出整个社交圈很久。然而当她所做的事情,受到最爱的人的蔑视时,她的尊严是受到极大损害的。例如有一次伏伦斯基嘲笑女子中学,她便“”认为这是对她的活动蔑视的暗示”,因此激怒并反唇相讥,最终二人开始争吵。

然而,能够维持这一尊严的则是经济能力/经济基础。小说中无论是安娜的丈夫卡列宁,还是其情夫伏伦斯基,他们的家产都是充足得令人艳羡的。相比之下,安娜的至亲、她的哥哥奥布朗斯基公爵则是经常欠债难还,甚至到需要典卖妻子林产的地步,在妹妹与妹夫决裂之后,还费尽心思请托“前妹夫”谋取肥缺。安娜无论在卡列宁处,还是伏伦斯基那儿,都需要仰赖他们的经济支持(文中不乏相关描写,例如卡列宁发现安娜有情夫后,表现出在给予生活费时迟疑而傲慢的态度)。这一情况的设定,并非是作者随性写及,相反,是作者有意为之。奥布朗斯基及其妻子陶丽(特别是后者)因生活的拮据而焦头烂额的场景,在小说中可谓不胜例举。作者花费大量的笔墨,并不仅仅为了说明安娜有一个坑妹坑妻的哥哥,而是想要突出她在失去爱情后的孤立绝缘!所以当安娜与伏伦斯基大吵后,她想到失去爱情的自己将何去何从:“到把她抚养成人的姑妈家去呢,还是到陶丽家去,或者独自出国?”但是她随之摒弃了这些想法,最后闪现的解决一切烦恼的唯一办法是——死。死亡,对她来说是洗去难堪耻辱的体面的办法,同时也是重新捍卫自己尊严的办法。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懊悔自己不在那一场难产中死去的原因。

爱情的失去(至少从她的处境与心境看来如此),尊严的受损,以及经济上对他人的依赖性,这三种因素并发,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终究难辞一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