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从入门到放弃

夜先生
2018-03-05 看过

小札:牛津通识《康德》

——从入门到放弃

第一章涉及其人精彩的趣闻逸事,尤其是透过历史的瞭望镜回看,尤为独特。康德的早年很受教派学校的压抑,认为童年并不如人们通常所描述的那样美好:“这一时期最是麻烦不断,因为我们受到严格的纪律管束,基本上没有选择朋友的机会,并且也少有自由”。和黑格尔一样,康德最先也是从私人教师做起,在十五年中,他拒绝了德国多所大学的邀请,直至获得柯尼斯堡大学的教职。终身未踏出家乡半步的佳话也让人遐想这个“萦绕着贵族气质的城市”的种种神秘,可惜今天的德国人想拜访康师傅得跑去俄罗斯。

早年专注于研究数学和自然科学,成就斐然(分析了开普勒和牛顿的研究,三十一岁提出了著名的星云假说),而后来成为形而上学和逻辑学方向的教授很大程度归于机缘巧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怪癖”:“他的男仆需要按他的要求每天早晨五点把他叫醒,决不容忍装病误事。”“散步总是独自一人,因为他认为与人谈话会让人通过嘴巴呼吸。”“他讨厌噪音和军队进行曲以外的一切音乐。有一次气愤地给警察局长写信,要求禁止让附近监狱里的囚犯吟唱赞美诗进行自我慰藉。”他每天下午和朋友谈话到三点,并努力以笑声收场,主要是因为“他相信笑和其他任何自然机能一样有助于消化”。更为暧昧的是康德的婚姻观,当有天他发现男仆其实结过婚并且再次准备结婚时,他大为吃惊,从此再也不喜欢这个仆人了。尽管在《道德形而上学》中为婚姻制度辩护,他还是把婚姻关系描述为“the reciprocal use of each other’s sexal organs”。

第二章介绍康德时代的哲学思想背景,他的对手集中在两个人:怀疑论者休谟和唯理论者莱布尼茨(这种至今流行的二元标签法,实际上正是肇始于康德)。休谟将经验论推向极端,从而使形而上学沦为了虚妄;莱布尼茨把纯粹理性作为真理的标准,一概拒斥了从经验世界获取知识的可能。在康德看来,两者都出了问题,因此康德的任务便是,通过解答“先天综合判断何以可能”的难题,来挡住休谟的怀疑主义对人类知识的威胁,同时批判莱布尼茨的那种“教条主义迷梦”。康德的努力离不开他的道德热忱,从他的自由观和义务观,从形而上学到实践哲学的整个脉络,都不难看到他在论证上做了何等苦心孤诣的探索,如果抛开对他的道德情怀的了解,康德的许多提法和概念将会显得牵强和古怪。时至今日,人们仍然争议不休:对建立无所不包的庞大体系的痴迷,不知道算作思想者的雄心还是执迷不悟者的顽固。

作者对几点常见误会做了澄清:一,康德术语中的“演绎”(主观演绎、客观演绎、先验演绎),是指该词的法律内涵,“就如在对土地所有权的演绎中的内涵一样,指我们对某物拥有权力的一种证明。”因此主观演绎是一种认识论。二,对物自体(Ding an sich)的理解存着在广泛争议,但一般认为(至少是作者认为)康德支持以下表述:“物自体的讲法是一种描述方法,所描述的正是同一个对象,而非表象之外的另一种特殊实体。”就像康德说的:“本体”这个概念只能否定性地用以指代人类认识的限度,而不能肯定性地指代自在自存之物。(《纯粹理性批判》第一版)三,康德的哲学是难以被简化的(因此这册书虽然是通识却也仍然异常晦涩),很多时候它给读者制造的困难并非导读人之失,也非翻译之过,正像作者所指出的:“所有这些引人注目的观点都产生于一种企图,即企图对物理世界的客观性给出一种充分丰富的表述。”于此遥相呼应的是亚里士多德那份心存敬畏的神圣自然观——我们不应幼稚地抗议对那些价值不高的动物进行考察,每样自然事物都有非凡之处。(《动物结构》)

1781年57岁的康德发表《纯粹理性批判》,为了降低理解上的难度,他在1787年出了第二版,重写了最晦涩的部分,但是人们发现在理解难度上改写前和改写后的结果没什么两样。——个人觉得,康德的读者必然会换上健忘症,上个厕所的功夫再回来,就会忘记之前他讲了什么,以及那是什么意思。读完三章因事搁置两日,再翻第四章已经完全不知所云,把一知半解的第三章也一并还回去了,且不说这是第二遍翻该小册。不难理解为什么哲学院的教授们个个顶着高高的发际线,一番挣扎后,对他们又多了一份崇敬。智慧诚可贵,头发价更高,在要头发还是要智慧之间,我选择头发。然而若又不想耽误智慧该怎么办呢,也不难,只要努力的方向稍作调整,转至以下两方面即可:一,如何去谈一本没看过的书;二,如何去谈一本没看懂的书。事实证明,只要不嫌多事,至少一篇微型札记还是捣鼓得出来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康德-牛津通识读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康德-牛津通识读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