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穿越7万年人类历史,看这本书就够了

fnbb
2018-03-05 22:28:35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精明强干的侦探接了一桩神秘大案,案件的发端从遥远的澳大利亚村开始,村长有袋哺乳动物哭着喊着找到侦探,村里来了一群不知名的物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擅长使用大型的网,做出一种能在海上航行的工具,进退自如来回骚扰着平静祥和的村庄,村里笨重的袋狮、双门齿兽接二连三的惨遭毒手,村里的林子整片整片的被烧光,只剩下一大块一大块空旷的草坪,原本平静舒适的村子,变成了血腥的地狱。
侦探还在准备前往村庄实地探查的路上,美洲村、东非、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成千上万的岛屿都有人来向求助,自己的家园惨遭毁灭,所有的动物水深火热,很多昨天还在晒着太阳一起啃草的伙伴们,一夜醒来只剩下一堆骸骨和触目惊心的满地狼藉。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什么样的族群这么杀生如麻、残暴成性呢?
侦探苦苦思索,毫无线索。
其实不用找了,答案就是侦探自己所属的这个族群,制造了一切的惨案。
7万年前,曾经我们人类的祖先是在东非一个默默无闻的角落里楚楚可怜的小物种,为了吃点狮子、豺狼的剩饭绞尽脑汁。
一切好像晴天一霹雳一样,突然间,人类就登顶地球生态系统的顶端,他们手撕了地球上90%的大型生物,科技发展到今天,人类





...
显示全文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精明强干的侦探接了一桩神秘大案,案件的发端从遥远的澳大利亚村开始,村长有袋哺乳动物哭着喊着找到侦探,村里来了一群不知名的物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擅长使用大型的网,做出一种能在海上航行的工具,进退自如来回骚扰着平静祥和的村庄,村里笨重的袋狮、双门齿兽接二连三的惨遭毒手,村里的林子整片整片的被烧光,只剩下一大块一大块空旷的草坪,原本平静舒适的村子,变成了血腥的地狱。
侦探还在准备前往村庄实地探查的路上,美洲村、东非、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成千上万的岛屿都有人来向求助,自己的家园惨遭毁灭,所有的动物水深火热,很多昨天还在晒着太阳一起啃草的伙伴们,一夜醒来只剩下一堆骸骨和触目惊心的满地狼藉。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什么样的族群这么杀生如麻、残暴成性呢?
侦探苦苦思索,毫无线索。
其实不用找了,答案就是侦探自己所属的这个族群,制造了一切的惨案。
7万年前,曾经我们人类的祖先是在东非一个默默无闻的角落里楚楚可怜的小物种,为了吃点狮子、豺狼的剩饭绞尽脑汁。
一切好像晴天一霹雳一样,突然间,人类就登顶地球生态系统的顶端,他们手撕了地球上90%的大型生物,科技发展到今天,人类更是达到了近乎神人的境界。
几万年,相比地球妈妈长寿的46亿岁,人类不过是漫漫星球里的沧海一粟。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从屌丝逆袭到霸主。地球的上一任霸主是恐龙,它们曾经在地球各个角落蹦哒了1亿多年,一颗太阳系里的陨石让恐龙军团全军覆没,而我们人类呢?我们究竟想要什么,而又会成为怎样的人。
《人类简史》这本书或许会让你找到一些答案,也或许多了一些疑问。
本书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最受欢迎的教授,历史学青年怪才。他写下这本《人类简史》时,年仅36岁,一个如此年轻的历史学家,敢用500页左右的文字道尽人类7万年的历史,不得不佩服他的功力深厚。而赫拉利原本的历史主攻方向是中世纪史和军事史,但他却能用一种极为宏观的哲学视角看待几万年的人类发展史,产出《人类简史》这本风靡全球的历史读物。
《人类简史》里没有头疼的时间、地点和事件,他的最独特之处在于,他采用一种近似于卫星的高度,不在一人一城一国停留。当我们审视历史时,飞出地球俯瞰那个时代的爱恨情仇。
赫拉利认为人类有三次大革命改变了人类进程,第一次是认知革命,人类从东非一个默默无闻的角落一脚踏入地球食物链的顶端,开启了人类全球霸主的时代。第二次是农业革命,人们通过大规模的合作形成了国家、政治和文化,但也让不公平现象遍布全球。第三次是科学革命,作者认为科学革命其实是无知的革命,我们承认自己对世界的未知,刷新三观,开创新格局。
同时,赫拉利更倾向于在哲学的层面,用生态学作为工具,解析数万年至今的人类历史,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往哪里去,我们过得快乐么,关系处的好不好,我们想要什么,历史的特则有哪些,所有的这些配料自然的穿插在7万年大历史的这锅汤中,这种人文主义关怀,让《人类简史》在通史的高度上多了一层人情味儿。
另外,《人类简史》还清晰的展示了人类内部之间的关系发展史和人与自然的关系进化史,人类曾经来自于同一部落,是黑猩猩生下的其中一个女儿进化成为了我们,但后来的部落、政权、民族、国家、帝国、战争,让人类出现了阶级、种族和性别观念。而与自然,我们曾经是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可怜,随后在全球范围内大开杀戒,一部人类简史,也是一部地球动植物消亡史,我们驯化了农作物,却也绑住了自己浪迹天涯的脚步,我们驯化着各类家禽家畜,也让自己弯腰驼背。
下面,让我们跟随东非部落里那个人类物种的脚步,走遍人类历史发展的7万年时光。
一 从小可怜到暴君的发迹史
文章开篇中提到,7万年前,我们不过是东非不知名角落里的小可怜,依靠狩猎采集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
当时地球上,不仅有各种大型动物,还有6种以上其他人种,比如生活在欧洲的尼安德特人,生活在东亚的直立人等等,科学家们将现在的我们称为智人。只要智人向外扩张,所到之处,一片动物和人种灭绝的景象,比如澳洲,在智人踏上澳洲大陆后的几千年里,24种重型动物中有23种惨遭灭绝,其他较小的物种灭绝不计其数,澳洲食物链经历重新洗牌。地球其他地区比如美洲、全球各岛屿只要智人一到,几千年内惨遭血洗。
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智人为什么能从摇尾乞怜的小可怜变成罄竹难书灭绝种族的暴君?
目前科学家们普通认可的理由是——基因突变。
一次偶然的基因突变,让智人开启了认知革命时代,通过这种大脑的迭代,让智人们得以组织庞大的关系网,形成虚构故事的想象能力,组织大规模的合作,技术、认知能力和眼界得到极大的提升,他们制造工具、组织大规模的捕杀、使用火源。从东非的小村子里走出,大杀四方。
大脑究竟迭代了什么?这么厉害呢?
语言。
而且语言刚刚产生的时候,是源于一件跌破我们眼镜的事情。
八卦。
啥?八卦。正是。在原始的智人部落里,人们聚居在一起,除了知道哪条路好走,哪边有草比较多,哪里的水比较干净。还要有社会合作关系,才能组织大规模的群体性作业,我们要知道部落里阿虎暗恋着小芳,翠花却对阿虎情有独钟,阿狗和阿财两人关系好的同穿一条裤子。
有了语言,人类可以进行沟通和交流,传达大量的信息,比如告诉你,远方有一群羚羊杀过来,大家准备好啦,我们结网和设陷阱捕猎几头羊做晚餐吧!
通过语言进行部落间的合作,形成合作网络,借由八卦维系的最大团体只能是150人,再多部落的成员关系就不尽如人意,有的地方甚至开始炸毛,整天打打杀杀了。
那怎么办呢?
用脑洞造梦,开启虚构的奇妙旅程。
智人们利用语言形成里虚构故事的能力,认知革命后,传说、神话、宗教色彩的崇拜祭祀开始发端,女娲造人、上帝造人的神话故事等等等等,甚至形成国家、民族、城市等等,成千上万的人们相信同样的故事,为了共同的目标合作。
比如基督教里,要求我们要相信耶稣,但耶稣是谁,在基督教的故事里存在,我们从没见过,他晚饭吃什么,他平时是喜欢打球还是跳舞,我们都不得而知,凭着史实和想象拼凑成了这个宗教先知的形象。而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基督徒尊重耶稣,相信他传播的教义。
这就是想象。
智人们很多想象,只存在于智人的脑子里,国家、宗教、民族到正义、平等、人权等等。
地球上,山川、河流、森林、动物、植物等等客观现实,但如今的世界,智人用强大的想象力登顶了食物链,这些客观现实要好好存活下去,还要拜托“想象力”这个大哥放他们一马。
二 谁奴役着谁
从1万年前开始,人类终于从狩猎采集的流浪生活可以在广阔的天地里自由的行走,吃丰富多样的饮食,天做被子地做床。
是什么让智人们厌倦了流浪,开始了田园牧歌式的农业生活?
因为智人们遇上了真爱——小麦
当然,地球不同的角落,智人们真爱的种类不同,有小麦、大麦、稻米、玉米等等。
大约1万多年前,小麦只是中东草原上无人知道的小草,默默无闻,还备受排挤。
智人的一见钟情让它们的生活完全改观。
很快,小麦登堂入室,划定专门的土地,奉献巨大的空间、水和养分。那些当年把小麦挤的头破血流的野草贱货们通通都被智人斩草除根,智人们披星戴月的赶走小麦的天敌,除去田里的野草,搬走各式的小石头,想方设法的给小麦增加营养,好吃好喝的供奉着。智人们在田地周边建造了村落,开始哪也不喜欢去,种植农作物、驯化动植物、建造房屋群居生活,侍弄土地,大部分的智人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终日劳作。
人们开始担心未来,焦虑生活。而这种居住固定的方式对未来产生巨大的影响,大部分智人们必须被牢牢的拴在土地上,画地为牢,大部分人一生走不出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小部分智人们成为精英统治阶层,用想象力建立了宗教、国家制度、法律,社会秩序形成。从语言到文字,人们用文字记录、写诗、编史、泡妞、演戏,形成了文化。
人们每一次利用的工具、驯化的动植物,都是善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家高手,我们以为驯化了小麦,却发现被牢牢的困在了麦田;我们以为驯化的牛群,却必须和牛群一样面对权势弯腰低头;我们发明了文字,却发现计算机语言已经到了智人大脑快要追不上的高度。
我们总是想要做出更广的选择和更大的抉择,但我们却无法于预判历史发展的方向,比如,历史的既不公平也不正义。
农业革命里,人总有阶级,女娲造人时“富贵者,黄土人;贫贱者,引绳人也”意思就是说女娲用黄土造人时,一开始是一个个泥捏的,这些就是富贵精英阶层,而后面时间不够也来不及了,干脆用绳子泡在黄泥里拉起来,泥点化成了一个一个人,这些人就是贫贱的民众。
而基督教的神话里,耶稣用自己的形象造了男人亚当,然后从亚当的肋骨里取出一根造了女人——夏娃。于是,形成了农业社会开始的重要阶级——性别阶级。
除此之外还有种族阶级,复杂的智人社会用这些想象构建出来的阶级制度和歧视推动着社会的发展,人性践踏、种族灭绝、女性社会地位低下。
而很快,大航海时代开启,更多的大变革开始酝酿,全球融合进入关键阶段。
三 金钱、帝国与宗教永不眠
1484年,哥伦布游说欧洲各王室想要向西出海,寻找通往东亚的新航道。经过一番努力,最终西班牙的伊莎贝拉女王资助哥伦布出海航行,最终发现了美洲。
你以为哥伦布出海航行仅仅只是为了证明地球是圆的么?
如果哥伦布这样说,西班牙王室一定会让人把这个疯子抓起来。
哥伦布说过:那些能在别人认为的不毛之地里挖出黄金和甘泉的人被称为天才。
他为了世界上现在永不休息的三大法宝——帝国、金钱和宗教。
为了扬帝国之威,为了将基督教教义传播四方,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了金灿灿的黄金。不然这种公费旅游这么辛苦,谁不愿意在家呆着种种蔬菜,酿点葡萄酒,啃着牛排听贝多芬弹钢琴啊?
通过金钱的贸易活动,智人们的交流活动超越种族、地区、宗教、性别,跨越所有的隔阂与文化差异,漂洋过海只为拥有它。
学者们甚至为金钱开创了一门学科——经济学,到了近代,市场的影响力已经不容小觑。
另外一个是帝国。
智人历史上,无数的民族曾经建立了强大的帝国,多元的文化和灵活的疆界,让战争与和平、融合与对立如影随形,思想、制度、习俗和规范、意识形态等等渗透着各个原本各自为政的智人部落。帝国文化、经济、政治、军事等等都对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而如今全球帝国模式开启,智人们更像是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没有任何国家为了一亩三分地轻易发动战争,世界银行、各个国家间组织、联合国,让地球村的概念越来越深入人心。
除此之外,还有第三种人类统一的力量——宗教
啥?宗教
曾经的欧洲宗教改革、十字军东征,现在的中东动荡、战火连天都是拜宗教所赐,宗教加速全球统一?
而事实是智人历史上社会秩序和阶级踏着人们的想象而来,规模越大,社会结构越脆弱。宗教可以让人们在脆弱的社会架构下找到强大的思想控制力,有了宗教,就可以说帝国制度的一切都是来自神的旨意和力量。宗教的世界秩序超越人类本身,而不仅仅是人类的想象。同时,这种超人类的秩序形成约束智人的规范和价值观系统。比如说,上帝要求人类要做到乐于助人、谨慎谦和,而不是智人自己想的那样自私贪婪。
同时,佛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普世特质和推广特质,让智人们相信全世界都应该是这样的,并且迅速向其他地区的人们传道布教。
赫拉利将其解释为“一种人类规范及价值观的系统,建立在超人类的秩序之上”。
拉动全球融合的三架马车,金钱、帝国和宗教,从传统农业社会萌芽和成长,而历史的车轮滚滚,500年前,人类真正进入了三次革命中最重要的一次——科学革命。
四 一念成佛 一念成魔
科学革命之前,各地的智人们都有一种信仰,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全知全能的救世主,解决一切纷乱,平息战争、饥荒、贫穷和死亡。
但从大航海时代开始,人们发现地球是圆的,不是宗教中所说的地球是平的,人们开始一点一点证实看起来稀松平常的现象,伽利略的自由落体实验,牛顿的地球引力说。人们慢慢发现之前的上帝很不靠谱,从以前的全知到现在人们发现自己的一无所知。
所以,赫拉利认为科学革命其实是无知的革命,人们坦然承认面对自己的无知,绞尽脑汁在全球各地寻找答案,科学开始逐步发展。
但欧洲宗教的力量如此强大,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宗教法庭铲除异己,不择手段。欧洲王室想要强化自己统治,多次进行了宗教改革才迎来了欧洲飞速发展的春天。
所以,牛顿仅仅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是不够的,宗教势力的强大,如果没有抱到合适的大腿,欧洲最多也就是个青苹果乐园。
科学这个历史舞台的小角色,要想登堂入室,必须要找到自己的金主爸爸——帝国主义与资本主义。
先是帝国主义,近在中东的阿拉伯人和东亚的中国人终其历史,大半的经历都耗费在征服四邻上,他们国土的周边都是其他各个国家,光是征服这些邻居就要忙活很多年,他们没有更大的精力去海上旅行。
但欧洲不一样,各个国家的国土面积很小,欧洲首先崛起的霸主西班牙的国土面积和四川差不多大。英伦三岛都算在内也就是江苏的两倍大,中世纪的欧洲又穷又弱,土地又不够肥沃。
欧洲人在自己的祖国土地上没啥了留恋的,他们向外扩张,发现更大的土地和财富宝藏。这种自身土地条件让欧洲人开启了探索和征服的时代,欧洲的航海家们出海航行带上大量的科学家和少量的兵器,在美洲、非洲、印度各地一面如饥似渴的搜集着当地古老的文化,一面对原住民大开杀戒。
现代科学与现代帝国的永不知足和永不止步的脚步搅动了各大洲风云,科学家们开创了各种实用知识、思想基础和科技工具,欧洲帝国遍布全球,欧洲在全球各地殖民,开创了各自的帝国事业。
而帝国这个大金主庇护着科学在技术、建筑、航海、生物等各领域的研究活动,将科学思维传播四方。
当然,仅有政治力量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听听欧洲各国王室和各大贵族们哗啦哗啦作响的钱袋子愿不愿意。
资本主义潜藏在帝国主义之后,成为科学革命的另一大金主。
再次以哥伦布的航海事业为例,西班牙王室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一百年内,一脚踏入欧洲强国之列。但早期的英国人就没那么幸运,他们曾经浪费大笔资金,试图从北极寻找通道前往亚洲,不用说他们最多只能看到整个北冰洋的北极熊,更别说他们在看到北极熊之前就全军覆没。
这不是英国一家的烦恼,海洋航行充满了不确定性。欧洲人玩命开自己的脑洞,他们发明了一样重要的东西——金融系统。
探险家们找到商人,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从投资人手中集资投资,探险家们赚了,大家一起赚,而赔了每个人亏的是自己的那部分股份。
这部分投资就是信贷的雏形,欧洲的每个曾经崛起的强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和法国都曾经借信贷之手,威服四方。正因为如此,拿破仑曾经嘲笑英国是店小二民族,意思是全部的国家政权都被商人阶级控制,王室军队为了商人利益终日奔波。但事实是,这个店小二民族打败了拿破仑,最终拿破仑被政敌流放到海岛上钓鱼去了。
这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革命后,人类开始拥抱能源的汪洋大海。智人们发现了自己的无知,却变得更加无耻,欧洲人发起的种族灭绝和黑奴贸易持续了几个三个世纪,臭名昭著、劣迹斑斑。伴随科技进步,工业化进程遍布各个领域,农业工业化也大幅度加快。
农业释放了大量的劳动力向工厂、办公室涌去,曾经一生走不出自家农田的小宝和翠花,变成了工厂里的小红或者是写字楼里的比特,他们跟随着社会进步的脚步改变工种,但也没有走出命运的牢笼。
人类的生产大大超过需求,过去数万年的物资匮乏、缺衣少食的困境被工业革命的浪潮一笔勾销。人们生活信条从节俭主义向消费主义迈进,买买买构成了普罗大众生活天空。
伴随着这样的进步,家庭和地方社群开始崩溃,国家和市场开始取而代之。
中国农业社会里,对每个农民来说,宗族就是他们社会关系的核心,他们从摇篮到坟墓都在宗族势力的影响下生活。宗族会督促里努力种田交纳赋税,宗族会惩罚族里不符合三纲五常和国家制度的行为,宗族会要求子女们赡养老人到终老。
但工业革命带来市场经济崛起,个体价值和独立性开始彰显,人们之间的连接形式从过去的地方势力向消费主义社群和民族主义社群转变。
比如消费主义社群,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就是粉丝经济,比如麦当娜的粉丝们扛起了全球麦当娜商业演出和衍生品消费的大旗,对于各领域炙手可热的明星来说,得粉丝者得天下。
作为个体的我们,开始领略到个人主义的冷漠。
但爆炸性的社会发展,智人们快乐么?
那些动物小朋友们和花花草草们快乐么?
这个话题,放在历史类书籍里讨论,格外的尴尬和奇怪。
历史不会问你疼不疼,累不累。历史只有一串串的数字,一个个的事件和波谲云诡错综复杂的关系,比如二战之后,数据统计,死伤人数共计1.9亿,死亡人数5500-6000万人,我们只能看到这些冷冰冰的数字,没人问过那5000多万人他们在为国捐躯的路上快不快乐。
智人的命运都是如此,更不用说数以万计在工业化时代巨轮下挣扎生存的动物们了,出生开始就成为孤儿再也不能见到母亲的小牛,因为身体残疾被集体活埋的小鸡,为了人类实验而存在的猴子、小白鼠等等,他们高度焦虑、精神紧张时时处在生死线上,它们快乐么?
智人们发展到今天已经拥有了强大的生杀予夺的权力,全球的动植物都会因为人类的活动而颤抖,我们以人为本的理念将智人从人类提升到神的地位,生物工程、仿生工程与无机生命工程在今天的逐步发展似乎将智人变成长生不老、智力超群的生化人。
而这种高昂的费用应该只有少数精英阶层能承担,到那个时候,智人中会出现强化型智人,他们会像7万年前智人们消灭其他人类物种一样消灭其他智人么?
翻完整本《人类简史》,我们从7万年前东非的角落走出,因为一次的偶然基因突变,脑洞大开,我们创造出智人独特的语言,依靠这个强大能力形成合作,建立想象秩序,组织庞大的合作网络,横扫各大洲,灭掉了一切阻碍我们在当地野蛮生长的人种和物种。
走进农业革命,驯化动植物,将自己画地为牢,拴在土地上,创造文字,分割阶级,历史在不公平的状态中步步向前。
而全球融合的统一性不断碰撞,最终金钱、帝国和宗教助力全球融合统一的进程。
欧洲在寻求更大的领地和更多的财富中脱颖而出,成为科学革命时代的先驱者,全球资源迅速放大,但欧洲资本主义早期血迹斑斑的黑奴贸易和种族运动,不公带来的贫富差距越发明显,社会结构颠覆性改变。科技发展一日千里,智人们快要迈入神的级别了。
我们进入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境界,未来究竟走向何方?
或许我们应该好好想想《人类简史》中提出的问题:我们究竟想要变成什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