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隙碎笔 病隙碎笔 8.8分

最具灵性光辉的生命笔记

伊雨
2018-03-05 22:24:02
引言:我想,上帝为人性写下的最本质的两条密码是:残疾与爱情。
关键词:残疾 爱情
作者简介:史铁生,生于1951年1月4日,北京人,著名小说家、文学家。1967年毕业于清华附中,1969年去延安地区插队落户,1972年因双腿瘫痪回到北京,在街道工厂工作,后因急性肾损伤回家疗养。1979年后,相继有《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命若琴弦》《我与地坛》《务虚笔记》等小说和散文发表。1998年病情转为尿毒症,终至透析。此后有随笔集《病隙碎笔》、散文集《记忆与印象》、长篇小说《我的丁一之旅》出版。2010年12月31日凌晨,史铁生因突发脑溢血去世。其作品先后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多种全国文学大奖,多部作品被译为日、英、法、德等文字在海外出版。

1、残疾的命运
史铁生在《病隙碎笔》中这样写道:“约伯的信心是真正的信心。约伯的信心前面没有福乐作引诱,有的倒是接连不断的苦难。不断的苦难曾使约伯的信心动摇,他质问上帝:作为一个虔诚的信者,他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深重的苦难?”
史铁生答:“命运。”
了解史铁生的人都会说:“他只能认命了,命该如此。”殊不知一场戏的精彩程度是其剧本的情节的跌宕起伏程度。史铁生的一生可以用“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这八个字来形容了。但是,我诧异于他的达观态度——“我怎么那么走运”。很多人都会抱怨说“我怎么那么倒霉”,却很少听到有人说“我怎么那么走运”。明明安全的度过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是幸运的,却很少人能够发现这其中的“走运”,莫非只有人之将死,才能懂得珍惜?于是,史铁生的残疾命运,像是赋予了他无限的思考能力,在痛苦中回忆昔日欢愉,在束缚中回忆自由,才得以有这样的一部感想录吧,也才得以感悟到一些平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吧。而这样的精华却是在被命运捉弄过后压榨出来的,也给人些许感伤了。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不相信命运,不甘被命运支配。史铁生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若真的被命运支配,残疾的命运穷终一生,在病床上溃烂而亡,何尝不是命运的跌宕的剧本其中之一。然而,若是史铁生从此一蹶不振,跌宕的剧本就可能只剩下可跌而失去了起的过程。而窃以为“命运”是一道双刃剑,“为什么要遭受如此深重的苦难?”因为命运给予他的不单单是平凡,更是一种能力,一种能够强大到自身改变剧本的能力。改变命运的条件取决于自身的能力与要改变它的决心,这是我所学到的。
所谓命运,就是说,这一出“人间喜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你只能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随意调换。

2、自定的命运
“人可以走向天堂,不可以走到天堂。走向意味着彼岸的成立。走到,岂非彼岸的消失?彼岸的消失即信仰的终结、拯救的放弃。因而天堂不是一处空间,不是一种物质性的存在,而是道路,是精神的恒途。”
不得不说,这是一段精彩的辩证。可我不由的想到另一种结果——到了天堂,然后呢?
对啊,然后呢?人生而为人,势必有着对天堂不一样的理解与诠释,人的一生都在往这个地方赶路,几乎无人能够到达自己心中的天堂。换句话说,若是达到了,岂不失去了活着的意义?因此,天堂又是虚妄的。自我肯定后变成了绝对否定,到达天堂突然变得混沌不堪,人生的意义,私以为,其实存在于前往天堂的路上。若你一直走向它,你便一直处在它的光照之中。

3、平等的命运
“我们太看重了白昼,又太忽视着黑夜。生命,至少有一半是在黑夜中呀——夜深人静,心神仍在奔突和浪游。更因为,一个明确走在晴天朗照中的人,很可能正在心魂的黑暗与迷茫中挣扎,黑夜与白昼之比因而更其悬殊。”
类似的,很多人不喜欢雨天,将天气与心情联系在一起。而我更喜欢下雨天哪都不去在家闲读诗书。其实每个人的命运都不同,每个人自定的命运也不同。姑且都不同,但“鸟儿想成为云,云儿想成为鸟”,每个人都想体会其他人的生活,都认为自己的命运并不好,至少不比别人好。其实,每个人的命运都是平等的,都是有同样拥有使命的,只是使命不同罢了,这像极了工厂里的分工合作,社会上的上层建筑和基础建筑的共事。史铁生亦如此。虽然拥有残疾的身体,这一残疾的命运带给他的是大量的显明于世的文墨。倘若史铁生并没有生病,他至多可能只是一个在延安落户下来的小资产家。然而,就算史铁生大病不起,却依旧如他所说的“铁生”,顽强的活着,这又何尝不是命运的恩赐?
这所谓的迷茫与挣扎,正是源于正常,抑或说平等的生活。

4、卑微的爱情
“看见苦难的永恒,实在是神的垂怜——唯此才能真正断除迷执,相信爱才是人类唯一的救助。这爱,不单是友善、慈悲、助人为乐,它根本是你自己的福。这爱,非居高的施舍,乃谦恭地仰望,接受苦难,从而走向精神的超越。”
罗素有言:“丈夫和妻子、家长和子女,这些关系只能依靠情爱维系。一旦没有了情爱,就没有什么东西再值得维持下去了。由于情爱是自由的,所以无论男人或女人都不应该在私生活中热衷于驾驭对方,也不应为了统治对方而激动宣泄,而应该为具有创造力的爱情寻找更加自由的天地。凡是能在两情相爱之间创造爱心的要素都应受到尊敬。今后,人们对于这种要素的尊敬之情将不会像现在这样稀少罕见。现在,许多男人钟爱妻子的方式其实只是与喜爱一块羊肉相似,先是贪婪觊觎,然后暴殄殆尽。但是,在伴随尊敬之情的爱河中,却有另一种欢乐,它全然不同于老爷主子式的得意。它令精神欢畅,却不是只满足本能的快感。只有令本能和精神同时获得满足,才是幸福生活须臾不可或缺的因素,才能从中产生出男女之间最美妙的激情。”其实,这样的场景在现实生活中并不罕见。大部分人由于自尊心而去寻找爱情,忽略了爱情的本质是相濡以沫,忍受对方的所有,最终落得两败俱伤的地步。在史铁生的爱情观里,爱是神的垂怜,是自豪的,是自卑弃暗投明的时刻。自卑,或在自卑的洞穴里步步深陷,或者转身,在爱的路途上迎候解放。爱是软弱的时刻,是求助于他者的心情,不是求助于他者的施予,是求助于他者的参加。

5、存在的爱情
“一棵树上落着一群鸟儿,把树砍了,鸟儿也就没了吗?不,树上的鸟儿没了,但它们在别处。同样,此一肉身,栖居过一些思想、情感和心绪,这肉身火化了,那思想、情感和心绪也就没了吗?不,他们在别处。倘人间的困苦从未消失,人间的消息从未减损,人间的爱愿从未放弃,他们就必定还在。”
人间的爱愿从未放弃,他们就必定还在。可见坚持是对待追寻爱情的一剂良药,史铁生和陈希米的爱情可以说是金石可镂的。双方的坚持得以见证。他们知道,反躬自问是一切爱愿和思想的初萌,他们知道爱情是永恒存在的,他们知道如何保鲜。要是忽然找不到爱情了,不要惊慌,不要逃避,莫如由着它日日夜夜惊扰你的心魂。要有信心,即便你一生也没能找到这样的爱情,起码你积极地寻找过。

参考文献:

[1] 史铁生.我与地坛[S].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
[2] 史铁生.病隙碎笔[S].湖南文艺出版社,2013.
[3] 史铁生.让“死”活下去[S].湖南文艺出版社,2013.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病隙碎笔的更多书评

推荐病隙碎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