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建立平等的亲子关系

简慢人生
2018-03-05 17:29:09

说起这本书,就惭愧。N多年前,我借了朋友的这本书,看完转借给了另一个朋友,从此就丟失了,至今未还。这是我第一次借书不还,内心实在羞愧!

钱钟书说,唯书与老婆不可借!我借到书,何其幸,却未珍惜,实是不惜福也。好在借我书者,宽宏大量,不与我计较。

这次读书会以此书为周阅读书目,使我又想起此事,书是没法还了,还一篇读书笔记吧,至少是真真切切读过、思考过了。

《亲爱的安德烈》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与她的儿子的书信往来。其亲子关系与亲子教育观,当年对大陆是极大的冲击。当然更大的冲击是她的《野火集》。龙应台,父亲姓龙,母亲姓应,祖籍湖南衡东,出生台湾高雄眷村,现代作家、曾任台湾文化部部长。龙应台前夫为德国人,是一个外交官,育有两子,长子为安德烈,次子为菲利普。身为父母与子女双重身份的她逐渐明了人世中亲情的牵绊,不仅是当下的感动,亦是渐行渐远的必经路程,龙应台一反批判犀利的笔调,描写诸多生活中有情细节,反映出其细腻的情感,其《孩子你慢慢来》与《目送》均是以温柔笔触描写亲子间的亲密互动,《亲爱的安德烈》是数封写给儿子的坦率的几乎痛楚的信。

...
显示全文

说起这本书,就惭愧。N多年前,我借了朋友的这本书,看完转借给了另一个朋友,从此就丟失了,至今未还。这是我第一次借书不还,内心实在羞愧!

钱钟书说,唯书与老婆不可借!我借到书,何其幸,却未珍惜,实是不惜福也。好在借我书者,宽宏大量,不与我计较。

这次读书会以此书为周阅读书目,使我又想起此事,书是没法还了,还一篇读书笔记吧,至少是真真切切读过、思考过了。

《亲爱的安德烈》是台湾女作家龙应台与她的儿子的书信往来。其亲子关系与亲子教育观,当年对大陆是极大的冲击。当然更大的冲击是她的《野火集》。龙应台,父亲姓龙,母亲姓应,祖籍湖南衡东,出生台湾高雄眷村,现代作家、曾任台湾文化部部长。龙应台前夫为德国人,是一个外交官,育有两子,长子为安德烈,次子为菲利普。身为父母与子女双重身份的她逐渐明了人世中亲情的牵绊,不仅是当下的感动,亦是渐行渐远的必经路程,龙应台一反批判犀利的笔调,描写诸多生活中有情细节,反映出其细腻的情感,其《孩子你慢慢来》与《目送》均是以温柔笔触描写亲子间的亲密互动,《亲爱的安德烈》是数封写给儿子的坦率的几乎痛楚的信。

我记得小时候谁要敢喊父母的名字,就是大逆不到,父母对子女要么是说一不二,要么是溺爱不管。要是能坐下来平和的说几句话,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份了。

龙应台出生于七十年代的台湾,安德烈生活在八十年代的德国,看她们母子的信件往来,可以了解生活在台湾与德国的不同年龄的人,对世界的看法。也可以看出她们母子间的平等交流。

世间的父母都搭着架子,打着为子女好的旗号,自私或自以为是的,对子女的生活指指点点,左右着子女的未来。而子女则沉默地抗议着,以远离父母来躲避交流。正如书中所写,父母与子女的爱冷冻了,以爱的名义沉默着。《亲爱的安德烈》是一面旗帜,告诉我们,原来父母与子女之间也可以袒露胸怀,"性、药、摇滚乐"也可以做下来慢慢聊,而母亲也不是说教,只是叙述自己的经历。沟通,只是互相了解的过程,父母有父母的生活,子女有子女的生活,谁都不该左右谁的生活。

一封信连起父母子女的情感,我可曾给父母写过一封信?或我的儿子可曾给我写过一封信?

我自小离家读书,写过无数封信,也接到过无数封信,然而其中没有一封是与父母的。父母的字都写得漂亮,却不曾写一封与我。而我,正沉浸在逃出樊笼的喜悦,哪有半分心思写信告诉父母,十八岁的我在想什么、做什么,我以为父母也不在意我的想法,事实也确是如此。

我学着抽烟、喝酒,扎很酷的头发,穿出格的衣裳,偷偷看禁书,参加各种社团,体验那个时代的"性、药、摇滚乐",然后在毕业时回归,以一个本分老实的优秀学生身份走向社会。那些武侠、言情中的情节,就像我曾经经历过的过往,带来体验,却带不来伤害。然而那时的我,在父母眼中仍然是聪明懂事、读书优秀的乖乖女。

儿子的十八岁,在高中度过,我眼中浑浑噩噩,整天睡不醒的傻小子,不会K歌,不会跳舞,不会喝酒,不会抽烟,不谈恋爱,像一个还未长大的小小少年。高中毕业,参加毕业旅行回来,整个人就变了,会唱会跳,活泼幽默。照片中神采奕奕、顾盼自若的少年,我差点认不出。原来成长,真的不是慢慢来的,而是一夜之间发生的。

那个陌生的半大小子,不曾给我只字片言,在他的空间与时间里,没有我的地位。然后,他就出国了,距离更远了。视频中,他微微笑,礼貌、客气、耐心、温和,衣着整洁,发式清爽,边聊天边在电脑中做着什么。疏离感犹然而生。

我与儿子的爱也冷冻着,我们知道彼此的爱,却不会表白、沟通。理解一个九五后的思想,不是那么容易的,却是非常必要的。

《亲爱的安德烈》给我的是一种启示,一种指引,也是打开了一扇窗,让我看到另一个新兴世界。正如纪伯伦所说,我们的孩子不属于我们,他们属于未来,我们属于过去,而我们终将被他们所替代,这就是社会的进步。

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可我们不能把五千年历史的沉重负担也交给孩子,我们的孩子应该轻装上阵,如同美国的学生。没有什么不可输的起跑线,每个人的终点都不是相同的,路线更是各有各的优势。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是弓,我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就让那箭在遥远的天空疾驰,就让那弓在近处静止,距离愈远,爱得愈深沉。

以下为摘录龙应台的话,

我其实也诚实地在问自己,思考了之后我自己觉得,天呀,如果我的孩子能够平安而且快乐,不管杰不杰出,我都已经很感谢了,所谓的“ 成功”好像真的不重要。事实上,这种情形已经发生了,很多我台北、香港的朋友,他们的儿子女儿都在哈佛、剑桥读书,顶尖的优秀,我的儿子还在寻找人生的意义和方向,而且并不以“杰出”作为人生志向。以“不能输在起跑点上”的逻辑来说,他已经差一大截了。但是那一次的“阳台夜话”,我整理了自己的思绪,是的,我可以接受我的孩子“平庸”,重要的是他们在人生里找到意义。 ... ... 1975年我离开台湾到美国去留学的时候,走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头,天上深蓝深蓝的一片云都没有,阳光照在绿油油的草地上,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地。8月,还没有开学,美国18岁、20岁的人光着臂膀、穿着短裤、球鞋、骑着脚踏车在你面前悠来悠去,我最无法忘怀的就是:咦,怎么他们每个人看着都那么轻松,那么没负担?从他们肢体的语言我就已经发现了,我们差别很大,他们身上没有那个几千年的国家重任。——龙应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亲爱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安德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