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x君

基尔伯特少佐
2018-03-05 17:02:40

1970年左右,还没有网络,电话兴起,手机也并没有诞生,或者是刚刚诞生。那时候主要的沟通方式是依赖书信,再偏僻点的地方还依旧保留着发电报的习惯。故事发生在那个年代的日本。那个通讯并不发达的年代。

如果今天我说要给某某写一封信,一定会被大家笑掉大牙。在这个手机不离手的年代,谁还会去写信呢。更可笑的是,脑子里翻遍所有认识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是让我堂而皇之寄信的,竟然只有你了,x君。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一篇800字以上的文章,脑袋里所想的很难精准无误的变幻为文字,更是因为自己的懒惰,即便灵感迸发的时刻,我也从未着急动手,我明白的,我并没有那种生产令人新奇铅字组合的能力,亦或是被大家成为天赋的东西。如若早在大学时期,我能勤奋一点,坚持到现在也多少是个能写出小说的写手了,然而现实是并没有那份愿为梦想笔耕不辍的坚持。诚然,我便是永泽君所说的不努力的人。

渡边、直子、木月、永泽、绿子、玲子,每一个人的结局都已安排妥善。按部就班的推动故事的进行。他/她这样的性格的人,注定就是这样的结局。整本书给我这样的感受,没有意料之外。

直子在故事的开端以渡边久违的恋人身份出现,这让我误以为那些网络上

...
显示全文

1970年左右,还没有网络,电话兴起,手机也并没有诞生,或者是刚刚诞生。那时候主要的沟通方式是依赖书信,再偏僻点的地方还依旧保留着发电报的习惯。故事发生在那个年代的日本。那个通讯并不发达的年代。

如果今天我说要给某某写一封信,一定会被大家笑掉大牙。在这个手机不离手的年代,谁还会去写信呢。更可笑的是,脑子里翻遍所有认识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可以是让我堂而皇之寄信的,竟然只有你了,x君。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一篇800字以上的文章,脑袋里所想的很难精准无误的变幻为文字,更是因为自己的懒惰,即便灵感迸发的时刻,我也从未着急动手,我明白的,我并没有那种生产令人新奇铅字组合的能力,亦或是被大家成为天赋的东西。如若早在大学时期,我能勤奋一点,坚持到现在也多少是个能写出小说的写手了,然而现实是并没有那份愿为梦想笔耕不辍的坚持。诚然,我便是永泽君所说的不努力的人。

渡边、直子、木月、永泽、绿子、玲子,每一个人的结局都已安排妥善。按部就班的推动故事的进行。他/她这样的性格的人,注定就是这样的结局。整本书给我这样的感受,没有意料之外。

直子在故事的开端以渡边久违的恋人身份出现,这让我误以为那些网络上流行的用来表白的经典句子,是在渡边和直子之间发生的。随着故事的推进,或者说随着渡边君人生的前进,我便更加气愤渡边君的“背叛”。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但无论如何直子只是渡边的负担吧,从头至尾,渡边真的爱过直子吗?直子就像一种责任,在木月死后,成了渡边不得不去背负的责任。而这种责任,让渡边不敢对绿子越雷池一步,绿子是渡边多么珍视的人啊,可是绿子还是成为了被伤害的一方。

相比起在爱恨纠葛里的渡边,更喜欢目标明确的永泽(富二代谁不喜欢啊),喜欢他对努力的诠释“我并不是仰脸望天静等苹果掉进嘴里,我在尽我的一切努力,在付出比你大十倍的努力”“所谓努力,指的是主动而有目的的活动”。更喜欢他说:“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呐,x君,每次读到关于直子病情的地方,我都好像获得一种什么神奇的力量,我是一个很怕寂寞又很寂寞的人啊。这是我一直以来都不敢对任何人说出口的话,这是我一直以来在生活不断掩饰的事实。我很寂寞,这种寂寞恐怕已经演变成为一种病态,一种无论如何也无法治愈的病态。我要如何让自己好一点呢?不过是守着这个带着壳的心,不再让任何人靠近。

真好啊!

用中文说出来的时候,像个傻大冒的大姐。但是用日语说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依~闹~

上扬的语调和紧急的短音,总是让人想起渡边和直子在一起时的那片绿草地,总是让人想起那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渡边抱着绿子说,最喜欢你,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呐,x君,请你记住,不要同情自己,那是卑劣懦夫才干的勾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