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个女友叫莉拉

春意
2018-03-05 15:59:37

严格来说非书评,但这的确基于这本书之上。

合上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脑海里都会想起莉拉微微眯起小眼睛思考的样子,因为我也有个女友叫莉拉。

她是我的莉拉,我的天才女友。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她就开始捣鼓计算机,她会很多不可思议的操作,她说话很有趣,但那时候,她长得并不好看,操起家伙就跟男生打架,就好像小说里的情节一样,她十分勇敢,打起架来上敢跟男生动刀子的。那时候她小小个的,中长发,习惯眯起眼睛思考,那些光怪陆离的虚像就这么来到她的世界里。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她读书很厉害,尽管当时她的成绩非常平庸,也从来不在乎学习,可是后来,她真的如我所想的一般,表现出她非常惊人的一面,她突然间蹿到了班级的第一名。她真正做到的时候,对她的崇拜达到了顶峰。那时她已经张开了,她变得非常漂亮,很有女人味,她很在意自己的行为,最讨厌别人说她的不好看,但她从来不肯承认这一点。我无意之中知道她开始读很多很深奥的书,那些书的名字从未出现在任何一本书单上,永远堆在图书馆的最角落处积灰,可是她拿起了这样一本书,她读给我听。她的声音非常平缓,试图在读书之中隐藏自己。书里的话一个字一个字跑到我的耳朵里,连成一句话,我知道它很美,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些书讲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能听懂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但是连句成篇我却完完全全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些美妙的话语就像是音符一样,胡乱的打散,在空中漂浮起来,四处乱窜,唯有在它们偶尔相触的时候你才能认识它原本的面貌。我不理解这是何意,但是我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我的内心感到真正的震撼,我从来没有读过一本这样的书!她问我:你听懂了吗?我说没有,然后我拿过那本书,继续读下去,读给她听。那一年,我十五岁。

我崇拜这样一位女友,就像是崇拜莉拉的睿智与勇敢一样。我将她视为自己的榜样,不着痕迹的向她靠近,并且非常在意她说的话。如果她否认我的观点,我会非常难过,我会更加严肃认真的思考自己提出的看法,然后我就会发现,她说的是对的。我脆弱得不堪一击,我只能跟随她的想法。在我和我身边的很多朋友看来,我就像是另一个莉拉,但我不如她。我感到很难过。莉拉非常聪明,她思考问题的方式很独特,她能轻易的将书上的内容解释生活,我指的不只是将实际案例用科学的角度分析原理,而是将一个原理解释另一个原理,把整个世界融合在一起。这让我深深惊叹于她的学习能力与思想纬度,我感到非常羞愧。我清楚的知道,我不如莉拉,只要莉拉在,她永远都在第一名,而后面的后面,我还要打败很多对手才能站在她的身后。想通了这一点,我变得非常沉默。

我一直在追赶莉拉。我需要莉拉,我很在乎她的想法。如果她认为这是对我好的,我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如果她跟别人吵架,或者在认识上有所冲突,我一定会站在莉拉这一边。我非常信任她,我渴望勇敢的站出来拥护她,这让我感到很骄傲。我在很多方面向她学习,暗地里跟她做比较,我想要超过莉拉,我想她看到我。如果她真的看到我那会怎样呢?我一定会扬起下巴,做出一副高傲的样子,看她像从前我看她那样看着我。但是很多时候,在我的心理紧紧依靠着莉拉的时候,我发现她并不需要我。她有很多的朋友,她常常叫别的朋友陪她出去,她会跟我不喜欢的人玩得很好,她完全不在意我的想法,她也不知道我很在意这些。我非常气愤,但更多的是尴尬,我开始觉得自己很可怜。在那个时候,我想到的是,如果是莉拉,她会怎么做呢?我思考的方式已经越来越相莉拉靠近了,我完完全全的失去自我,我觉得很痛苦,尽管那种是思考方式给我带来更多的益处。我变得很消沉,我看很多很多的书,我看比莉拉更多的书,我要非常非常刻苦,我要追赶莉拉。我变得非常瘦,眯起眼睛来,脑海里出经常出现古古怪怪的问题,那些时候,我经常怀疑自己,我觉得我的生命中一定是有两个人格,甚至是多个。在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另一个莉拉,在人生的岔口里,我没有从父母和老师的意见,我非常任性,但我会用莉拉的思考方式做出选择。

我也有其他的朋友,但是我清楚的知道,谁也无法取代莉拉,她对我很重要。我的整个人生都在她的照应之下,受她的影响,但此时的我已经不感到那么难过了。如果这对我来说是好的,那我为什么要抗拒呢?我只是将一个人所需要学习的坚毅、勇敢、智慧、从容,全部从莉拉身上习得,莉拉莉拉莉拉,她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位天才,她无所不能。我从来不觉得我需要爱情,尽管在之前我们就此讨论过很多次。但是当莉拉迷恋爱情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恐慌,我急切的寻找一个男人,是谁都好,我想要像莉拉一样。莉拉是一个热情而浪漫的人,她敢爱敢恨,我觉得她一定会跟那个男人上床,我感到非常痛苦。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爱上莉拉了,于是我开始思考,爱情和友情的界限到底是哪里?我会爱上一个男人,但我也可能爱上别的男人,可我永远不会让任何人取代莉拉;我和莉拉说话的时候会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我感到我们精神的火花正在碰撞,我们相互吸引,寻根问底找出一个合理的答案。那么,还需要什么,还需要情欲?一方面,我觉得如果是莉拉请求我这样做,我会犹豫,但犹豫之后我一定会这样做。另一方面,我不得不说服自己,如果人连自己的欲望都无法控制,那么人和动物有什么区别呢?在这个时候,莉拉告诉我,她从未与那个男人上床。她说,她爱他,他是她世界上最爱的人,但她更爱我。

这句话是莉拉说的。事实上,莉拉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她觉得我很厉害,她说她能够预见我会完成我们儿时的构想,她说我一定会遇上很优秀的人,因为我本身非常出色。我觉得被莉拉所信任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但是随后我就忘记了,我忘记了我和莉拉一起构想的事情,我懒惰、愚钝,在没有莉拉的日子里,我过得一塌糊涂。我去找莉拉,我告诉她我没有再读过书了,莉拉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有一天,莉拉叫我帮忙整理书架,而后我们去吃饭,去逛街,又去吃饭,那天我们聊了很久很久,从街上走到餐馆又走到街上,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最后我们分手告别,她赠送我一本她写的书。在回家的路上,吹着冷风,我清楚的知道,莉拉已经完成了我们儿时的所有构想,她全部都做到了。她想要告诉我,因为只有我能够明白这一切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我很为她高兴,但同时我很失落,我完完全全错过这些重要的时刻。我懊恼地回想这些日子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我想了很久,但是我什么也没想起来,这些日子就像是空白的一页,因为没有内容而被轻易的翻了过去,再翻过去,翻了不知道多少页后,我看到了一行字,那里描述的是莉拉的生活。

当我轻易的被这个世界所改变,接受新闻媒体主流宣传的观点时,莉拉还站在那里,我无从得知一个人是如何脱离这个社会而活着的,一个人十五岁时的想法如何坚持到二十五岁。有时候我会怀疑莉拉的观点是否正确,她就好像回忆中的她一样,依旧圆滑却偏激,她认为这个这个社会的定则、政治理念、甚至是大众的认识有着许许多多的错误,她不能苟同这样的错误,但她亦不能改变,她觉得很痛苦,她的工作就是不断在这样的痛苦之中保持着清醒,然后隐晦地告诉大家,不是这样的。可是很多年前,莉拉曾经说:神也不能让我痛苦。它只能让我觉得辛苦,而非痛苦。但是此时此刻,她就正如十五岁时,拥有无数烦恼的青春期一样偏激着痛苦着。我不能理解她的痛苦,因为我已经被这些定则所改造,我麻木的接受着一切,好的、坏的、不知道的,我没有痛苦,也不再思考,当我看着莉拉承受着痛苦的时候,我认真想了一遍,我确信自己是对的,我不会站在莉拉这一边,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真正成长了,我不再是另一个莉拉。

我所受到的教育在很久之前就与莉拉的不一样了。从中学到大学,我们在两个不同的地方生活,尽管在假期时我们常常见面,但我们对人生与这个世界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了。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莉拉的观点变得不太一样了,我不会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那边,观点相冲的时候,她开始认真聆听我的看法,这让我很自豪,但与此同时我有些失落,我们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在谈论一件事情的时候觉得彼此的灵魂相触。当我就一件事发表自己的观点,我感受不到思想碰撞的火花,我只是在复述,我甚至没有自己的观点,我的表情变得苍白,我不愿意再多说。莉拉正在看着我,她的小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微微蹙眉,她正在思考什么。但那时,我确信她不会理解我,于是,我继续说下去,将我所知道的全部东西串联在一起,就像从前的莉拉连接世界一样,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我表现得非常博识,我感到很快乐。我看着莉拉,她正在用我以前看待她的眼光看着我,她不信任我,她不愿意接受我的观点,但她仍在思考这种可能性的存在。我重新打量莉拉,她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优雅细致,她的眼线晕开了,画得很糟糕,但她似乎并不自知,她正如自己所评价的一样,她并不那么在乎自己的外在。她明明非常渊博,却认真的听我说,这让我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她是真的觉得我非常优秀,所以她愿意聆听我的观点。我开始回忆我和莉拉相处的时候,她说,她不断的向我输出她的观点,然后我反驳,举例证明她的错误,但她很快的给出了另一种合理的解释,我们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完善对某事物的定义和看法。但是,这样的时刻,只有我和莉拉,只有我们。除了莉拉,我找不到另外一个人和我做这样一件富有意义的事情,而这又让我获得极大的愉悦,因此我觉得莉拉是最重要。但是反过来呢,莉拉会不会也是如此,将我视作唯一可做这件事的人。这个时候,我觉得思考比情欲更重要,我可以让莉拉思考,那个男人不行,我能带来的愉悦是长久的,他能带来的却是短暂的,我战胜了那个男人。

我需要莉拉,莉拉也需要我,我们的存在对彼此来说都很重要。我们在彼此的身上寄托了某种难以言述的情感,这种情感陪伴我们长大。我很重要!这意识已经不会让我产生愉悦了,因为我正清楚的知道,我很重要,我明白了自己的价值。我没有完成儿时的构想,我也没有过人的心算能力和超强的记忆力,我就是我,我一直在追赶莉拉,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我正在追赶莉拉与成为莉拉两件事,但是最后,我很高兴我成为了我自己。只有我有爆发式的情感,也只有我会隐忍的度过漫长的岁月。我感受到自己的独特,我开始大量阅读,从古希腊文明到现代文学,我将一点一滴吸收着我想要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介意没有自己的观点,不介意一直复述前人。我如此微小,又怎么敢跟认真思考几十年的天才著作相提并论,我做不到,但我不再脸红,我做不到是一件多么正常不过的事情。我在成长的过程中摈弃了很多幼时的观念,也坚持着从前一些难以改变的习惯,我喜欢这样的自己,我认为这是成长所必须面临的蜕变,莉拉没有,她的人生历程还不完美。这种感觉就好像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女人,而她还没开始发育一样,让我有了一种隐晦的优越感。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表现自己,我要展现我的魅力,让她觉得我很重要。我用幽默的语言讲述人类进化的历史过程,我可以轻易的将现代生物与几十万年前的文明联系在一起,我告诉她我的惊慌与无奈,我的思考与选择。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我的脑海里停留了很久,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敲,我不断练习自己的思维与表达能力,当我真正说出口的时候,我有自信这会是有意思的解说。我很高兴自己能告诉她这些。她看着我,一边聆听一边思考,然后我听见她叫我:莉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天才女友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天才女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