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认识你自己!

加菲
2018-03-05 15:53:41
现代科学的研究表明,孤独的人更容易出现健康问题;社会科学的研究发现,孤独的人更容易反社会,“孤独的人是危险的”。“孤独”这个词往往被认为充满着负能量,很多时候都意味着离群索居、情绪消沉、缺乏进取。
  很久以前,人类因为聚居而初尝战胜自然、掌控自身命运的欣喜;而后,人类又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密切交互而走上了进化的快车道。或许正是这种长达数十万年的思维惯性,导致人们在早已不需扎堆取暖的今天,依然对孤独充满了偏见。
  从中国文字的发展来看,古语中的“孤”和“独”更多描述的是一种外部的存在形态,而非纯粹的心理感受。可是,一旦这两个字结合起来,表象就被彻底抛弃,开始进入了意识的深层次表达。
  物质和意识的关系是所有哲学必须面对的话题,甚至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占据霸主地位的今天,如何认识两者之间的关系已经俨然成为粗暴地划分哲学“好”与“坏”的硬标杆。诚然,意识是物质的反映,意识的发展水平受到物质发展水平的制约,然而,自从人类将自我从物质极度匮乏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的那一刻起,意识就不再是跟随物质之后亦步亦趋的“小媳妇”,而是展开了思维的翅膀,迫不及待地冲向前方。
  从老子、孔子、柏拉图、亚里士



...
显示全文
现代科学的研究表明,孤独的人更容易出现健康问题;社会科学的研究发现,孤独的人更容易反社会,“孤独的人是危险的”。“孤独”这个词往往被认为充满着负能量,很多时候都意味着离群索居、情绪消沉、缺乏进取。
  很久以前,人类因为聚居而初尝战胜自然、掌控自身命运的欣喜;而后,人类又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密切交互而走上了进化的快车道。或许正是这种长达数十万年的思维惯性,导致人们在早已不需扎堆取暖的今天,依然对孤独充满了偏见。
  从中国文字的发展来看,古语中的“孤”和“独”更多描述的是一种外部的存在形态,而非纯粹的心理感受。可是,一旦这两个字结合起来,表象就被彻底抛弃,开始进入了意识的深层次表达。
  物质和意识的关系是所有哲学必须面对的话题,甚至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占据霸主地位的今天,如何认识两者之间的关系已经俨然成为粗暴地划分哲学“好”与“坏”的硬标杆。诚然,意识是物质的反映,意识的发展水平受到物质发展水平的制约,然而,自从人类将自我从物质极度匮乏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的那一刻起,意识就不再是跟随物质之后亦步亦趋的“小媳妇”,而是展开了思维的翅膀,迫不及待地冲向前方。
  从老子、孔子、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开始,道德、信念、觉悟等就作为高频口头词而不断被提起。彼时穿着粗布衣服、乘牛车、手持竹简的人们和今天乘着飞机、泡夜店、手持iPad的人们,两者对生命的体悟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只是这类人群随着物质水平的提升,数量在不断扩大。
  所以那些早于我们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先哲们对人生终极价值的诸多追问,在今天仍然闪耀着璀璨光芒。
  这其中当然包括叔本华对“孤独”的感悟。
  叔本华是一位富商的后代,他的一生都过着富足的生活,却超脱于物质之上,公开反对理性,成为一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终其一生,他的理论都未能冲破主流哲学的藩篱,获得足够的听众,然而这未阻挡他的坚持,更不妨碍他的哲学在他死后获得越来越多人的重读与深耕。
  叔本华无疑曾经是孤独的,然而他说: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虽然这本书的名字是“孤独通行证”,但这却并非一本专讲孤独的书。它从孤独开始,却又超越孤独,追问的是生命的终极意义——是追问,而非解决。
  所以,对一些急躁的人来说,意图通过阅读这本书就获得“认识孤独—解析孤独—走出孤独”的功利结果,就只能是妄想。它更像是一位先哲跨越时代,与你进行一次漫谈,这过程不过是为你打开一扇窗,让你面向自我,关照内心,就如同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的当头棒喝“认识你自己!”
  台湾已故歌手阿桑曾经这样吟唱:“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个人的孤单。”当世界逐渐变成一个村落,所有人不得不每天二十四小时将自己暴露于别人面前时,孤独已经成为一种表象与内在互为冲突的吊诡的存在。
  我们在欢场中觥筹交错,在工作压力下辗转恣睢,连暗夜沉沉了也仍舍不得获取世界各个角落里的信息,一直刷朋友圈直至昏昏睡去。我们不断把自己扔进生活的洪流,逼迫自己认识更多的人,把握更多的机会。我们急于将自己的才华和身体变现,急于表达自我,急于和这个世界谈谈。
  然而,每个人都想大喊,听众在哪里?每个人都想表演,观众又在哪里?生活越是喧嚣,在偶尔安静下来、不得不面对自我时,我们就越感到孤独。孤独并不是一种外在的仪式,而是内在私密的心灵感受。如今,它也越来越频繁地光顾人们的心灵。
  这是坏事吗?当然不是!“孤独是生命的礼物。”孤独的降临,或许正是一个天赐良机,给我们以超越庸俗生命的可能性。
  就如叔本华在书中所说:
  “社会就像一团熊熊烈火,明智的人与其保持适当的距离来取暖。”
  “在生活中,如同在舞台上一样,我们必须要分清演员和他所扮演的角色。”
  ……
  如果说很多年前,咀嚼孤独、思考自我还只是部分哲人浮在云上的追问;而今,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碰撞与冲突之下,每个人都有机会开始自愿或被逼迫着成为一名哲学家。要追问的无非是那横亘良久的三个经典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孤独当然并不可耻,然而并不容易突破与升华,在这个裂变的关头,读这本书,或许能够获得深层次的感悟。
  最后要强调的是,本书并非一本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叔本华的著作,它是从叔本华的诸多著作中抽出的吉光片羽。但值得欣慰的是,不管是策划者还是译者,都没有因为这是一本“文摘”而随意裁剪,他们恰到好处地把握了取与舍之间的平衡,在不曲解这位哲人整体思想体系的基础上,用一条若隐若现的丝线将片段串联起来,起自寻章摘句,终于纲举目张,扯起叔本华整个哲学体系的大网,让人得以一窥全貌。由此,善莫大焉!
  想从这一本20多万字的书中把握叔本华,自然是痴心妄想,但如果从普及的角度来说,这本书对很多提起哲学就望而生畏的人来说,则不啻为一种恰到好处的引领。毕竟,哲学存在的意义并非卖弄哲学家的高深大脑,而在于让普罗大众借此有所进益。
  1860年9月的一个早晨,叔本华在吃早餐的过程中去世。一个小时后,他的管家才发现了他。叔本华近乎孤独地向世界告别,这或许也正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提领着后人。孤独从来都不是成就自我的反义词,正因为孤独,人才有了傲然独立的勇气与气质,不附会,不迁就,恰如叔本华的遗言所说:“爱我者,请公正地理解我的哲学。”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孤独通行证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通行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