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人之舟 词人之舟 8.3分

词人之书

语十七
2018-03-05 15:21:30

严谨又不失有趣,温婉又不乏韧性,见解独到,语言灵动,几乎穷尽辞藻都不足以形容这本《词人之舟》的美好。

读过许多诗词鉴赏类的书籍,然而要么太过晦涩高深,让像我这些诗词的门外汉望而却步,要么多少解读过度,掺杂了太多作者自己的情绪在内而偏离了词人的本意。琦君老师这本雅致的小书,结合着众词人的生平个性以及写词的背景,深入浅出,娓娓道来,同时对相近的意向进行比较和分析,让人读来有种通透感。

俞平伯:“我们与一切外物相遇,不可着意,着意则滞;不可绝缘,绝缘则离。”
他说的非常对,“滞”与“离”都是文章诗词之病。
我则认为,现代文艺理论家主张作品必须纯客观的,就是离;主张非有主题不可的,就是滞。二者都是有所偏。在作品中自自然然地带有一份深湛的思与感,却不言明,才是不滞不离。
故多读诗词,可使文章技巧与境界同时提升。”

读到此处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很久以来被笼罩在爆表的雾霾中看不清前途,又找不到归路的写作环境中突然吹来一阵清风。前几天与小王子讨论彼此写文章时候的感受,看到她对自己细腻动人的表达依然不满意的时候,我简直要无地自容了。

如今也明白了堵住自己的路大概就是这种滞和离,刻意强调主观或客观,最终会是没有办法自由流畅的表达,于是字里行间流露出情感不是太过矫情,就是非常油腻。读书不够,又急于求成,背离的表达的初衷,自然是写不好的。

不仅带着人读诗读词,也带着人摸索着写作和表达。

有一位词人尚书宋子京仰慕他的才名,特地去看他,在外面喊:“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在吗?”子野从屏风后跑出来答道:“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吗?”

哈哈哈哈哈哈超可爱!忍不住将这段拍下来分享给朋友,同时在心里感叹文人之间的社交真是自带风雅。

李笠翁在他的《窥词管见》中批评“云破月来花弄影”用词尖新,但是“红杏”之句的闹字却极粗俗,不入耳。琦君老师直言,“此话说得实在太‘不入耳’,此翁不但顽固,且不懂词的妙处”,读来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又忍不住要为这份耿直拍手称快。琦君老师形容“云破”和“弄”,“红杏”和“闹”,亲切地称之为镶嵌在珠玉中的钻石,闪烁着宝光,映照的珠玉也更加玲珑可爱了。字里行间无不流露着对诗词,尤其是对精妙词眼真挚而又赤诚的爱,这不是附庸风雅之流可以相提并论。

于是就要说到这本书的可贵之处了。是独到的诗词鉴赏,丝丝入扣地带着读者读词品词,认识写词之人不为人知的或可爱或特别的一面;又是一封写给词的情书,并没有高声表白但含而不露的抒发更显情真意切。是写词人的书,亦是真正的词人写的书。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词人之舟的更多书评

推荐词人之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