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不孤单,有元曲相伴

花落怦然
2018-03-05 看过

唐诗宋词元曲是中国文学上的三座山峰,对此做注、鉴赏、评价的人千千万,而喜欢唐诗宋词元曲的人更是万万千。特别是唐诗宋词,但是元曲也以它独特的表现形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喜爱。

《聆听元曲:让孤旅的人生有无限风景》就是台湾知名散文家,曾获得中山文艺散文奖的琹涵用她唯美的笔触,澄明的心境而写的对元曲的鉴赏。带领大家穿梭在元朝的斜风细雨里,在各大家的元曲里聘聘婷婷,妖妖娆娆。

不管是关汉卿的《大德歌·秋》还是郑光祖的《塞鸿秋》,虽然都有“秋”字,却一个听“秋”的低诉,百转千回中有些些惆怅。一个说“春”温柔,在斜风细雨中领略春的美好。还有周文质一曲《叨叨令·自叹》道尽生命的意义,短短数字,让人读来无限感慨。乔吉却在《凭阑人·金陵道中》喊着要一起去旅行……

书中每一首元曲就是一个温暖的小故事,看来或叹息、或摇头,或无语、或沉默,或会心一笑!

不管是元曲还是唐诗宋词,需要的都是品一种境界,也就是意境。书中每首元曲都是一曲美的赞歌,给读者展现了一副又一副绝美的画卷。

开篇一首关汉卿的《大德歌·秋》就给我们描述了一场秋的盛宴:风飘飘、雨潇潇,怎么也睡不着。本来夏暑已退,又风飘飘,雨潇潇的,应该是一夜无梦才是,偏偏却睡不着。 “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原来是有伤心事,再加上“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更是难以入眠…… 这支小令描写女主人公因怀念远人而引起的烦恼。此曲以大自然的秋声写人物心灵的感受,声情并茂,直率中见委婉,委婉中情更真。小令从秋景写起,又以秋景作结,中间由物及人,又由人及物,情景相生,交织成篇,加强了人物形象的真实感,大大提高了艺术感染力。

我想琹涵老师把这首小令放在开篇也是别有用意的吧?或许那个秋天,让琹涵老师记忆深刻,或者那个秋日的下午琹涵老师的某种心境暗合了这首诗。总之就这样开篇而来,宛如一个曼妙女子不施粉黛,款款而行。

整本书读下来就是让人觉得很受用,一篇篇优美的散文,一首首意境优美的元曲,穿越历史的薄雾姗姗而来,让一个个孤寂的下午或者深夜,倍感温暖

只是终究有种文化上的差异吧,虽然这本书在台湾多次加印,一版再版,但是有些表达上的不一致还是读来让我这个门外汉有些不太喜欢。

比如那一曲关汉卿的《大德歌·冬景》中琹涵老师说到:“当大雪纷扬,一如梨花的漫天飞舞……”。这个比喻读来让人觉得新奇,我们都知道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名句,这里琹涵老师反其意而行之,读来多少有点觉不出味儿。梨花本是不动的,唯有风来,花落,才会漫天飞舞。

许是元曲太高雅,难以迎合,个中滋味还是需要大家自己去品味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聆听元曲:让孤旅的人生有无限风景的更多书评

推荐聆听元曲:让孤旅的人生有无限风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