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t Gift 评价人数不足

节选翻译

歌留
2018-03-05 看过

翻译:karu 这一段太戳了,无论是四个人看烟花,还是老师的回复,还是攻的表白,都戳到了心眼里。所以把它翻出来,当然原文要美一千倍,本人水平时间有限,翻译得略粗糙。】 窗外一片漆黑。开着日光灯的室内只有时钟秒针的走动声和自动铅笔的书写声。忽然邻座的土岐交叉双手伸了个懒腰。 「呜啊,累了—」 隔着晓良的另一侧,安东向土岐投去诧异的视线。 「你刚刚不才休息过的嘛。」 这是短短三十分钟之前的事。土岐说想喝点什么。用他做的阿弥陀签进行抽签,结果是晓良去了一楼的厨房泡了绿茶。杯子里还有一半没喝完。 「就算你这么说,今天可是学习了一整天啊。难得是节日。」 「考生是没有节日的。」 无视了干脆地断言道的安东,土岐趴倒在桌子上。 除了早餐和午餐,其余时间基本上都一声不吭地面朝桌子学习,估计至少也有七个小时了。尽管对考生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他也能理解土岐的心情。 再怎么说对考试不急,晓良也认认真真地在备考。平日里是两个小时,假日则经常和土岐、安东一起在房间里学习。 偶尔成濑也会过来,但两人绝对不会和他一起学习。不仅仅是他们俩。平时围在成濑身边的住宿生也只有在学习的时候不会去邀请他。只有在成濑外出的周日,才会在游戏室里集中开学习会。尽管知道他们是在顾虑成濑,但还是有些恼火。 「宫原?」 安东望向握住笔,沉默地一动不动的晓良。 「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吗?」 「啊,不是。」 晓良慌忙摇头。 「就是在想今天人真少啊。」 宿舍的高三学生和晓良他们一样,到了假期基本上都在学习,没什么人出去玩。不过今天情况不太一样。 「大家都去哪了?」 吃完午饭,大概有一半的学生都走了。去泡茶的时候能看见三三两两的高三学生,但低年级学生大都不见了踪影。 「有烟火大会哦。大家都去玩了。」 「烟火大会?」 忽地想起了上周沟口他们邀请他去联谊的事。三人异口同声地告诉他每年的勤劳感谢日都会举办烟火大会。 趴在桌子上的土岐忽然抬起脸。 「对了,烟火!我们也去看吧。」 「这个房间的方位是看不到的。」 正如安东指出的那样,窗外只能看见通往后山的兽道。 土岐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 「学长他们说去年是在阁楼间看的。」 「阁楼间?」 在歪头不解的晓良一旁,安东苦着脸说:「肯定满是尘埃」。 「那里能进去吗?」 没有回答晓良的问题,土岐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 「好耶。把成濑也叫上吧!」 这么说道,他就一溜烟儿地出了房间。沉重嘈杂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真拿他没办法。」 安东唉声叹气地站起身。 「多穿点衣服去比较好。宿舍里面的空调效果很好,但阁楼间应该很冷。」 他死心地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虽然抱怨了一通,其实还是想去的。如果是真的不愿意放着他不管不就好了,看来内心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不情愿吧。 晓良点点头拿起外套,和安东一起离开了房间。 阁楼间位于三楼尽头仓库的上面。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不过灰尘没有多到让人想打退堂鼓。天花板很低,没办法站直。 用从仓库拿来的扫帚轻轻扫了扫地面,就在两人合力把收起来的赏花用的苫布铺开的时候,土岐和成濑来了。土岐穿着羽绒服,成濑则披着长长的军用大衣。 两人的怀里揣着罐装咖啡和各种零食。晓良和成濑坐在正中间,四人呈半圆形围成一圈。 「这个要是酒就最棒了。」 把咖啡分给大家的土岐嘟哝道。 「吃一颗酒心巧克力就满脸通红的你可真敢说啊。」 安东耸耸肩,成濑大声笑了。 「啊,也是呢。」 安东向不明状况的晓良作出说明。 「去年的情人节,我姐送了我威士忌酒心巧克力。第一个吃的是土岐,一吃下去脸就变得通红。」 「不会吧。」 晓良不禁也笑出了声。 土岐切地撅起嘴,把手伸进零食袋里。 「哦。说什么来什么,这不是巧克力吗?」 他掏出一个盒子,开心得眉飞色舞的。 「明明是你自己拿过来的,都不知道里面放的什么啊?」 「这是我在食堂找零食的时候,佐佐木阿姨给我的。她说是别人送的,自己吃不了。」 土岐一边回答安东的吐槽,一边打开盒子。里面是被和风纸包住的,码的整整齐齐的四颗巧克力。包装看起来很高档。 「呃,有抹茶、黄豆、芝麻和橙子味。要选哪个?」 他困惑地递出盒子。 「哎?呃……」 老实说,晓良想吃抹茶味的。他并不怎么喜欢甜食。唯一能吃得下的只有抹茶系的。 「我选这个……不,还是这个吧。」 土岐的手指来回彷徨。一旁的安东面带诧异地抢走了橙子味。 「啊,明明这个看上去也很好吃的!」 「我要这个。」 接着成濑拿走了抹茶味。 土岐用力咬住下唇,来回比较剩下的黄豆和芝麻味。只不过是颗巧克力,他却摆出一副像是在面临人生重大选择的表情。 「土岐会在奇怪的地方犹豫不决呢。」 安东把巧克力丢进嘴里,扬起一边的眉毛微微笑道。 「吵死了。因为哪一个看起来都很好吃嘛。」 晓良对着耸起肩膀盯着盒子的看的土岐扬了扬下巴。 「你都吃了吧。」 「哎,可以吗?这么贵的巧克力,可没什么机会吃到哦?」 「没关系的。我不是很喜欢甜的东西。」 「太好啦。」 他的脸上笑开了花,似乎都能看见有音符冒出来了。 土岐撕开和风纸包装,把圆溜溜的巧克力放进嘴中。咕哝了一声「好吃」,他抬头看向窗户。 「啊。我说,把窗户打开吧。说不定能听见声音。」 「才不要,冻死了。」 安东吓了一跳,抢先起身锁上窗户。面带微笑地看着像亲兄弟一样争论不休的他们,这时成濑「啊」地指着外面。 黑漆漆的夜空中,白色的光咻咻地左右摇晃着窜了上去。四人停下话头,目光追随着白色的尾巴。升上天空的光芒在星星之间炸裂开来。 「哦哦哦!」 土岐发出欢呼。紧接着响起了咚的低沉声音。离市中心的直线距离应该有二三十千米,想不到能清晰地听到声音。 光芒再次窜上夜空,绽放出七彩的花朵。因为相距较远所以没什么感染力。即使如此,妆点夜空的五彩缤纷的烟花还是令人目不暇接。 「冬天的烟花真美啊……」 自然地从唇间漏出心声。 【图片】 大概是由于冷,感觉变得敏锐了吧。比记忆中的烟花要美多了。 「仙女棒也很有趣呢。」 烟火是夏天的风景诗,至今为止从未想到过。说到底到了这个年纪也没什么机会放烟花了。最后的记忆是在初中的夏令营。 无心说出的话语反倒让土岐来了劲。 「啊,确实!要试试看吗!?」 「这个季节买不到啦。」 安东一如既往地冷静吐槽道。 「那就明年。」 说到这里,土岐突然僵住了。 「……没有……明年了呢。」 晓良用挤出来似的声音说道,微微低下头。 明年就不在这里了。四人会踏上不同的道路吧。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事,心里却隐隐作痛。 大朵烟花接二连三地在夜空中绽放。 「干嘛说得跟死期迫近一样啊。」 成濑开朗地说道。 安东沉默地喝着罐装咖啡,喉咙却没有动。土岐缩起本就娇小的身体,抬头瞪向成濑。 「因为到了明年就没人在这儿了吧。成濑你……不是要去美国吗。」 美国。陌生的异国。成濑真的要去吗。此刻他就在身边,几个月后就会前往海的那边,感觉很不真实。 「不想毕业啊。」 「别胡说。」 虽然成濑笑了,但晓良能深刻体会到土岐的心情。就连只在这里待了几个月的晓良也有种难以言喻的寂寞之情。从高一起就生活在这里的学生们一定几倍几十倍的寂寞吧。 烟火再次蹿升。迸发出几个小小的光点,啪啦啪啦地消散。谁都没有出声。 尖锐的电子音忽地划破了沉重的空气。土岐吓得身体一抖。就像漫画里一样夸张的受到惊吓的表现令安东笑出声。 「你也吓过头了吧。」 「抱、抱歉。」 「该说抱歉的是我。」 注意到音源来自自己的外套当中,晓良慌慌忙忙地掏摸口袋。看到毫不客气地响个不停的手机的来电显示,思考停滞了。 「宫原?」 安东诧异的声音使得他回过神来。 「……我去接个电话,熟人打来的。」 尽可能地扬起嘴角,试图挤出笑容,却抽搐着没办法顺利地笑出来。能感觉到一旁的强烈视线。知道是成濑,但不敢看他。 「我回一下房间。」 慌慌张张地站起来,晓良往楼梯走去。他没有回头看向成濑,踩着吱吱呀呀的梯子下了楼梯。 来电铃声还在响。心脏从未跳得这么快过。半是用跑的冲向二楼的宿舍,飞奔进房间。 背着手关上门,对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四个字『安田老师』作了个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后,按下了通话键。 「……喂喂。我是宫原。」 声音出乎意料地平静。电话的对面,对方沉默了。一秒。二秒。能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我是安田。」 听到这令人怀念的声音,晓良眯起一只眼。 『久违了呢。』 「是啊。」 和安田最后一次说话是他在医院向自己道歉的时候。转校后找机会发送的短信也只到催促回复的那天为止。那已经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你还好吗?』 「嗯。」 晓良点点头,补了一句:「我过得很开心」。希望至今仍对自己怀有罪恶感的安田心里能好受一些。 『抱歉,一直没有联系你。』 刚如此希望,又被道歉了。 「老师没有错。」 『不。这种事不好好说清楚是不行的。那个,我在准备期末考试,却迟迟没什么进展。……不,这只是借口。』 平时沉默寡言的安田一反常态地话多起来。 「我才要说抱歉。」 如果晓良没有喜欢上安田的话,安田也没有必要觉得愧疚。是自己让他不断地找借口。 「我很敬佩老师。在对田径一窍不通的状态下被硬塞了顾问的位子,从一开始学习,却被大家当成跑腿的使唤,即使如此也没有抱怨一句,总是笑眯眯的。」 掌握了所有部员的成绩,只要稍微跑快了一点都像自己的事情一样开心不已。那样的老师吸引了晓良。 『那是因为很愉快呀。尽管田径是和我的人生完全无缘的竞技,但你们奋发的姿态激励了我。……宫原君是特别努力的一个。』 「我也觉得很愉快。奔跑的时候感觉特别轻松。」 『你在那边的学校还跑步吗?』 已经将近半年没有认真奔跑了。体育课上也只是慢跑来活动身体。到了冬天和考试无关的科目都改成了自习课,最近都没有去过操场。 「不跑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个考生啊。」 打算一带而过的,安田却进一步逼问。 『大学呢?』 「……不清楚。也许会找到其他想做的事吧。」 太过随便的借口。 忽然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 『明明你跑步的样子很美。』 感觉到了自责之意,晓良迅速补充道。 「这不是老师的错。……真的。虽然可能不管我说多少次老师都不听。」 『……不。』 空气好沉重。安田一定露出了一副悲伤的神情吧。是时候了,晓良告诉自己。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我。」 吸了口气。 「只是我擅自喜欢上了老师。」 心中风平浪静。下一个瞬间安田的回复果然在意料之中。 『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 花了好几个月,终于等来了这句话。在此期间,要说没有期待是骗人的。但其实在接吻的瞬间就明白了。安田的眼中寄宿着困惑与微微的拒绝。答案就在眼前。他只不过是在利用安田的温柔罢了。 因为不想让安田难过,所以转学了。这并不是谎言。然而最初的理由说不定是因为不想听到他拒绝的话语。现在已经搞不清楚了。 『我知道会被你看不起,不过我要说出实话。』 「嗯。」 『你转校后,我』 感觉到对方在犹豫,晓良轻轻屏住呼吸。 『松了一大口气。我就是这么过分的人。』 太过直白的话表现出了安田的良心。 「我不在能让老师稍稍安下心来,真是太好了。」 善良的高中老师不得不在煎熬中生活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啊,这不是挖苦。我是真的这么想。」 被同性,而且还是学生单方面爱慕的安田只是个受害者。晓良本人没能清楚地意识到,他的恋慕之心只会伤害到对方。若是走错一步,安田可能就会因为和他无关的事实而遭到声讨,没办法在学校待下去了。 「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我在这里真的过得很愉快。」 为人直爽的舍友土岐和安东,活泼的班级同学沟口他们。还有不知不觉间陪伴在身边的成濑。托他们的福,最近甚至感觉已经在这里和他们共同生活了好几年了。 『……宫原君是个好孩子呢。』 不经意听到他嘟哝了这么一句,晓良自然地微笑道。 「老师能这么说,我很开心。」 相互说了声再见后挂断了电话。同时身体没了力气,当场瘫坐了下去。 结束了。他的初恋。 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迷上安田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充其量也就是四个月。在十八年的人生当中,最为漫长的四个月。 深深叹气。接着隐隐听到烟火咚咚地低沉声音。明明一直都能听见,就像是直到刚才都逐出了意识之外似的。想起还在阁楼间眺望夜空的朋友们,他抬起沉重的腰。 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吗。说不定能瞒过土岐。善于察言观色的安东也会装作没看见吧。成濑呢,一想到他,晓良伸向门把的手停住了。 成濑应该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会让他担心吗。要露出怎样的表情才行呢。 边想心事边转动门把,晓良大吃一惊。 「哟。」 成濑就站在门外。他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直直地看向晓良。他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笑容。 「……你在干什么?」 「在等你。」 一周前的对话掠过脑海。那个时候成濑也说了他在等待。晓良那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嘴唇也跟黏住了似的动不了。 「我跟他们两个说你可能不过去了。」 成濑直起身,走了过来。没办法移开交缠在一起的视线。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就是现在了。于是无意识地追了过来。」 成濑的双眸波澜不惊,但感觉深处在缓缓燃烧。 「现在?」 成濑没有回答晓良的问题。面对他蕴藏着热度的瞳孔,晓良的心一揪。明明不打算让他安慰,也不打算依靠他的,话语却脱口而出。 「……被甩了。」 「嗯。」 总是很开朗的成濑的声音听起来很平稳,无法读取到他的感情。 「倒不怎么震惊。因为早就整理好了心情。」 听起来也许是在逞强,但这是实话。在成濑弹奏钢琴给晓良听的那一天,心中的芥蒂全都消失了。 成濑沉默地抓住晓良的手臂,把他拽进房间。背靠着门,把晓良的头用力拉近。军用大衣的毛搔弄着晓良的脸颊。 「……成濑?」 在自己的宿舍里和同级生拥抱在了一起。相当奇妙的场景。因为穿着厚厚的外套,感觉硬邦邦的。 困惑地抬起头。成濑的脸近在咫尺,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那个。」 「张开嘴。」 「啥?」 成濑的一只手动来动去。 「张下嘴嘛?」 在近距离下被催促道,晓良张开了嘴。圆溜溜的甜甜的东西咕噜进了嘴里。 「……好甜。」 接着尝到了淡淡的苦味。是抹茶独有的、古色古香的苦味。 「宫原不怎么会说出自己的想法呢。」 成濑像是支撑住晓良的身体一样,抑或是说像抱住他一样,双手环住晓良的后背。 「……没那回事。」 「不,有的。虽然不是沉默寡言,但所想的事只会说出三分。总是在察言观色。」 心想明明是成濑才对,他却没给晓良插嘴的机会。 「安田的事情也是,如果没有那次机会,你会一直对我沉默下去,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毕业吧。」 真是如此吗。总觉得是以某种原因为契机才告诉成濑的。不过若是没有成濑的话,可能真的会变成他说的那样。 「最初相遇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比起嘴,你的眼睛更会说话。因此,」 因此,他静静地重复道。 「我的目光完全离不开你。」 他的表情极其认真,又带着微微的笑意。 「想要什么就直说吧。不过土岐那种的还是算了。」 「……想要什么。」 想不出来。放弃了赛跑。恋情也结束了。之后还剩什么呢。 令人安心的微甜在口中缓缓扩散。 「……你有吗。」 成濑没回答。然而,微微张开的唇凑了上来,覆在了晓良的唇上。嘴唇很柔软,又很干燥。蜻蜓点水般的,短短一瞬的吻。 「好甜。」 晓良眨了眨眼睛,呆呆地看着成濑。 「……刚刚那是什么啊。」 「吻呗?」 「在美国都是这样安慰人的吗?」 「谁知道?我可是日本人。」 成濑笑着耸了耸肩。愤怒和羞耻在晓良体内搅在一起,血直冲脑门。 「别开玩笑了!」 用力推开眼前的胸膛。背抵着门的成濑分毫未动,晓良反倒后退了一步。 成濑松开怀里的晓良。 「我没开玩笑。」 「你就是在捉弄我吧!就算我」 暂时顿住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的声音小了下来。 「就算我……喜欢男人……」 不希望被人拿这点开玩笑。特别是成濑。如果这是在安慰他的话,那就更讨厌了。眼睛里面好热。和安田道别的时候紧紧绷住的泪腺突然变弱了。拼命忍住泪水,这次鼻子堵住了。 沉默好刺人。 「如果是恶作剧的话,一般来说是不会献出初吻的吧?」 听到他掷地有声地说道,低垂着头的晓良抬起脸来。 「……啊?」 意料之外的词令怒火和羞耻急速萎缩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作为正值青春期的男生,我姑且也是会幻想这种事的。」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成濑倏地笑了。 「宫原呢?」 「哎?」 「不是第一次了吧——和那个安田亲过了呢——」 就像孩子输掉游戏时似的鼓起一边的脸颊。这个表情和他端正的容貌不太相配。 「哎?不。那什么。」 想要理清混乱的思绪,晓良却不知为何开始辩解起来。 「我说,成濑以前待过美国,所以接吻是家常便饭了吧。」 「不不不。并不是因为待过美国就能随随便便接吻啦。」 「是、是那样的吗?」 「是啊。」 身体再次被用力拉近。还没来得及抵抗就被抱住了。 「不过像我这样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的也不多了吧。」 「……明明看上去很受欢迎。」 凭借长相和性格,成濑在男女间应该都很吃得开。 「并没有。我学习很迟钝,运动方面也不怎么样。」 耳边的低语声十分温柔。 「我光是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了。」 从总是顾虑周围的现在的成濑身上,怎么也看不出来。试着想像年幼的成濑。比现在个子要小,大大的眼睛,短短的头发。总感觉像狗狗一样坦率的表情和如今没什么两样。 环住后背的手臂用上了力气。 「所以,宫原是第一次。」 太阳穴的血管突突直跳。修长的手指触碰脖颈的感触令他缩起了脖子。成濑的脸向前倾,嘴唇再次重叠。这次的时间比刚刚要长。没有抵抗。响起了啾的一声。残留在口中的最后一点巧克力化掉了。 「不妙啊。」 微微分开嘴唇,成濑默默地笑了。 「想做了。」 「……啥。」 听到如此露骨的话,晓良语塞。 低下头,咬住沉醉于甜腻气氛中的嘴唇。 这个行为有什么意义吗。若是有的话,自己要不要寻根究底呢。 「……我可是刚刚才失恋哦。」 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低声嘟哝道。成濑的手抚摸着晓良的头发。 「我知道。所以在等你。」 「等什么啊。」 终于可以问出口了。 「在等你的心有机可趁。」 此时此刻,土岐和安东完全想象不到晓良他们的状况,正在天真无邪地观看烟火吧。就连十几分钟前的自己也没能预料得到会有这样的展开。 「我说。」 听到晓良询问的口气,成濑动了动,「嗯?」了一声。 「这样没问题吗?」 「什么?」 「我们俩。很不妙吧。」 顿了数秒。 「……什么?」 晓良回答不上来,紧紧抓住成濑的外套。成濑也更加用力地抱紧晓良。 「不妙的是我。」 成濑自言自语般地说。 心脏咚咚直跳。这温柔的心跳声到底是自己的,还是成濑的呢,晓良已经分不清楚了。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Gift的更多书评

推荐Gift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