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am a Filipino maid I am a Filipino maid 评价人数不足

从女佣视角看新加坡和菲律宾

数学民工
2018-03-05 13:16:12
我在新加坡的旧书免费赠送活动中偶然得到这本书。保存完好,封面几乎与新书无异,不过里面有阅读过的痕迹。翻开版权页,发现是1989年出版印刷的,并且是新加坡本地小出版社发行。在网上搜一搜,发现各大主流网上书店全没有卖的,只有某些旧书网站能买到。虽然这本书无甚出奇,但是我可能是中国人里仅有的读过此书的,至少是豆瓣网友中仅有的,于是颇为窃喜,自己创建了本书豆瓣条目,并且把读后心得分享给大家。

本书是一个新加坡人假借菲律宾女佣的口吻写的一系列小故事。作者自称所有故事都来自于真实,是女佣们自己告诉她的。(作者老公是女佣职业介绍所老板,所以有充足机会接触到这些故事。)但是经过转述,很难说有多少是菲律宾女佣的心声,有多少是新加坡作者的感慨。当然,很多客观事实是清楚的,本书也提供了三十年前新加坡生活状态的一个写照。

首先,1980年代,菲佣的薪水大约在250-300新元一个月。当时的一个新元约等于半个美元,而一个人民币约等于8个美元,也就是说,费用的薪水大约是1000-1200人民币一个月。难怪当时外国人瞧不起中国人,认为中国人穷,甚至李光耀笑话说,中国的高官收入不如新加坡的女佣。但是三十年后,菲佣薪水大约600新元一个月,约等于3000人民币不到。这个行情已经低于中国大城市的住家保姆薪水。从这个角度说,中国人民当之无愧地站起来了,至少比东南亚那些国家远远超出。

菲佣并不是菲律宾人民的底层。从本书的一些故事中可以看到,很多菲佣其实是有正规大学本科学位的。她们在大学期间,和中国的大学生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她们学习本专业知识,比如会计和管理,同时也参加社团活动,也跟男同学谈恋爱,风花雪月。只是大学毕业后,她们找不到高薪的工作,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自愿出国当女佣。女佣生活和这些女大学生应该享有的生活是相当不一样的。她们的雇主很多都是连英语都说不好的老人,或者辛辛苦苦开小卖部的贩夫走卒。这些人文化水平恐怕比菲佣还低,但是却颐指气使让他们的佣人扫地做饭,带孩子做杂活,并且根本不考虑菲佣的感情。本书作者经常情不自禁呼吁“菲佣也是人,也有感情”,但这种呼吁肯定反映了很多新加坡人不把菲佣当人,模式她们的感情。一个在大学里跟男生们谈情说爱,享受公主待遇的女生,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待遇?只能叹息,如果国家不能发展经济,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就只能坐视自己的花朵们在海外飘零,遭受冷遇和摧残。

在本书提供的一些例子里,一些菲佣甚至是菲律宾有钱有权的家庭的女儿,纯粹为了体验生活,来新加坡当女佣。她们一旦觉得不开心,就中断合约(一般是两年),买机票回国,把雇主的生活计划打乱。作者谴责了这些菲律宾女佣,认为她们违反了职业道德,破坏了行业规矩。但是,我好奇的是,为什么菲律宾的特权阶级少女,也理所当然地接受女佣这个职业?虽然她们有底气离开虐待她们的主人,但是难道如果是有一个相对好心一些的主人,她们就觉得可以接受了?我想我自己接受共产主义教育多年,勉强相信国家主席和掏粪工都是为人民服务,但是佣人是为一个具体的主人服务,恐怕比掏粪工为“人民”服务更让人难为情。真让人感慨,菲律宾的中上层阶级,生活也不过如此。

本书包括了大约二三十个小故事,有的描述菲佣生活的不幸与点滴幸福,有的描述菲佣眼中的新加坡人。有些新加坡人确实很富裕,住大房子,有无数的衣服鞋子,给孩子买各种玩具,还有电脑(那是1980年代)。但是有些人忙得无法享受,有些人空虚得无法享受。有的女人因为得不到丈夫的爱情而孤独,有的女人因为丈夫失业收入减少而忧虑。在菲佣眼中,这些现代病非常新奇。恐怕在1980年代的中国,大家也会觉得这是保暖生闲事。但是恐怕现在大家都能感同身受了。

不过那个时候,新加坡人至少有两三个孩子,多的有五六个。恐怕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没达到新加坡1980年代水平,少子化却远过之。现在新加坡开始为人口问题着急了,中国却只为计划生育松动一点,又开始止步不前。真为中国的未来忧虑。

这本小书只有200页,还有许多空白页。英文很简单,很快就读完了。我想不久中国也会开放外籍劳务,菲佣会大量登陆中国。这本难得一见的小书,也许能给国人带来启发和预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