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总有刁民想害朕
2018-03-05 看过

又读余华的作品,许三观卖血记。余华用活着向读者证明,鲁迅先生不惮以最大的恶心揣测中国人,余华则是不惮以最悲惨的结局赋予书中人。读这本书时,一直有一颗悬置的心,为许三观的身体惴惴不安,为一乐的命运惴惴不安,为大革命里这个家能否保全惴惴不安……

细数许三观的数次卖血,第一次是在老乡的鼓舞下初次尝试,老乡告诉他卖血才是身体好的证明,身体败掉了就不能卖了;老乡告诉他卖血前要喝很多水,这样血就变淡了;老乡告诉他卖血后要来一份炒猪肝,一份黄酒,黄酒要温一下。

第二次卖血是因为一乐把铁匠的儿子打了,要出医药费。一乐不是三观的亲生儿子,这是三观心里脑里一直挥之不去的情节,许三观对一乐说,如果你是我亲生的,三个儿子里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第三次是为了初恋情人林芬芳,这个曾经笑鄢如花的女人已经变成了重度肥胖的中年妇女,但却还是这个男人心里的朱砂痣,他坐在骨折了的她的床边,摸了小腿,摸了大腿,摸了她丰腴的胸部……

第四次遇上了公社大生产,从开始吃集体食堂变成肚里彻底没粮,这个家庭的困难生活与那个时代所有家庭的困难如出一辙,许三观不得不为了填饱家里人的肚子又去卖血了

第五次是一乐拖着病身子要回下放的生产队,为了孩子能早点回城,他把卖血的钱塞给一乐,叮嘱他给对象送送礼

不到一个月, 就到了 第六次卖血听说二乐的生产队长要来家里做客,他用卖血的钱买烟买酒,脑满肥肠的对象喝的酣畅淋漓,许三观的身体却差点垮掉

余华的笔就是这么冷血无情,仅仅又过了一个月了,一乐得了肝炎,必须送到上海的医院救治,这一次小人物的人性光辉的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为了不是亲生的一乐,许三观沿途一路卖血,每一次都透支着生命的底线,每一次都挣扎在生死的边缘,每一次支撑着他的都是父爱如山的信念

许家的悲剧只是笼罩在整个国家特殊时期的大悲剧的缩影,许三观的个人经历只是整个国家悲怆奏鸣曲的一个音符,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市井小人物,成为了这个家的脊梁,用粗壮的胳膊跳动的血脉支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