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教堂与集市读书笔记

木然
2018-03-05 10:32:45
书摘:
黑客文化及其所取得的成功,对于研究人类动机、工作组织方式、专业主义的未来、公司形态等一些基础性问题,以及这些内容在21世纪信息充裕的后稀缺经济时代中如何变化和演进,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范例。

这里所说的“黑客”并非是记者们滥用的电脑犯罪分子的代称,而是指对某种事物的狂热爱好者、艺术家、古怪的天才发明家、问题解决高手和技术专家。

KISS(Keep It Simple,Stupid)哲学

绝大多数商业公司所采用的“大教堂”模式和Linux世界采用的“集市”模式。两种模式的根本不同点在于他们对软件排错有着完全对立的认识。

好的软件作品,往往源自于开发者的个人需要。

优秀的程序员知道写什么,卓越的程序员知道改写(和重用)什么。

如果你有正确的态度,有趣的事情自然会找到你。

当你对一个程序不再感兴趣时,你最后的责任就是把它交给一个可以胜任的接棒者。 尽管并没有明确提及,但Carl Harris和我

当你对一个程序不再感兴趣时,你最后的责任就是把它交给一个可以胜任的接棒者。

在一个已经延期的项目上增加人手,只会让项目更加延期。”更为一般地讲,Brooks定律指出,随着开发人员数目


















...
显示全文
书摘:
黑客文化及其所取得的成功,对于研究人类动机、工作组织方式、专业主义的未来、公司形态等一些基础性问题,以及这些内容在21世纪信息充裕的后稀缺经济时代中如何变化和演进,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范例。

这里所说的“黑客”并非是记者们滥用的电脑犯罪分子的代称,而是指对某种事物的狂热爱好者、艺术家、古怪的天才发明家、问题解决高手和技术专家。

KISS(Keep It Simple,Stupid)哲学

绝大多数商业公司所采用的“大教堂”模式和Linux世界采用的“集市”模式。两种模式的根本不同点在于他们对软件排错有着完全对立的认识。

好的软件作品,往往源自于开发者的个人需要。

优秀的程序员知道写什么,卓越的程序员知道改写(和重用)什么。

如果你有正确的态度,有趣的事情自然会找到你。

当你对一个程序不再感兴趣时,你最后的责任就是把它交给一个可以胜任的接棒者。 尽管并没有明确提及,但Carl Harris和我

当你对一个程序不再感兴趣时,你最后的责任就是把它交给一个可以胜任的接棒者。

在一个已经延期的项目上增加人手,只会让项目更加延期。”更为一般地讲,Brooks定律指出,随着开发人员数目的增长,项目复杂度和沟通成本按照人数的平方增加,而工作成果只会呈线性增长。

让我看你的流程图但不让我看表,我会仍然搞不明白。给我看你的表,一般我就不再需要你的流程图了,表能让人一目了然。

通常,那些最有突破性和最有创新力的解决方案来自于你认识到你对问题的基本观念是错的。

设计上的完美不是没有东西可以再加,而是没有东西可以再减。

“利他”本身是“利他者”自我满足的外在表现。

Linux黑客们致力于最大化的“效用函数”,其目的并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经济价值,而是自我满足和黑客声望这些无形的东西。

最有才华的程序员和那些刚刚及格的程序员之间,生产率能相差100倍。

一个快乐的程序员是一个既没有被浪费也没有被压垮(由于不适当的目标或过程中充满压力与冲突)的人,乐趣预示着效率。

“玩”是创造性活动中最具经济效能的工作模式。

大多数的人类组织模式都是为了适应稀缺和匮乏,每种模式有其不同的社会地位获取途径。

最简单的模式是“命令体系”。在命令体系中,稀缺物品被中心化的权力分配并以武力为后盾。这种体系的延展性很差

我们的社会显然是一个“交换经济”,这是一种对稀缺性的微妙适应。与命令体系不同,它的延展性相当好,稀缺物品的分配主要是通过贸易和自愿合作

礼物文化并不是对物质稀缺的适应,而是对物质充裕的适应。

别为名声工作,如果你做得好,名声将伴随结果而来

普遍认为“bug已被修复”比“这里有过bug”更重要。

黑客,是一个通过贡献礼物表现出他(或她)既拥有技术能力又懂得声誉竞争如何运转的人。对是否为黑客的判断是一种感知和认同,只能由那在文化中已经做得很好的人给出。

如果它不能像我所预期的那样工作,那就不是好的——不管它多么聪明和有原创性。

至于“什么是正确的事”,其实不太算个问题。因为对于任何这种问题,要么有一个所有相关方都接受的客观的决策方法,要么没有。如果有的话,问题解决,皆大欢喜。如果没有,它就会归入到“谁来做决定”这个问题。

责任背后是权力

在整个项目中投入工作最多的一方(也即在整个项目中拥有最多领土权的一方)胜出。

软件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服务行业,虽然长期以来都毫无根据地被错认为是制造行业。

开源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还能分散和减轻风险。

使用价值和销售价值之间的差别,让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个关键事实:在从闭源转向开源的过程中,受到威胁的仅仅是销售价值,而非使用价值。

总结:
开源和黑客文化本质是富裕经济的产物,从亚文化成为主流文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教堂与集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教堂与集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