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不是。

深海鱼不吃鱼
2018-03-05 09:59:29

对于失败,我们可谓是耳熟能详,从小就有老师、家长不断的告诉我们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为什么我们却依然把失败视作是洪水猛兽呢?《泰晤士报》专栏作者、TED演讲者和作家马修·萨伊德在《黑匣子思维》一书中,做了详细的解答。

马修从航空业与医疗业对待失败的不同态度说起,深入挖掘出这种迥然不同的态度带来的不同的后果。《黑匣子思维》并没有一味的告诫我们要珍视失败,而是解构失败发生时,人们对于失败的不同反应是如何发生的。

有的人视失败为改变的契机,调整自己策略方法,有的人抗拒失败,逃避失败,待在自己安全的舒适区中,不愿面对挑战,这两种不同的态度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前者是成长型思维模式,后者是固定型思维模式。相较而言,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能够在失败学习,反而更加容易成功。

想要改变,首先要了解。或许正是那些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心理反应才是决定了我们不同思维模式的症结所在。

1、你是否还在黑暗球场中打球

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在什么样的球场中打球呢?一个是灯火通明,甚至还有视频回放,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投出的每一发球,从动作到结果,一

...
显示全文

对于失败,我们可谓是耳熟能详,从小就有老师、家长不断的告诉我们失败是成功之母。但是为什么我们却依然把失败视作是洪水猛兽呢?《泰晤士报》专栏作者、TED演讲者和作家马修·萨伊德在《黑匣子思维》一书中,做了详细的解答。

马修从航空业与医疗业对待失败的不同态度说起,深入挖掘出这种迥然不同的态度带来的不同的后果。《黑匣子思维》并没有一味的告诫我们要珍视失败,而是解构失败发生时,人们对于失败的不同反应是如何发生的。

有的人视失败为改变的契机,调整自己策略方法,有的人抗拒失败,逃避失败,待在自己安全的舒适区中,不愿面对挑战,这两种不同的态度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前者是成长型思维模式,后者是固定型思维模式。相较而言,成长型思维模式的人,能够在失败学习,反而更加容易成功。

想要改变,首先要了解。或许正是那些我们没有意识到的心理反应才是决定了我们不同思维模式的症结所在。

1、你是否还在黑暗球场中打球

如果让你选择,你会在什么样的球场中打球呢?一个是灯火通明,甚至还有视频回放,你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投出的每一发球,从动作到结果,一目了然,你可以根据每一次的投球做出动作的调整,以提升自己的命中率。一个是一篇黑暗,你无法看到自己投出每一发球的结果,当然,你也可以想象成自己是百发百中。

相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这是一个不难做出的决定。

但是事实上,在生活中,我们却常常做出类似于黑暗中打球的决定。比如明明想要依靠写作变现,但是却常常蒙头写稿,既不投稿,也难以接受别人的修改建议,草草发布在写作平台上,有人提出建议,就说我下次再改,我这次也只是练习而已,来安慰自己,但这种不求反馈,也不接受建议的练习方式,不就和在黑暗中打球一样吗?

换句话说这种训练方式和为此做出的努力,基本都是徒劳的。当知识付费兴起的时候,我们的学习渠道和资源迅速被扩大,有很多人勤勤恳恳每日听音频、记笔记,但是辛辛苦苦学半天,一回头,发现自己学习的东西早就如流沙一样颗粒不剩。

甚至很多人还会觉得很委屈,为什么我努力却没有回报呢?很简单,因为你的努力是无效努力。

所有知识的学习都需要经过自己琢磨、实践,内化为技能,不然自己的头脑只不过是别人思想的运动场,作为围观者,看起来很热闹,过后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马修在《黑匣子思维》中举了航空业的例子,在飞机上,都有一个黑匣子,它会准确的记录驾驶人员在飞机上所有的操作和录音,当事故发生的时候,调查人员可以根据黑匣子记录进行分析,事故发生的原因,因为这种透明和对失败的正视,航空业的安全性极大程度的获得了提高。

其实当我们选择在黑暗球场中打球的时候,内心的含义是对于失败的逃避,因为黑暗,所以看不到结果,看不到结果所以自己就不会受到评判,这就好像是一个薛定谔的猫,只要不打开箱子,这个猫就可以生死并存。这其实是一种侥幸心理。

想要正视失败,首先我们要正式失败,失败是一个矫正器,矫正我们的行为方向,因为它向我们展示的是这个世界我们还不熟知的部分,或者是被错误理解的部分,它为我们提供的是更进一步的线索,这是一种契机和指引,而不是洪水猛兽。

这也就是书中提到的黑匣子思维:这是一种在失败后围绕教训展开调查并从中学习的意愿和决心,这种思维模式指导人们建立一种机制和观念,让各行业的人从错误中学习,而不是被失败吓到。

2、认知不协调带来的偏执

认知不协调理论是由利昂·费斯汀格1957年提出的阐释人的态度变化过程的社会心理学理论。它形容的是当信仰和认知受到挑战时内心感受到的不安。这其实是一种普遍的心理状态,我们每个人都会存在这种认知不协调的情况,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种不协调会带来一种偏执,为了维护原有的信仰和认知,拼命的修改事实证据。

《黑匣子思维》书中提到了一个关于邪教的例子,作为邪教徒领袖,宣扬地球末日,只有信仰会让他们存活下来,但是当她预言末日到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时候,调查人员觉得那些教徒应该清醒吧,但出人意料的是,非但没有,反而更加虔诚了。邪教领袖告诉他们因为他们的虔诚,让所有地球人躲过了这次灾难。所以对于这些教徒来说,事实和信仰之间就产生了不协调,所以他们情愿修改事实,相信领袖的解释,来维护自己原有的信仰。

类似的还有另外一个发生在司法行业的案例,当案发现场提出DNA结果显示与原有罪犯不符时,检察官又提出了荒谬甚至可笑的解释,阻止嫌疑人洗清冤情,而事实上,案发现场DNA曾被检察官作为嫌疑人定罪的直接证据。

其实认知不协调在我们生活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在遇到这种不协调带来的紧张和不安时,我们的大脑不能的会想要快速的消除这种情绪。比如,当你为肥胖苦恼的时候,比起运动节食这种需要持续坚持的行为来说,大脑更趋向于忽略肥胖的事实,告诉自己这叫体态丰满,挺好的,不用减肥。在看到别人成功的时候,告诉自己因为别人是富二代,因为别人比较幸运遇到了好的机遇等等,来安慰自己,你看不是因为我不努力,主要是因为我没有一个有钱的爹,没遇到赏识我的贵人。通过心理上的自洽来寻求安慰。

其实认知不协调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认识不到这种不协调,放任自己曲解事实,逃避失败。

3、犯错也有技巧——最小化可行性产品(MVP)

有这样一个故事,18世纪时有一个钟表匠叫做约翰·哈里森,他出身贫寒,在他21岁的时候,航海业一片繁荣,但是也有一个难题一直困扰着他们,那就是航海过程中需要测算经度和时间,当时通用的方法是利用星星和月亮的相对位置计算经度,但是这种办法遇上了阴天暴风雨就会比较麻烦。所以当时英国政府悬赏2万英镑,但多年未有人能解决这个难题。

多年后,哈里森提出了一个航海钟模型H1,并进行了小范围的试航,H1表现良好。但是哈里森认为还是不满意,耗时4年做出了H2,但他依旧不满意,又花费了19年才做出他心目中完美的航海钟。

也许有人会歌颂他的这种工匠精神,但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这19年间,在他努力做出完美钟表的过程中,又有多少人会丧命于航海途中。

最小化可行性产品(MVP)由埃里克·莱斯在《精益创业》中提出即利用最小的产品和代价来测试可行性。

在营销学上,人们常常会利用小范围试错来评估效果,比如在大规模的广告投放之前,进行小区域的试错,利用小范围的反馈来评估可行性,这就类似于注射抗生素之前进行的皮试,利用小剂量的药物测试人体反应,以防止重大过敏的发生。

“种子用户”是很多创业企业都非常重视的一个群体,其实本质上也是需要这样的一个群体对于自己初期最小化可行性产品的反馈。这个产品够用但绝不完美,这种测试方式其实也是寻求企业方与用户之间的沟通桥梁。

商业环境是复杂的,一个产品的成功来源于诸多因素的合力,而最小化可行性产品就像是一个指南针,在企业行进的道路上予以纠偏。

这个原理放到个人身上也是如此,接受犯错的同时也要有技巧的犯错。

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不是。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匣子思维的更多书评

推荐黑匣子思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