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实习治疗师的memo

Jayne
2018-03-05 09:16:40
(第三章开始,摘抄+感悟。)

第三章 模范的折磨

"重要的是你内心有许多痛苦,若能学着倾诉它们,像今天一样直接面对它们,你就不会用间接的方式来表达它们——说你的房子有问题、双腿有毛病,或是皮肤上有虫的感觉。"

几位住院医师对我赞不绝口,他们对我无中生有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 | 233333

我说服她让别人帮助她才能帮助别人,很快化解了她的抗拒。 | 666666

最重要的是,我让住院医师明白,没有所谓的无趣或空洞的病人(或团体)。每一个病人,每一个临床的情况,都隐藏着丰富的人生戏剧,心理治疗的艺术就在于启动这些戏剧。

我打破了心理治疗的基本规则:不要剥除病人的自我防卫,除非你有更好的可以取代。 | emmm…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该做而没做的是,收拾起自己所有的情感,和她真正地面对面,和有血有肉的她,而非我加之于她身上的形象。

我花了毕生时间要了解其他人的世界,却一直等到碰到梅格诺莉亚,才真正明白我们视为模范的人物也会受模范所折磨。

第四章 治疗忧伤的七课

另一方面,艾琳的话也打动了我的心——我是唯一一位够格治疗她的医师,这话不偏不倚正中我的虚



















...
显示全文
(第三章开始,摘抄+感悟。)

第三章 模范的折磨

"重要的是你内心有许多痛苦,若能学着倾诉它们,像今天一样直接面对它们,你就不会用间接的方式来表达它们——说你的房子有问题、双腿有毛病,或是皮肤上有虫的感觉。"

几位住院医师对我赞不绝口,他们对我无中生有的本事佩服得五体投地。 | 233333

我说服她让别人帮助她才能帮助别人,很快化解了她的抗拒。 | 666666

最重要的是,我让住院医师明白,没有所谓的无趣或空洞的病人(或团体)。每一个病人,每一个临床的情况,都隐藏着丰富的人生戏剧,心理治疗的艺术就在于启动这些戏剧。

我打破了心理治疗的基本规则:不要剥除病人的自我防卫,除非你有更好的可以取代。 | emmm…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该做而没做的是,收拾起自己所有的情感,和她真正地面对面,和有血有肉的她,而非我加之于她身上的形象。

我花了毕生时间要了解其他人的世界,却一直等到碰到梅格诺莉亚,才真正明白我们视为模范的人物也会受模范所折磨。

第四章 治疗忧伤的七课

另一方面,艾琳的话也打动了我的心——我是唯一一位够格治疗她的医师,这话不偏不倚正中我的虚荣要害。 | 亚隆你要不要这么frank呢hhhh

"你以前曾谈过这样的感受,但今天它们却很强烈。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你现在会做这样的梦?" | 拉回此时此地。

其实治疗师满可以用“你为什么问?”“为什么现在问?”或“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之类的问句把问题丢回去,但像我这样期待更平等、更透明关系的治疗师,可没这么简单。或许是因为这个问题显露了治疗的极限:不论治疗师多么真心诚意,多么亲密,多么诚实,双方依然有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那就是:治疗师和病人之间立足点原本就不平等。

我该怎么扭转她这种自视为灾星的想法?就像面对她的愤怒一样,我也刻意以行为证明她的这种观念纯属无稽之谈:我一再地接近她,进入该倒霉的空间范围,不但能全身而退,而且活得好好的。 | 面对带有愤怒的来访者。还需要修行。

其他人的死让我们领悟到自己原来也会死。这样的做法适用于忧伤的心理治疗吗?问:为什么去抓不痒之处呢?为什么在已经因丧偶而消沉沮丧的人身上,燃起死亡的焦虑火焰呢?答:因为面对自己的死亡,可以让人产生正面的改变力量。

或许她这一切想法都是为了遮掩残酷的生命真相:若她该为死亡负责,那么死亡就是可以避免的,生命就不再是无常的,人不是孑然一身被抛入世上,而是有非我们可理解的天道在监督评断我们。

她曾说她避免建立新关系(包括和我的关系),主要是为了避免再一次失去的痛苦。但现在她明白,她害怕的不只是失去其他人,而是所有让她想到生命无常的事物。

"如果我不说,你就猜——而且猜得很准,于是我会告诉你我当时的感觉。" | 读心真的是必须要get的技能啊。努力地理解来访者,理解对面这个活生生的【人】。

“你的行动也很重要,光是言语是办不到的。因此,每当你让我向你发火之后,就得自动多会面一次,对我有很大的意义。” | emmm让我想到,签订不伤害协议的来访者,每有一次违反协议的行为,就要少会面一次。所以,不管是什么流派,都会或多或少有行为治疗的部分。

"…在我需要时握住我的手。我很珍惜这一点,尤其在杰克濒死之际。有时候我觉得要不是有你的手,我就会在生命中迷失方向。" | emmm在伦理的边缘试探…反正这个尺度现在的我是把握不好的。老师、伦理都告诉我,不能和来访者有任何肢体接触。但也许真的有例外,比如如此、如此深重的哀伤。如果我真的碰到这样的来访者,虽然理智层面会一直以伦理来约束自己(等一下…伦理里有明文规定这个?记得好像只是老师说不建议),但到时候也许还是会follow my gut——要知道,出于直觉的判断往往比深思熟虑更准确,到时候决定要怎么做,就那么做吧,所有行动的结果,我也会做好承担的准备,这是我的责任。

(233333亚隆对👆给出了回答:)有时我对握着她的手会感到些许的不安,倒不是因为法律规定我们不得碰触病人:屈从这样的规则实在是一种侮辱。我之所以会觉得不安,是因为握着她的手赐予无限的力量,令我觉得自己真是无所不知的先知,拥有自己所不明白的能力。 | yohooooo太喜欢亚隆的这一点:咨询师都有自恋,亚隆却可以这么坦诚地将它写在读者眼前。

每一次会面,我都问她关于我们关系的问题,从无例外:“你在这间办公室和我在一起,感觉到怎样的孤寂?”“你觉得今天和我之间有多远的距离?”如果她一如往常说:“很远很远。”我就会直截了当地问她:“我们今天的会面,你最先注意到什么?”或是“我说或做了什么,让你感到距离越来越远?”而最常问的则是:“如何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 | 让我一下想到我的那一位来访者。我得仔细研究研究这一段。(画外:看书的时候,我真的是无时不刻不想到我可爱的来访者们。非常非常希望可以为每一个人量身定制很适合他们的治疗方案。yohohoho危机干预有的说了: 我真的很想帮助你,尽我所能来研究、考虑怎样最能帮到你,你可不可以继续活着,好让我可以接着听你讲你的故事,让我们可以一起来探索,怎样可以更好地来帮到你?曾经听到督导师教我这样的话,我觉得不真诚、说不出口,到如今似乎可以了。因为真的是发自内心。哦耶。)

【memo】为了我可爱的来访者们,我要提高ego-function,我要搞好作息,要好好写论文(啊不 是快快写论文),要照顾好自己、过得幸福,要得!(充满真挚和温度的小眼神,闪着一点点泪光,plapla)

亲密和诱惑之间的界线限在?她会不会太依赖我?她能不能摆脱过去?她会不会对我产生移情作用,而致不可自拔?这些念头纠缠着我,但我决心将来再烦恼。 | 我决心将来再烦恼,2333333

现代医保制度对精神治疗领域造成极大的威胁,它要求:①治疗必须短得不切实际,只着重外在的症候,而未探究造成这些症候的内在因素;②治疗必须便宜得不切实际,简直是惩罚花了许多心血训练学习的专科医师,以及被迫接受不专业治疗的病人;③治疗师必须依循医疗模式,拟就确切的医疗目标,逐周评估;④治疗师仅能以经验认证治疗(EVT)为方法,因此将以精简的认知—行为模式为主轴,显示症状的缓和。 | 到现在为止,我所看到、听到的,大体都是说CBT只能给表层打补丁。我不信。我不信CBT只能做到如此。正如心理剧培训时老师所说,我相信"爱比技术更重要"。我还是想坚守CBT的框架(至少在新手阶段),在此基础上进行微调(可能包括加入其他流派的元素、对议程稍加改变),用心考虑适合每一个来访者的独特治疗方案。

第五章 双重曝光

于是他拾起暴风雨中的救生衣,这是治疗师随时拿在手上的万灵丹:过程评语,亦即评论治疗的过程或关系的含义,而非内容本身。“你的话有很多波动的情绪,梅娜。”他平静地说,“似乎你已经想说这些话很久了。” | 好的,学到一招👌

本章感悟: 不管治疗中发生什么,治疗师都要以真诚死撑到底。之后会有奇迹发生。

第六章 九命怪猫的诅咒

“走开,不要让我看见你。”不正是厄尼斯特希望的吗?哈斯顿说:“最后一次诊疗”,我可以接受这样的口气,厄尼斯特想道。他现在病人多如过江之鲫,多年不见的老病人梅根也回来找他,她两周前自杀未遂,现在非常需要他花时间看她,每周至少得见他三个小时。喂,醒醒!他戳醒自己,你是治疗师,这人来找你求援,你对他有责任。你不太喜欢他?他引不起你的兴趣?他很乏味?很好,这是很好的资料,用上去!如果你对他有这样的感觉,那么许多人对他也会有这样的感觉。记得他当初来看诊的原因吗?深深的疏离感。 | 让我一下联想到《君主》里世子的态度。不可以为众多百姓而牺牲几名百姓。每一个百姓都要尽全力去保护。一旦开始有了"牺牲少数人是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这样的功利性想法,初心也就慢慢丧失了。想想我自己,以前不也是抱着这样的功利性态度么?电车难题里我一定会改道,牺牲1个而挽救5个人的生命。(但这个有点不一样,前面说的是尽可能成全全部人的利益,即救下6个人。)想来我当时看剧时是很认同世子的态度的。那么到时候我碰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会怎么做呢?会一直抱有那份热忱而诚挚的初心,"人生而平等",真正关切、重视每一位来访者么,不论ta是什么样?我希望:我会的,除非我自己的部分还没有处理得很好,又被来访者深深戳痛,给自己带来很大的伤害——我还是会首选self-care的,也许会转介吧。

我认得许多病人——每一位治疗师都如此,他们放弃治疗的理由未必如此理性,如果你也是其中之一,是否愿意谈谈这些理由? | 用"正常化"来引导来访者开放内心真实的想法。

“你放心,哈斯顿,我和你在一起,你刚开始谈到阿提米丝。” | "我和你在一起。"总觉得用汉语讲出来有点怪怪的。但就是这个意思,尽量口语化的表达应该会自然一点。

“哈斯顿,我们得结束了,时间已经超过了,不过显然还有很多可以讨论。最明显的就是你对女人的感觉——你和一个女人亲热,接着碰到象征危险与惩罚的猫,于是不加任何解释弃她于不顾。还有原本该滋养你的胸部却分泌出毒汁。告诉我,你怎能停止治疗?” | 总结得也太棒了。

后记

愿意更进一步参与讨论的读者可上网,网址为www.yalom.com,我将提供相关的专业文献,并讨论这六个故事的技术层面:病人信息的秘密、小说和非小说之间的界限、治疗的医患关系、着重此时此地、漠视传统的精神治疗技巧、治疗师的透明度、实体论的治疗法以及丧失亲人后心理发展的过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妈妈及生命的意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妈妈及生命的意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