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 讲故事 8.5分

随便写写(非正式书评,吐槽及想象,非礼勿视)

如夢坐南山
2018-03-04 看过
今天卡文,对着《后汉书》等了半天一个字也不想写,一气之下看完了田海所著《讲故事:中国历史上的巫术与替罪》(以下简称讲故事)。之所以购买本书是因为春节看完《唐人街探案2》觉得还可以,闲侃时蓦然想起,还真有老外对此进行研究,于是凭着记忆找到此书。今日阅读后感觉尚可,所以打算胡言乱语一番,谈一谈对其中一些部分的感想。
       题目中的“讲故事”有两重含义,一是本文是以叙述故事的形式展开的,因而与一般历史研究相比更为生动。二是“讲故事”意味着中国古代这类被认为“谣言”(作者并不认同这一说法)恐慌话语是借由口头文化而广泛传播的。在口耳相传中,这些故事被传承并赋予地方和时代特色。
        本文难度最大的是第二章,也最令人遗憾,原因在于涉及时代和地域太广,作者本身对于宋以前的古代中国并不十分了解(甚至大胆的认为变形这一现象在中国宗教行为中出现的很晚o(╯□╰)o),而史料又过于零散,只能勉强梳理了有关于麻胡(或许更重要的是其所指称的“yehu”),并对比了与“老虎外婆”故事高度相似的“小红帽”与“狼与七只小羊”故事。这一故事类型广泛流传于欧亚大陆两端确实是魅力无穷的(上学期韦兵老师所讲千与千寻的故事流传与之颇似),限于语言和材料,作者无法探讨其在欧亚大路中的流传情况,只能草率的猜测其源自中国(实际上根本没有说服力)并寄望他者。对此,本人只能表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o(╥﹏╥)o。
        文中除了强调口头文化与地方记忆对地方社会的重大影响外,有两处我认为很有意义并值得深入一是皇帝形象的“边缘化”,作者特别定义了皇帝“边缘化”的特征,尽管皇权笼罩与帝国秩序中,但对于民众而言,皇帝仍然只是外来的他者。对于未知的想象和恐惧使得皇帝形象也很容易被妖魔化,不过,作者对此未能更深入的论述。我们很容易就能产生怀疑,这种对皇权妖魔化的叙述是古代中国长期以来的某种传统吗?这种叙述是仅仅基于某些特定的风评不好俄君主(比如正德皇帝)还是普遍存在于每个皇帝统治时期?皇帝是否了解这样的谣言(从文中来看,朝廷确实对有关选秀的谣言做出了回应?既然口头文化成为了皇帝妖魔化叙述的重要媒介,那么皇权是否也利用这一媒介来塑造其正面形象?凡此种种,或可深入.
       另一处是古代中国集体行动的内在逻辑,集体恐惧以及外来的各种压力因素对于群众运动的影响.作者特别强调地方民众有自己的世界观,在对于清末的大规模暴乱包括义和团的研究中,作者认为地方民众作为一个群体或社群,完全自发地采取行动,没有丝毫意愿去确认或者颠覆社会或其他;领导层。此处我的第一感受是黄巾运动似乎也与之类似,即借由某种谣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而引发的集体恐惧(汉代终末论的影响?),最终汇聚为自发地社会行动?而当代中国的系列运动,似乎也蕴藏着可以借用集体恐惧以及外在压力因素的解释路径。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讲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讲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