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门 窄门 8.1分

把形而上学扔给魔鬼

小D
2018-03-04 22:56:55

该如何形容这种爱情?

“爱情中最美妙的时刻,并不是当你说‘我爱你’。”阿莉莎爱热罗姆,但是“我爱你”却不是她的追求,她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无限趋近上帝,并通过上帝,达到灵魂的相聚。于是,在最初的设想里,上帝横亘在两人之间,它是阶梯,是最终的舞台。没想到,最后阿莉莎发现,自己才是横亘在上帝与热罗姆之间的障碍物,因为她,热罗姆无法到达上帝。于是,她选择改变,选择退出,甚至选择了死亡。

排斥世俗婚姻的她,渴求一种距离感,所以她以写信代替谈话,拒绝热罗姆那透支至未来的承诺。她因为爱情而追求德行,追求的越多,就越难以忍受俗世的幸福,最终选择离开,以保留美满的精神之爱。其实,与其把这种爱情理解为柏拉图之恋,我更愿意相信它整个都是虚幻,因幻象而起,也葬身于幻象的破灭。

热罗姆把阿莉莎视为偶像,抬高她,把所爱的一切作为她的装饰,然后尽力使自己接近想象中完美的她;当阿莉莎摘下所有装饰,热罗姆发现自己不过是在爱一个幻影,可笑的是,这个幻影正是由他自己创造的。对于阿莉莎来说,也是一样的过程。他们互相为对方勾画虚假的模样,而后深感自己的软弱无力。

上帝是什么?是借口,是结果。阿莉莎只是在

...
显示全文

该如何形容这种爱情?

“爱情中最美妙的时刻,并不是当你说‘我爱你’。”阿莉莎爱热罗姆,但是“我爱你”却不是她的追求,她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无限趋近上帝,并通过上帝,达到灵魂的相聚。于是,在最初的设想里,上帝横亘在两人之间,它是阶梯,是最终的舞台。没想到,最后阿莉莎发现,自己才是横亘在上帝与热罗姆之间的障碍物,因为她,热罗姆无法到达上帝。于是,她选择改变,选择退出,甚至选择了死亡。

排斥世俗婚姻的她,渴求一种距离感,所以她以写信代替谈话,拒绝热罗姆那透支至未来的承诺。她因为爱情而追求德行,追求的越多,就越难以忍受俗世的幸福,最终选择离开,以保留美满的精神之爱。其实,与其把这种爱情理解为柏拉图之恋,我更愿意相信它整个都是虚幻,因幻象而起,也葬身于幻象的破灭。

热罗姆把阿莉莎视为偶像,抬高她,把所爱的一切作为她的装饰,然后尽力使自己接近想象中完美的她;当阿莉莎摘下所有装饰,热罗姆发现自己不过是在爱一个幻影,可笑的是,这个幻影正是由他自己创造的。对于阿莉莎来说,也是一样的过程。他们互相为对方勾画虚假的模样,而后深感自己的软弱无力。

上帝是什么?是借口,是结果。阿莉莎只是在害怕肉体的永久陪伴,她不相信这些,她的母亲和妹妹让她对这种看似实在的陪伴毫无信心;所以,她需要上帝,需要德行,也希望自己能在精神上成为热罗姆的永久伴侣,她选择让热罗姆一人通往窄门。

纯洁又扭曲,冷酷又热情。

“你还不结婚,等什么呢?”“等我忘却许多往事。”“你希望很快忘记吗?”“我希望永远不忘。”

“你认为一个人可以长久地在心中保持毫无希望的爱情?”“是的,朱莉埃特。”“而生活可以每天吹它,但吹不灭?……”

吹不灭的,不仅是热罗姆,还有朱莉埃特。这时的黄昏像潮水。

我不认为纪德在批判宗教或宗教般的爱情,尽管他终其一生都在反叛,反叛戒令。如果将最后的死亡称为悲剧,我想这种悲剧更多是由幻象引起的,由虚假与真实之间的落差引起的。这种落差,让热罗姆努力追求德行,却让阿莉莎深感脆弱。我不得不想起尼采在《自我批判的尝试》中所说的那段话,我无比喜欢:

你们首先应当学会尘世慰藉的艺术,——你们应当学会欢笑,我的年轻朋友们,除非你们想永远做悲观主义者;所以,作为欢笑者,你们有朝一日也许把一切形而上慰藉——首先是形而上学——扔给魔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窄门的更多书评

推荐窄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