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烟云 京华烟云 9.0分

养女莫及姚思安

嘻嘻哈哈根号二
2018-03-04 22:14:39

姚思安,杭州商人,做些茶叶和药材生意,一妻,二女二子。年少胆大妄为,吃喝嫖赌;中年蓦然醒悟,洗心革面。都言生女当生姚木兰,娶妻当娶姚莫愁。从中摘几点,观感姚思安教女之法。当姚家逃难的准备工作开始,姚思安埋宝藏,小木兰遗憾惋惜,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父亲。世家大族,多敷衍孩子,溺爱无谓似的再买,我们再买很多,想要多少就买多少。而姚思安不同,“那些古玩东西都是废物,分文不值。你若把那些东西看做废物,那就是废物。”此言不虚,千百年来的古董玩意数不胜数,昨日青铜器的主人是张三,今天又成了李四,明天说不定变成了王五。本就不是生活必需品,也不是传家宝藏。物件儿真正存在的意义是对需要和懂得它的人的意义,而不是狂妄的占有与收藏。拿甲骨来说,第一次的发现是在药铺中,它的身份是一味药材,医病救人。有人发现了甲骨上的符号,加以研究收藏,甲骨第二次有了意义,这是对于有兴趣之士的研究意义。甲骨热倒不假,热的应是才学之士对于甲骨上文字的品析与研究,而不应是盲目的收藏与攀比。收藏再多的甲骨又有何用?大字不识的乡绅地主在茶余饭后的炫耀自得真真是泯灭了千年来刻在甲骨上的文化血脉和人类的智慧基因。逃难之前埋藏古玩,让其回到本来的自然状态。带不走的就放下,被偷去的无所谓,天道轮回,千年以后,不知谁又是谁的主人。

第二次印象较深的是木兰的天足和两位女儿的自理能力。木兰天足,在当时有些许尴尬,但在抗日战争爆发万人逃离战乱炮火时,奔波劳碌,这双大脚可是给了她极大的便利。另外,木兰莫愁二姊妹会下面条,蒸馒头,熬入口即化的八宝粥,莫愁吃蟹极为精细,木兰药膳功夫极佳;她们自己洗衣服,做女红,帮助整个家庭管理内务招呼内外,知书达礼,才华横溢北平城,美貌倾倒京中人,真正的腹有诗书气自华想必也不过如此。一般的富家闺中女子,只需娴淑守礼,相夫教子,琐事内务交与小丫鬟和大丫鬟,做个摆手掌柜。她们事事经手,大家庭的琐碎杂事锻炼了她们处理复杂事物的实际能力,身为大家女子,必要有所为。为父者虽不亲自教诲,但却旁敲侧击,鞭策鼓舞。木兰活泼大方,莫愁温婉贤淑,一个如金,一个如水。木兰配荪亚,兴趣相投;莫愁嫁立夫,琴瑟和鸣。

第三次则是曹丽华事件。姚思安化作黄山道士旁敲侧击丽华这次插足有妇之夫的无果而终。木兰也大大方方的处理了荪亚和女学生之间的这次小风流。生活的柴米油盐渐渐将木兰这个大家闺秀变成一个持家的中年妇女,荪亚此时或许觉得生活没有了新鲜感,从青春朝气的曹丽华身上获得了暂时的幸福感。殊不知他的太太和岳父早已洞穿这一切,在用一个合适的方法去保存这份枘凿之情。姚思安作为岳丈,大方,智慧。木兰作为妻子,大度,开阔。这不是一次妥协,而是一次关系的升华。有父若如姚思安,胎生不悔。

在姚太太逝去之后,抛去家财万贯云游四海大川,以道士感受真正的一生。看得开放得下。一个人若享真正的福气,或是人世间各式各样儿的福气,必须有享福的德性,才能持盈保泰。在有福的人面前,一缸清水会变成雪白的银子。姚思安就像一位道士,来到这世上,先走遍红尘烟火,再大悟人生轮回。或许是青年时期的放浪形骸点着了而立之年的道家引子。世间本无我,还要空归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京华烟云的更多书评

推荐京华烟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