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与物 词与物 9.1分

对于福柯《词与物》新版中译本某些翻译错误的讨论

luyxnj
2018-03-04 22:09:35

今天总算花了二十多天把《词与物》的英文版读完了,算是边对照着这本新版的中文版《词与物》边看完的。就算我已经认真读过一遍02年中文版的《词与物》,但是再次读完还是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可见这本书是读来极为费力的。 我就不讨论书中内容了,因为要透彻讨论的话,其实是可以写成一本书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看一下Deleuze的著作“Foucalt”中对福柯哲学的发展。但是就我个人的观点来说,Deleuze对Foucault的发展是很不能令人满意的,其中夹带了太多Deleuze自己的私货, 有点像海德格尔对尼采的讨论。事实上,Deleuze确实力图按照Foucalt在《词与物》中所设想的提出了一种数学范式,Deleuze将其称为一种topology,但这种形式的问题在于过度简单化了福柯哲学的复杂性,把福柯哲学变成了inside和outside的一种二元论,在这个意义上,Deleuze的福柯哲学有点像道家的阴阳二气论。不过相对来说,Deleuze是那个时代(也许是至今为止)对福柯阐释的最好的人了,所以看他阐释的福柯其实非常有助于理解《词与物》的,特别是这本书最后的appendix “On the Death of Man and Superman"可以看作是对《词与物》观点的简述,不过正像我所说的,这篇文章前半部分有过度简单化

...
显示全文

今天总算花了二十多天把《词与物》的英文版读完了,算是边对照着这本新版的中文版《词与物》边看完的。就算我已经认真读过一遍02年中文版的《词与物》,但是再次读完还是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可见这本书是读来极为费力的。 我就不讨论书中内容了,因为要透彻讨论的话,其实是可以写成一本书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看一下Deleuze的著作“Foucalt”中对福柯哲学的发展。但是就我个人的观点来说,Deleuze对Foucault的发展是很不能令人满意的,其中夹带了太多Deleuze自己的私货, 有点像海德格尔对尼采的讨论。事实上,Deleuze确实力图按照Foucalt在《词与物》中所设想的提出了一种数学范式,Deleuze将其称为一种topology,但这种形式的问题在于过度简单化了福柯哲学的复杂性,把福柯哲学变成了inside和outside的一种二元论,在这个意义上,Deleuze的福柯哲学有点像道家的阴阳二气论。不过相对来说,Deleuze是那个时代(也许是至今为止)对福柯阐释的最好的人了,所以看他阐释的福柯其实非常有助于理解《词与物》的,特别是这本书最后的appendix “On the Death of Man and Superman"可以看作是对《词与物》观点的简述,不过正像我所说的,这篇文章前半部分有过度简单化问题的倾向,后半部分的观点至少让我很不满意。

总的来说,这本书翻译的并不能说是糟糕的,其一这本书本身就是极其深奥的,翻译起来确实有很大的难度的,如果你读过英文版,你就知道这本书里的大部分语句都是从句套从句,指示代词也是使用过度了(很多时候要搞懂指示代词的意义都要花上一段时间),而中文版来说就我观察并没有发现犯弄错代词意义的问题;其二福柯使用了大量的比喻(用来解释认识型),而且引用了大量各个领域的词汇和一些历史上的词汇,所以很容易犯翻译不准确的错误。但是,我还是要说就新版来说并没有改正一些比较显然的错误,这点确实是译者的过失。我自己就发现了一些名词翻译的错误和一些不准确的地方(事实上还有一些句子翻译的并不准确,但是因为我看的是英文版,所以很多时候只是直接读英文版的内容,只有遇到看不太懂才会求助中文版)。下面我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吧。 1. P390 "上帝的死亡与末人显得是局部相联系的“,原句”the death of God and the last man are engaged in a contest with more than one round" 应翻译为:上帝和末人的角力是超过一回合的比赛 2.P382 第三行 “迁移”翻译的不对,原词“transference", 这个是精神分析领域的专有名词,应翻译为”移情作用“。有兴趣的人可以查一下维基百科英文词条的“transference”,“ is a theoretic phenomenon characterized by unconscious redirection of the feelings the first person has about a third person". 3.P380 倒数第七行 ”它几乎不能接近它们时“ ”接近“翻译的完全不对,原句是” it has scarcely any means of reaching" 在福柯的语境中,如果翻成“接近”的话,意义正好完全相反了,因为福柯的意思恰恰是可以接近(the nearest) 但却不能到达。 4. 还有就是贯穿第二部分的‘起源“(origin)能不能翻译成”原点“,这个我觉得更形象而且可以避免一些误解。这个词其实非常重要,来源于尼采的谱系学和其他著作,福柯专门在”Nietzsche, Genealogy, History"里有过详细讨论,所谓“origin”,福柯认为在尼采的论述中至少有两个意思,只是翻成“起源”的话显然会引起极大的误解,这里最好的做法是写一些关于这个词的注释。 这个是福柯在文章“ Nietzsche, Freud, Marx"中的原话,” a distinction, so important in Nietzsche, between the beginning and the origin"。 5.P325 ”人们想要为了先验而衬托出人身上的经验“ 原句 ” make the empirical, in man, stand for the transcendental" 这边应该是翻译反了。 6.P323 第十行 “或多或少难以战胜的幻想”, 原句“ more or less easily vanquished illusions" , 意思正好相反。 7. P306 第六行 ”游戏“,原词”interaction“,它其实是指代”function of literature" 和“modern mode" 之间的相互作用,如果翻成”游戏“不容易意识到上下文之间的关系。 8.P195 倒数第二行 ”时间只从内部介入“,原句”time intervened only from without“,意思正好相反 9.P185 第五行 ”货币布满纹路的流通“ 原句” the venous circulation of money" “金属就在第二级的,现在是静脉的流通” 原句“ in its second, arterial circuit" 首先,”arterial“是动脉的意思,翻译翻反了; 而根据上下文,这两个过程是对立的, 所以venous就不能翻译成”布满纹路的“, 而是”静脉的”。其实根据这之后对两种过程的描述,也是可以判断出来的。 所以,这个中译本,还是有很多翻译错误的(其实应该还有一些没发现的错误,正如我所说,我跟多的时候是看的英文本,只有英文太难才会求助中译本,所以你会发现P150前都没怎么写, 并不是因为没错误,而是本身英文原文并不难)。所以,我建议大家如果想深入理解,还是应该看英文版或是法文原版。 英文版还有一些别的好处: 1.中文版中有些如“History"是可以翻成大写历史的,但是如”Ocean" 翻译成大写海洋的话就会很成问题,所以译者很多时候有些大写的语词就没翻出来,但这很影响理解,因为福柯讨论大写之物时就是在讨论 Classical Thought之后的认识型,所以很多的关键信息就看不见。 2.还有就是英文中有些强调句和从句其实翻成中文很晦涩,但是在英文的语境下是非常顺畅的,但是一到中文的语境就变得支离破碎。而且在英文中可以看的很清楚的行文逻辑(这点可以由强调句和从句,倒装保证)在中文中是很难看清楚的。

3.还有就是文中有些英文词可能是相同的,但在不同的中文语境中会被翻译成不同的中文词,这就可能影响对文章整个逻辑连贯性的理解。而相反的,一些有明显的不同的意义的词在中文中也会被翻译成同样的词,例如man 和 human(或者human being)都是“人”的意思,但是意义却完全不一样,man表示的是那个由劳动,生命和语言限制的实证性的人,human being 表示的是作为存在的人,也就是在”人“(man) 未被创造之前的人(human being),所以人之死是 the death of man(而不是 the death of human being)。 ~~~~~~~~~~~~~~~~~~~~~~~~~~~~~~~~~~~~~~~~~~~~~~~~~~~~~~~~~~~~~~~~~~~~~~~~~~~~~~~~~~~~~ PS:1.如果想对《词与物》有更好的理解,也可以参考福柯写的小短文"what is enlightenment"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s4Uy4ixLwQQiJmDkc1l6A 密码:jk57) 2.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讨论和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词与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词与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