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 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 评价人数不足

维特根斯坦与M.O'C. Drury最后的谈话(1951)

路德维希
2018-03-04 看过
1951年。
结束意大利的蜜月后,我(Drury)返回剑桥看望维特根斯坦,他住在贝文医生家。虽然看上去已然沉疴难起,但维特根斯坦仍如往常般敏捷且富有生气。

维特根斯坦:当医生告诉我继续放疗已然无用时,我如释重负。生命只剩几个月光景。你知道,我向来喜欢批评医生。但在我生命即将终结之时,却有幸遇见三位出色的医生:其一,你在都柏林引介的那位教授;其二,在美国时马尔康姆让我见的医生,第三就是贝文医生。奇怪的是,虽然我知自己不久于人世,但任何关于“未来生命”的想法从未在我脑海中闪现。我所在意的仍然是此世生命,并尽可能地去写作。

我和他谈了我的意大利之旅。他则向我讲述歌德的意大利之旅,说那令他印象深刻。但话题又鬼使神差地转移到圣经上。

德鲁里:我认为旧约中某些段落令人生厌。例如,当一群小孩嘲笑以利沙的秃头,说“秃头的上去吧!”,上帝从森林中放出熊,生吞了那群小孩。
维特根斯坦:(十分严肃地)你不能这样来挑三拣四。
德鲁里:不这样能咋样?
维特根斯坦:你要想想,旧约对于像祁克果这样的人意味着什么。孩子终究是被熊杀死的。
德鲁里:对,但是我们应该将这起悲剧视为上帝对一桩邪恶行为的直接惩罚。而在新约中,我们看到相反情景,西罗亚楼倒塌时被压死的人并不比其他任何人更加邪恶。
维特根斯坦:这与我现在所谈论的东西毫无关联。你不理解,你已不像往常那样深刻。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似乎这场对话令他不快,我没有继续说什么。
不一会儿,我们开始谈论较为琐碎的事。到了我要去车站的时间,虽然我劝他说不要过于劳累,但维特根斯坦坚持要陪着我一道去。路上,他突然折回到刚才的旧约之争。
维特根斯坦:我必须要就此事给你写封信。
火车即将驶离,他对我说:“德鲁里,无论你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不要停止思考。”这是我从他那里接受的最后箴言。

译自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 ed. Rush Rhe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PP.169-170.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Recollections of Wittgenstei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