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林 红树林 7.3分

悬崖

金少卿
2018-03-04 21:16:53
先讲讲题外话,那是在夜间的图书馆,一位老先生过来向我寻求手机发送邮件的帮助,事后他看到我桌上摆着本《陆游集》,于是仿佛找到了话题,便压着声音大谈梁启超如何如何赞扬他,咱绍兴人如何如何骄傲他等等,这时方知他是一名退了休的文学系教师。当这个话题将要熄尽时,他的衰老而不失灵敏的眼又发现了我搁在桌面上的另一本书,正是《红树林》,于是他摇摇头说对莫言的作品不敢恭维,无不赤裸甚至不堪入目,外国人评他诺奖,但不能视之为中华文化之精髓。一想到《红树林》里描绘的情景,我附和一笑,终于不能完全否定他的判断,毕竟是走过文革的时代老人了。

之前我并未带着批判的态度去读莫言的作品,现一转念发现原来即便是名家,也是可以拎出个别(道德观点、手法技巧等)来细审一番的。老人之否定莫言,我之不认同老人,当然这也未必说明我和莫言就一定同仇敌忾、沆瀣一气,到最后观点还得是自己的,你认为它是低俗小说也好,觉得它是高尚作品也罢,能够总结并明确出自己的部分生存观点和道德归属,终究还是有所裨益。

性,是当代和后代中国青年所必须坦诚的一个挑战,何称之为“挑战”?因为它难克服,而且常常把人推向悬崖的边缘;它普遍存在,是“食色性也”的基本生活需要(《丰乳肥臀》中更是连和尚、仁医、率真姑父都不可幸免)。老者之否定莫言有他的时代原因,然而莫言是勇士、是先锋,探索欲望和挑战传统到达了性爱颠鸾倒凤的高峰和人性萎靡颓废的谷底。新时代的道德约束已然是开朗了,性爱业已褪去以往难以启齿、有伤大雅的外衣,正是在这种自由且有多样选择的环境下,中国青年的走向决定了中国未来中坚力量的基本性格,读这本《红树林》也就赋予了新的时代意义。

卷首语:在欲火如织的红树森林里,烦躁不安的叙述,犹如东奔西突的马驹……性,是常常拎出来与金钱、权力、名誉等相提并论的,仿佛人世间四大魔鬼,世人往往是不能英雄般地战胜它,反而是傀儡般地被吊着线操控。傀儡的线不止来自于内心的欲望,也来自于外界的蓄意操控,眼看林岚一步步半推半就地走近悬崖而终于跌落下去,心里竟至于发出一阵粗重的回响,“天呐!如果换作自己,恐怕也就跌死了吧!”侥幸自己是向来没有做官的命,如此一想这本书倒适合那些官运亨通的人(尤其是女性政客)。水有流向低处的本性,渠可进行疏导,这俨然是在解释一个“渠成水到”。

对于善良美貌且颇具几分女杰之气的陈珍珠,身子被糟蹋后求得仙子对她说:“有的人自以为身子脏了,其实是她自己的心先脏了。只要你的心不脏,即便有人把满桶的污水浇到你的头上,你也是干净的……”这豁然的唯心主义解释对于精神跌落至谷底的人,就是救命的稻草,是生存的曙光。在林岚与马叔的最后一轮“对决”中,林岚坦言自己跟公公爬灰,与鸭子宣淫,跟害自己的男人通奸,与至纯至善的马叔构成两个极端,到最后判决已定,马叔终于坦言:我一直爱着你!林岚吐出腹中闪烁着奇光异彩的珍珠,仿佛吐出无尽欲望的毒瘤,马叔从悬崖顶抛下一条细实的藤绳,林岚的牢狱生涯也总算保有一线生机,只希望不要像朴槿惠似的一判三十年。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社会之要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其意昭然若揭,然而实现起来为何步履艰难?在欲望与现实面前,林岚是否定过曾视若英雄的马钢的,可见靡靡之音是有腐化忠坚顽石之伟力。

《红树林》之采珠,与《酒国》之采燕,都是刻画入微、恍置其境的精篇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树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树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