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9.4分

一九八四摘录

蓑衣人
2018-03-04 20:19:09

一,“一种出于恐惧和报复心理的可怕情绪,一种去杀戮、拷打、用大锤去砸人脸的渴望像电流般通过整个人群,将一个人甚至是违背其意愿地变成面容扭曲、尖叫不止的疯子。”

二,“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三,“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审讯,没有关于逮捕的报道,人们只是失踪了,总是发生在夜里。你的名字被注销,你做过一切事情的记录都被清除,不承认你一度存在过,然后被遗忘。你被铲除了,消灭了。”

四,“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可怕的。最糟糕的是通过侦察队这种组织,他们被系统化改造成无法管教的小野人,然而又不会在他们身上产生对党的纪律的反抗倾向。恰恰相反,他们崇拜党以及与党有关的一切。他们所有的残暴都是对外的,针对国家的敌人、外国人、叛国者、破坏分子、思想犯等。”

五,“他是个孤独的幽灵,正在讲述一个谁也不会听的真理,然而只要他说出来,那种连贯性就以某种不明显的方式保持下来。不是通过让别人听到你的话,而是通过保持清醒,将人性传统延续下去。”

六,“他意识到悲剧只属于遥远的旧时代,在那个时代,仍然存在隐私权、爱和友谊,家庭成员互相扶持,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七,“这个动作优

...
显示全文

一,“一种出于恐惧和报复心理的可怕情绪,一种去杀戮、拷打、用大锤去砸人脸的渴望像电流般通过整个人群,将一个人甚至是违背其意愿地变成面容扭曲、尖叫不止的疯子。”

二,“战争即和平 自由即奴役 无知即力量”

三,“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审讯,没有关于逮捕的报道,人们只是失踪了,总是发生在夜里。你的名字被注销,你做过一切事情的记录都被清除,不承认你一度存在过,然后被遗忘。你被铲除了,消灭了。”

四,“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可怕的。最糟糕的是通过侦察队这种组织,他们被系统化改造成无法管教的小野人,然而又不会在他们身上产生对党的纪律的反抗倾向。恰恰相反,他们崇拜党以及与党有关的一切。他们所有的残暴都是对外的,针对国家的敌人、外国人、叛国者、破坏分子、思想犯等。”

五,“他是个孤独的幽灵,正在讲述一个谁也不会听的真理,然而只要他说出来,那种连贯性就以某种不明显的方式保持下来。不是通过让别人听到你的话,而是通过保持清醒,将人性传统延续下去。”

六,“他意识到悲剧只属于遥远的旧时代,在那个时代,仍然存在隐私权、爱和友谊,家庭成员互相扶持,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七,“这个动作优雅而随便,好像摧毁了整整一种文化和思想体系,似乎单是手臂一个漂亮无比的动作,就能横扫老大哥、党和思想警察于无形。”

八,“谁掌握历史,谁就掌握未来;谁掌握现在,谁就掌握历史。”

九,“知道又不知道;明白全部事实,却说着精心编造的谎言;同时拥有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一方面知道两者之间的矛盾,一方面又两者都相信;利用逻辑来反逻辑;一方面批判道德,一方面又自认为有道德;相信不可能有民主,另一方面又相信党是民主的保卫者;忘掉一切需要忘记的,然后随时在需要记起时再回想起来,接着马上忘掉。”

十,“新话的全部目标就是窄化思想范围,让思想犯罪变得完全不可能再犯。因为没有单词可以表达它。年复一年,词汇量越来越小,意识的范围越来越窄。正统思想意味着不去想——不需要去想,正统就是无意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