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疫 鼠疫 8.5分

故园风雨后

手空空无一物
2018-03-04 看过

鼠疫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阿尔及利亚,平静的小城突然爆发鼠疫,瘟疫发生之初,人们漠不关心、不以为意,随着瘟疫的大规模流行,情况一度恶化,死亡人数急剧攀升,城市进入紧急关闭状态,人们开始焦虑恐慌,谨小慎微的生活。由医生厄里与其他几人组成的志愿队开始在混乱的局面中投入与鼠疫的对抗,最后人们战胜了鼠疫,但许多人也失去了心中所爱。

鼠疫之前的城市普通平凡、忙碌有序,由于缺少时间,缺少思考,人们不得不相爱而又不知道在相爱。鼠疫发生之初,人们漠不关心不以为意,很长一段时间里,报纸对老鼠的事喋喋不休,却对死人的事只字不提,因为老鼠死在大街上,而人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随着灾害的进行,城市进入封闭状态,变成一座孤岛,城市里的人从内心升起一种流放感,人们在日复一日的等待着鼠疫的结束,整座城市像候车室,等待列车开往鼠疫结束之后的美好生活,然而死亡人数急剧攀升,尸体无处填埋,残酷的现实总是让人幻想破灭,然后人们总会想方设法和时间重归于好,不再对美好加以想象,避免想象力会强加在相信他的人身上以创伤。比绝望更糟糕的是人们已经习惯了绝望。

随着鼠疫的日渐深入,灾难逐渐失去了它哀婉动人的一面,展露出青面獠牙。对那些被瘟疫阻隔在城市之外的亲人强烈的思念早已干瘪枯萎,过了最初的疼痛期,他们已经对痛苦产生了耐受。习惯绝望比绝望本身更糟糕。而灾害强大的冲击,也让他们的记忆被每天的死亡数字与疫情发展所篡改,最后人们逐渐混淆了集体记忆与个人记忆。身处鼠疫之中的人们既丧失了个人记忆又丧失了希望,既无过去可沉湎,也无未来可希冀,他们只剩当下可以把握。所以鼠疫之中的人们也丧失了爱情和交友能力,因为两者都需要许之以未来。当今社会,来自房子、工作和金钱的强大压力,让越来越多人选择了不结婚或者宅在家里不交朋友,原因也是如此,对未来深深的不确定让他们主动回避交友和恋爱。

身处灾难之中的人,逐渐丧失了交流的欲望,他们不愿意把思考凝结成的痛苦说予他人听,台湾女作家林亦晗自杀的时候曾经说过:“原来人对他人的痛苦是毫无理解能力的,总是把自己无法理解的痛苦看作一种庸钝的语境,一出八点档的电视剧”。因为他人对自己无法感知的痛苦本能的反应是轻率的想象,粗暴的怜悯,轻浮的评价,他人认为你的那些感情都是俗套的,你的痛苦俯拾皆是,你的怅惘人皆有之,为了保全自己的尊严,不使自己难堪,所以只能自己咀嚼痛苦。

读的过程中,我努力的思考鼠疫到底象征着什么,结合加缪的时代背景,有人说,鼠疫代表着战争,但总感觉太过狭隘。随着阅读的深入,我渐渐感受到属于我的鼠疫的寓意呼之欲出。鼠疫代表着加诸于大多数人的突发性变故,可以是战争、瘟疫、封建专制、恐怖主义等等。在灾难带来的恐慌、失控与混乱面前,我们应该如何选择。袖手旁观或者誓死抵抗,其实战争一旦打响,不存在旁观者,一旦你不选择对抗鼠疫,那么你便自然而然的站在鼠疫这边。厄里医生、塔鲁等人组成志愿队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竭尽全力贡献着自己平凡的力量。没有个人英雄主义,一切顺理成章,就像1+1本该等于2一样,他们与鼠疫抗争只是灾害来临本该有的反应。过分重视高尚的行为,会变成对罪恶强有力的表扬,因为这会让人觉得高尚的行为寥若晨星,而狠心和冷漠才是人类更经常的动力。文中主人公给了我很大的力量,他们让我思考如果身处这样的环境该有怎样的选择与坚守。加缪将使英雄主义回复它原有的次要位置,因为过分宣扬带来的只是令人作呕的慷慨激昂。

灾难突然过去了,就像它突然的爆发一样。一切日常生活又恢复了正常,一切都没变过,就像一切都没来过。只是鼠疫在人的心灵上留下了印记,意志再强的人也抹不掉鼠疫在心灵中留下的印记。鼠疫过后,活着的人赢了,他们认识了鼠疫,以后可以回忆鼠疫,认识与回忆大概就是赢了的标志和奖励。

鼠疫究竟怎么回事?鼠疫仅仅只是生活而已!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鼠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鼠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