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短歌 雪山短歌 8.7分

在懵懂中从世外返回——马骅的诗

彼得潘耶夫斯基
2018-03-04 16:40:55

对于马骅这样的诗人,用一种科学化的、“文学批评”式的的方式来谈论其诗歌是不敬的,也仿佛是不切题的。就《雪山短歌》呈现的面貌而言,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处于萌芽状态的纯净、素朴、神秘和天真。说其是萌芽状态的,是因为马骅似乎仍只徘徊于天真和神秘的边缘,而未像同时代诗人海子那样,把诗歌转化成一场烈火。 因此,它的质素,尽管已经洗尽铅华,却仍然暴露着一种原始的加工感。我还是比较认同王炜的观点,即马骅仅仅与当代汉语诗歌进程保持着一般性的联系。他的开拓仍然是未完成的,充满着稚拙的一面。 “也许,马骅与‘现代汉语诗歌进程’并不具有如何深刻的关联,或者说,具有一些正常的关联,可以提醒被志愿者教师马骅感动的人们,他首先是一位熟谙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话题和技艺的汉语诗人。恰当理解一位未完成的同代人的诗作,也是生者同行的责任。”(王炜《作为志愿者的诗人》p124) 尽管其作为滇藏间乡村教师的想象力和行动是无可置疑的,然而也透露着无法抹除的“早期性”。《雪山短歌》是马骅最后的作品,在文学气质上却还是“早期的”。诗人的生命被一场意外的车祸所中断,这种终结在他的作品中很难同时发现。 在《书信之七》中,诗人记录了自己穿着藏装

...
显示全文

对于马骅这样的诗人,用一种科学化的、“文学批评”式的的方式来谈论其诗歌是不敬的,也仿佛是不切题的。就《雪山短歌》呈现的面貌而言,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处于萌芽状态的纯净、素朴、神秘和天真。说其是萌芽状态的,是因为马骅似乎仍只徘徊于天真和神秘的边缘,而未像同时代诗人海子那样,把诗歌转化成一场烈火。 因此,它的质素,尽管已经洗尽铅华,却仍然暴露着一种原始的加工感。我还是比较认同王炜的观点,即马骅仅仅与当代汉语诗歌进程保持着一般性的联系。他的开拓仍然是未完成的,充满着稚拙的一面。 “也许,马骅与‘现代汉语诗歌进程’并不具有如何深刻的关联,或者说,具有一些正常的关联,可以提醒被志愿者教师马骅感动的人们,他首先是一位熟谙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话题和技艺的汉语诗人。恰当理解一位未完成的同代人的诗作,也是生者同行的责任。”(王炜《作为志愿者的诗人》p124) 尽管其作为滇藏间乡村教师的想象力和行动是无可置疑的,然而也透露着无法抹除的“早期性”。《雪山短歌》是马骅最后的作品,在文学气质上却还是“早期的”。诗人的生命被一场意外的车祸所中断,这种终结在他的作品中很难同时发现。 在《书信之七》中,诗人记录了自己穿着藏装从云南回到北京的情景,其中提到:“大家都对我的藏装打扮感到新鲜,我自己本来多少也就有些卖弄的心思。”我想,马骅的感人之处就在于,他把自己的“卖弄”也毫不遮掩地呈现出来。 读他的诗,需要想到他的人。换言之,其诗集对于其生活而言,是注释性的,正是这种注释性,为其文字的质量提供了某种保证。《雪山短歌》包括未竟稿,只有三十七首,每首五行,在创作量上,这是较为稀薄的。它与其诗歌的内在性质一起,显示出写作并未成为那一时期马骅的救赎,而只是他当时思想状况的副产品,或情感的自然流露。 因此,诗篇的短,诗集的薄,甚至诗行刻意调整过的放大的间距,每页的巨幅的留白,以及诗人的中途戛然而止的生命,都成为马骅诗歌阅读美学的组成部分。 我权且抄录《雪山短歌》的最后一首诗,如下:

《雾》
一百五十步外的山时隐时现,最终带着满身发黑的绿消失。 十二里外的江水把明朗的波声甩过来。 世界只有三百米高,三十步远 被雨水从四面挤压。 两匹褐色的骡子浑身发亮,在懵懂中从世外返回。

也许马骅的感受性,都像极了这雾中的情景。他自称无神论者,却也在自己的诗和书信中偶然地提及佛陀与耶稣,对于雪山和神灵怀着暂时的感动和期待,就像一只贝壳方始吐露而尚未沾到沙子的柔软而敏锐的舌。他来不及继续探讨那些神秘而短期无解的问题,像所有人的盲目而沉浸于此刻的命运,在还没有得到答案的时候他就倏然远去了。

3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山短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山短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