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传统古代史观点

lowai
2018-03-04 看过
传统历史叙述认为, 从采集狩猎发展到农业和定着生活(sedentism)是一种进步, 后者使得粮食结余成为可能, 从而建立起了国家和文明. 本书作者Scott表达了不同观点. 他举例说, 考古学证据显示, 人们种植谷物远早于定着生活, 其中有着4000年的gap. 早期人们居住在冲刷平原的湿地周围过着半定着的(semi-sedentary)生活, 有着多样的食物来源, 包括野生动物, 水果和(驯化的)谷物. 人口聚集的定着生活是后起的, 且并不一定是进步. 因为考古学证据还显示, 长期单调的食物来源造成了营养不良 (比如缺某种特殊的维生素), 聚居区人民不如采集狩猎者身材高大, 而且长期农业劳动损害了身体健康 (从关节上可以看到重复性劳动的损害, 此种损害在牲畜的关节上也可以看到), 所以从事农业劳动在能量获取上是非常不经济的方式. 而且人口聚集后, 瘟疫和传染病都成为了问题, 因为疾病传播更容易, 接触到来自动物的病源也更加频繁, 粪便处理也成问题.

那么一个自然的问题就是, 为什么最终人们还是采纳了定着生活? 作者认为这跟气候变化有关. 适合采集狩猎的区域逐渐缩小, 导致人民聚集在一起. 另外要能够建立国家, 就要存在国家机器的胁迫. 所以底层人民在生活困难的时候会尝试摆脱国家统治从而回到采集狩猎生活以获得了更好的健康和更大的自由. 所以定着生活的文明将以外地区称为'barbarians'觉得他们不如自己先进是有问题的 (感觉这个观点就非常白左了). 而且历史上并不是大多数历史书所述的游牧民族定居下来成为农耕民族这样的过程, 而是游牧和农耕是双向道, 人口有来有往. 在一个文明崩溃后, 如果不是因为战争, 大多人的生活质量并不会降低, 人口也没有减少, 他们只是游散四处重新过起了采集狩猎生活. (That is a bold claim.) 一段时间后, 条件适合时, 人们又重新聚集. 这在早期国家史上反复出现.

在建立国家的议题上, 作者提出了这个问题: 为什么所有国家都是基于谷物农业而没有基于豆类或者块根的? 作者提供的答案是谷物有着税收上的优势. 与块根比, 谷物在地面上, 税收官员很容易判断产量从而计算应该收多少税. 与豆类比, 谷物的成熟有季节性, 所以税收官员只要在谷物成熟季节到农田上察看即可, 而豆类随时都可能成熟, 使得需要收多少税难以计算. 谷物也容易保存, 去壳不去壳都可以, 而且可以磨碎成粉, 易于按配给分发. (个人感觉这个观点是全书最独特的也是最有意思的观点.) 所以很多地方都不愿意接受农耕或者犁地这样的生产方式, 因为这种生产方式自带压迫的意味 (无政府主义倾向很明显了). 顺便一提, 本书作者有一本书叫做"The Art of Not Being Governed", 里面有更加详尽的对多种谷物的特点的描述.

该书还提及一些小的(对我而言)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 比如 (1) 人类早期长期使用火清理土地, 而且还仔细地种植植物营造适合采集和狩猎环境, 改变了很多landscape. 北美的印第安人在被消灭后原来他们用火清理的土地重新长成森林, 给欧洲人一种北美到处是森林的假象, 而且还有学者将1500-1850年的小冰期与北美的印第安人被消灭引起的森林恢复关联起来. (2) 书写系统的发明并不是用于记录speech的, 而是为了bookkeeping, 记录有多少人口多少地多少农作物收多少税, 在Mesopotamia书写系统诞生1000年后才被用于记录speech. (3) 因为前面所述的半定着的生活方式的优势, 一直到16世纪都是the golden age of barbarians, 因为后来barbarians不能跟有了火药的国家对抗了. (这里要区别barbarians和savages; barbarian是不按文明中心的定着方式生活的人, 还是有希望被纳入文明系统的, savage则是无望的野人.)

总体上说本书提供了与传统历史书不同的观点, 但是作者逃避了'集体文明能够创造松散的个体不能创造的作品'这个问题而不断强调个体优先的观点用来说明'半定着生活好于定着生活'让人觉得不够convincing.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Against the Grain的更多书评

推荐Against the Grai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