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4分

一个悖论

纯阳子
2018-03-04 15:57:41

悖论无处不在,处理悖论的理论都是高级智慧。哥德尔定理告诉我们数学上的悖论,测不准原理告诉我们物理学上的悖论,而勒庞在这本书里告诉了我们一个关于人类自身认知的悖论。 勒庞带给我们一个坏消息,我们引以为傲的理性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强大,更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之所以说理性不够强大,是因为人在群体中就会进入一种理性基本丧失但又习以为常而不自知的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一个人没有了个性、易怒、感情夸张而易受暗示,用作者的话来讲就是进入了一种集体无意识,身体受制于脊髓而不再是脑髓,个人可以为集体信念做出任何事情,包括残忍地攻击别人,或者是勇敢地牺牲自己。记住!上述令人难堪的状态不是只有少数人才会有,而是无论种族、年龄、性别、文化程度、智商,所有人都会出现,在这种状态下,理性将彻底输给感情,因为前者根本没有表现的舞台,就这一点来说,没有人可以逃脱。之所以说理性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是因为理性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化中所发挥的作用其实是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理性可以为人类指明方向,但是根本无法提供发展所需要的充沛动力,那么这种动力来自于哪里呢?答案恰是前述那种让我们自我认知受伤的群体心理状态,正是在这种状态

...
显示全文

悖论无处不在,处理悖论的理论都是高级智慧。哥德尔定理告诉我们数学上的悖论,测不准原理告诉我们物理学上的悖论,而勒庞在这本书里告诉了我们一个关于人类自身认知的悖论。 勒庞带给我们一个坏消息,我们引以为傲的理性远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强大,更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之所以说理性不够强大,是因为人在群体中就会进入一种理性基本丧失但又习以为常而不自知的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一个人没有了个性、易怒、感情夸张而易受暗示,用作者的话来讲就是进入了一种集体无意识,身体受制于脊髓而不再是脑髓,个人可以为集体信念做出任何事情,包括残忍地攻击别人,或者是勇敢地牺牲自己。记住!上述令人难堪的状态不是只有少数人才会有,而是无论种族、年龄、性别、文化程度、智商,所有人都会出现,在这种状态下,理性将彻底输给感情,因为前者根本没有表现的舞台,就这一点来说,没有人可以逃脱。之所以说理性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是因为理性在人类文明的发展和进化中所发挥的作用其实是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理性可以为人类指明方向,但是根本无法提供发展所需要的充沛动力,那么这种动力来自于哪里呢?答案恰是前述那种让我们自我认知受伤的群体心理状态,正是在这种状态下,人们才会丢掉理性,抛弃怀疑,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和集体信念,而正是这些在哲学上值得商榷的共同价值观和集体信念让人们组织起来形成合力,在动物竞赛中脱颖而出。这就是我们人类认知上的一个悖论理性看起来是人类成为人类的动因,但是在人类战胜动物成为人类那一刻,理性必须下台,被神话和谎言取代。集体无意识看起来是一种众智成愚、丧失理性和原始蒙昧,但是却推动人类文明不断进化和发展。没有了理性人类肯定没有发展的方向,而没有这种集体无意识,人类则丧失了发展的动力。 勒庞告诉了我们这个认知悖论,其实是帮我们打开了一扇门,通过这扇门我们将有机会反思很多我们原来习以为常的观念。比如说民主和自由,现在被不少人称为普世价值,那么顺着作者的思路我们不妨稍稍探讨一下。首先民主和自由这两个概念有没有明确的、准确的、统一的定义?百度告诉我从有这两个词汇开始,截止到现在就没有过统一定义。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连是到底是什么都说不清楚如何堪称普世价值?其次看一下两者的关系,民主应该意味着少数服从多数,那么少数的自由怎么办?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民主和自由存在冲突,是否都堪称普世价值? 在勒庞看来,不同阶段的文明都需要不同的共同信念和价值观来维系整体,这种价值观和共同信念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些价值观经不住推敲又是客观事实。所以我们的理性态度应该是接受所在文明的价值观,按价值观办事,但又不要随随便便被蛊惑,换句话说就是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总结一下,勒庞的观点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有关制度的论述就过于机械,但是更主要的是他给我们打开了一扇认识自我的门,让我们看到了人类的另一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