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闪电丸子
2018-03-04 15:02:19

不是建筑学或城市设计专业,只是最近经常碰到需要思索人与城市关系的问题,顺手捡来看了看。原以为只是讲狭义的街道,看完才知道讲的是“里”“外”的关系

广场的“阳角”和“阴角”

有一个章节讲广场,解释了我很久的困惑。以前出去玩看游记,总说有什么广场可以参观,我一直不理解一个广场为什么可以做成景点,不就是大空地加一些雕塑、喷泉,放一些太阳伞椅子么。书里解释了一个重要观点“阳角”“阴角”,阴角空间可以创造出一种把人拥抱在里面的温暖、完整的城市空间,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地方会去做下沉广场——在周边环境条件不足以创造阴角的情况下,人为地通过下沉广场制造阴角,打造城市栖息角落。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深圳大冲旧改项目中建设的那个下沉广场比起中心城的下沉广场来,总不能给我以放松休闲的感觉。大冲的下沉广场通过各种圆形的边角造型减弱了“阴角”的感觉,同时规划者并没有相应的配上诸如椅子、小桌等让人休息的场所,缺少了温暖感觉。但中心城就不一样,在天气好的日子,午休时间坐在下沉广场里晒着太阳吃个鸡翅,都觉得很惬意。虽然之前有人跟我说中心城片区是几个小购物广场连接起来的,造不起大气势,但我感觉对于每天在附近工作的上班族来说,比起大冲万象天地那种界限分明的大型shopping mall,更有亲近的意味。我可不想在大冲上着班,中午好像还看起来跑去商场逛街一样。

城市的“第一次轮廓线”和“第二次轮廓线”

第一轮廓线是决定建筑本来外观的形态;第二轮廓线是建筑外墙的凸出物和临时附加物所构成的形态;欧洲的城市相对而言第一轮廓线都较为清晰,而亚洲国家因为霓虹灯、广告牌的杂乱排列,城市街道形态主要由第二轮廓线构成,在各大美国的唐人街也可见此种情景。

很难说这个是好是坏,但个人还是更喜欢欧洲那种视野开阔、独具特色的街道。文中还提到,因为文艺复兴等浪潮的洗礼,欧洲城市都很注重城市整体的规划建设,所以才会看到非常美丽而充满艺术感的广场、街道设计;而日本则更关注自己围栏内的情况,自己家跟公共空间是隔离开来的,在城市整体设计规划上还差的很远。现在有时会跟规划院合作,发现国内关注点更多在于用地属性的配比、城市一两个亮点景观(通常是标志性高层建筑、或大雕塑、或水道)的设计,出来的是高低错落的3维建筑立体图,但却很少有从街道角度,从站在街边、坐在街角的“人”的角度去考虑整体的设计。这种从俯视、航拍的角度去造城,势必造出来一个很适合推广宣传、贩卖政绩的GDP作品,缺少了从个体仰视角度的分析,也就少了城市作为工作生活载体的人情味。

典型的香港第二轮廓线

欧美与深圳

文中举了几个例子,纽约洛克菲勒中心的下城广场、意大利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也算勾起了一些回忆。虽然当初都是作为游客匆匆而过,但在一片建筑群中柳暗花明突然出现的广场,着实是让人觉得充满惊喜的;想起国内现在很多商业地产广告动不动就自封”城市会客厅““,未免太肤浅而浮躁了;当然也反思我以往做项目的过程中,举几个国际案例就对标说本案也应该打造XX,真的是缺少深层次思考,缺少真正的人文情怀。

文中提到欧美很多城市能将这种服务于本城人的公共区域做成很著名的景点,如法国香榭丽舍大街、洛克菲勒中心,脑海中就一直在想深圳有哪里能符合这种盛誉——真的很难想起。单从建筑设计的精巧来看,个人感觉深交所还是很有设计感与气质的。但将深交所设计在城市交通主干道一侧,也没有通过建筑退后一步让出较宽、可以安置休憩区域的步行区域,未免让人觉得太过于冷漠与疏离;相比之下,华尔街的金牛就接地气了很多,任何人都可以去看一看摸一摸,真正是成为了城市的一个亮点之比。

总而言之,城市的形成、建筑的设计、空间的布局等等都是综合了诸多因素形成;像文中还提到了日本常见的木质结构房屋、欧洲常见的砖石建筑、非洲中东常见的土屋建筑等,都是受地域气候情况、原材料情况、人文习惯所带来的;倒也更进一步说明单纯从几个角度去对标城市的发展是非常粗浅与主观的;最近出现了一些通过数据解读城市的研究,值得期待;但,一切的研究最后还是要回归人文,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说就是,”科技渗透人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街道的美学(套装上下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