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丈量的灵魂路

天蝎小豆芽
2018-03-04 14:35:09

哈罗德步行走了多远 六百二十七英里 六百二十七英里是多远 通辽到呼和浩特的距离 这是一个人的朝圣路 这是对自己、他人的重新审视 这是用脚步丈量的灵魂路 若没有那封突如其来的信 哈罗德只是一个人到晚年无所事事的六十五岁老人 那是寄自贝克里郡的粉色信封的信 手写的信封上的地址圆珠笔字迹潦草笨拙 打印的信的内容流畅又整洁 是哈罗德记忆中奎妮的样子 一丝不苟、无可挑剔 信里说奎妮得了癌症写信来告别 二十年来连一个字都没写过的奎妮 只是哈罗德多年前短暂一起工作过的黑发女人 这样的一封信让哈罗德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 他认真的回信 却觉得写的回信简短苍白无力 哈罗德决定把信寄出 短短的家里到邮筒的路上 他留意到了五朵新开的蒲公英 和住在隔壁的一开口就没完没了的雷克斯寒暄 哈罗德为比预期中早见到邮筒而失望 回头看看来时的路 房子、家、戴维的学校、街灯都已改变 可哈罗德觉得他过去四十五年的生活一成不变 于是他冲动的从一个邮筒走到下一个邮筒走到加油站 因为加油站的女孩的信念说 “如果有信念,你就一定能把事情做成” “去接受一些你不了解的东西,去争取,去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哈罗德觉得自己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坚毅和笃定的年轻人 女孩

...
显示全文

哈罗德步行走了多远 六百二十七英里 六百二十七英里是多远 通辽到呼和浩特的距离 这是一个人的朝圣路 这是对自己、他人的重新审视 这是用脚步丈量的灵魂路 若没有那封突如其来的信 哈罗德只是一个人到晚年无所事事的六十五岁老人 那是寄自贝克里郡的粉色信封的信 手写的信封上的地址圆珠笔字迹潦草笨拙 打印的信的内容流畅又整洁 是哈罗德记忆中奎妮的样子 一丝不苟、无可挑剔 信里说奎妮得了癌症写信来告别 二十年来连一个字都没写过的奎妮 只是哈罗德多年前短暂一起工作过的黑发女人 这样的一封信让哈罗德平静的生活起了波澜 他认真的回信 却觉得写的回信简短苍白无力 哈罗德决定把信寄出 短短的家里到邮筒的路上 他留意到了五朵新开的蒲公英 和住在隔壁的一开口就没完没了的雷克斯寒暄 哈罗德为比预期中早见到邮筒而失望 回头看看来时的路 房子、家、戴维的学校、街灯都已改变 可哈罗德觉得他过去四十五年的生活一成不变 于是他冲动的从一个邮筒走到下一个邮筒走到加油站 因为加油站的女孩的信念说 “如果有信念,你就一定能把事情做成” “去接受一些你不了解的东西,去争取,去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哈罗德觉得自己没见过这么简单的坚毅和笃定的年轻人 女孩说的信仰促使哈罗德不停前行 他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想起错过的东西 不愿与他对话的孩子 被他辜负的妻子 疗养院里的父亲 离家出走的母亲 还有二十年前就证明一片真挚的朋友 他必须要放弃吗 他一定还要再做点什么 他发现将手机落在家里 用电话亭的电话给奎妮所在的疗养院打电话 突然间的一闪念 哈罗德请疗养院接电话的女人转告奎妮 哈罗德要走路去看奎妮 并请奎妮一定好好活着 哈罗德没有适合走远路的鞋子 没有指南针 没有地图 没有换洗的衣服 却依然不停前行 一路上哈罗德不停的反思 从一开始身心的疼痛 到后来对身体爱惜呵护 从冷漠甚至有些惧怕的对待周遭的人和事物 到关爱的回归 自我发现 日常生活的信念 以及万物之美 从刚开始强求自己的承担无法承受的东西 到和身体对话呵护达成共识 从刚开始的试图和不理解的陌生人解释 到后来释然的任由他们误会 旅途中遇到的那些陌生人的点滴善意 让他在弥补自己错误的这段旅途中 接受着各种不可思议 自己 哈罗德心地善良 是个高大的男人 却一辈子弯腰生活 小小年纪就学会安身立命之道 保持低调 做隐形人 四十五年来做着一成不变的工作 勤恳谦逊 独善其身 努力的想做个好丈夫好父亲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他忽略了太多的东西 欠过去一点点慷慨 这段旅途 与其说是试图拯救奎妮 其实更像是哈罗德的自我救赎 他在旅途中反思 在无力改变时学会释然 是不是每个人在长大的途中都迷失了部分自己 有的人试图反思找寻 有的人堕落下去 “哈罗德无法再否认其实一路上见过的每个陌生人虽然都是独特的,却又是一样的,这就是人生的两难” 夫妻之间 哈罗德与莫琳的关系 伴侣之间的僵硬疲态 四十五年的婚姻生活 让彼此深爱的夫妻 耗尽了爱情的欢愉 舞会邂逅莫琳 惊鸿一瞥 从过去因为对方的一个动作狂喜到冷漠的视对方若空气 从最初称呼的莫琳到阿琳到现在的莫琳 从同床共枕到分居两室 从有说完的话到无话可说到旅途中不间断的电话联系 是不是爱情最后都消失在婚姻的平淡无奇里 婚姻中我们想象着彼此错误的样子 埋葬了我们的爱情 父母与子女之间 哈罗德曾经 有个年轻、追寻自己的梦 负担不了孩子家庭 于是一走了之的母亲 有个当过兵、曾经上进 酗酒堕落不停换女人的父亲 父母对哈罗德的抛弃 让哈罗德不知如何对待儿子戴维 他试图关心戴维却不知该如何做 只能冷漠下去 不做任何努力 于是戴维决绝的死 成为他和莫琳心底的痛 无法弥补 一直痛下去 是不是所有父母和孩子的关系 总是透着亲密实则疏远 没有人生来会当父母 我们本质里就是个孩子 有人试图做个好父母 有人却抛弃一切只为自己 朋友之间 哈罗德与奎妮 短暂相处确是一生的朋友 哈罗德一个小小的安慰 换来奎妮自我毁灭的替哈罗德背黑锅 二十多年从未联系 却在离世前写信来告别 久未谋面还是想要用信念去救朋友 是不是真正的友情本该如此 不管多久不曾联系 你一直在我心里 哈罗德朝圣的途中遇见很多人 好奇的把哈罗德理解为朝圣者的客店旅人 虽然无法理解却还是期待这美好的可能性 “旅途终于开始了,就从这一步开始,他的目的地历历在望。” 认识哈罗德从前老板和奎妮的酒保 误会了哈罗德与奎妮的友谊及旅程的本质 “我们都有过去,都有遗憾,希望有些事情当时做了或者没做。” 悲伤的曾经有过一个孩子的女人 让哈罗德想起他的儿子戴维 “孩子成长的过程就是不断推开父母,离他们越来越远” 装备齐全规划好路线却不停否认的远足男人 和他喜欢简·奥斯丁、对着空气不停抱怨的妻子 哈罗德回忆并反思了自己和莫琳多年来的寂静 “为什么有机会逃离这里的时候,我没法把握?” 衣着光鲜相貌端庄整齐优雅出身优越的银发绅士 让哈罗德明白所谓绅士内心的包袱以及需要努力装出来的正常和孤独感 “他用一种言语无法表达的方式感动了我” 独自带孩子孤独从他人身上找寻存在感有着独立特有的狂热骑自行车的女人 哈罗德明白若没有莫琳他只剩下空空的皮囊 “就像鸟儿那么自由” 最艰难时遇到的守着回忆承诺说着脏话做着清洁工却很专业的医生 哈罗德明白必须将伤口剥开治疗才能走更远的路 她给哈罗德一个指南针 给哈罗德指明了方向 “每天早晨我醒来就想,今天是他回来的日子。但他从来没有出现。” 曾经认真拼搏却堕落甘于扮演混蛋的著名演员 他让哈罗德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有更简单更快的方式见到奎妮 “我跟你说了我是个浑蛋” 用专业知识分析揭露奎妮现状的肿瘤医生 哈罗德无话可说没有了目的地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站起来 “但她还能写清楚地址,这已经很不错了。可以看出她真的下了功夫” 强行跟上假装理解却又试图改变的完全扭曲了本意的狗与跟随者 那些所谓的先胜利的甚至没有见到奎妮的朝圣者 哈罗德朴素简单专心的一个人上路 只是那只陪哈罗德走了一段路的狗 决定停下来陪另一个人走了 生活就是这样 “我倒宁愿来点伏特加,弗莱先生” “白色才显眼,而且代表纯洁” 哈罗德、莫琳的邻居雷克斯 一个手脚小小肚子圆滚的老人 深爱着他过世的妻子伊丽莎白 不停的和旁人诉说生活多艰难 看似沉默却很关心哈罗德莫琳 在哈罗德在外的八十多天 在精神和物质上给了莫琳很大的帮助 生活中需要这样的挚友 你觉得他无足轻重、似有似无 你不关心他的生活 甚至有时对他很敷衍 他却在你难过时陪在你身边 给你支持鼓励 “都哭出来吧。你想留下来吗?再和他谈一次?” 莫琳用窗帘隔开了外面的世界 她深爱哈罗德 扮演着合格的妻子伟大的母亲 许多年来一直替哈罗德该做的事 让哈罗德忘记了很多责任 明知不可行还是坚定哈罗德的决定 握着哈罗德的手给哈他鼓励精神支持 “只要看见他,她的心就轻飘飘飞起来。” “没有爱的生活不是生活” “她给自己立了一个挑战:他不在的每一天,她都要尝试一件新事物” “我说过很多言不由衷的话,就好像,即使我想到的是哈罗德的好,一说出口又变了味。好像不断否定他成为我们之间唯一可以做的事。” “你好啊,陌生人” “我爱你,哈罗德.弗莱。那是你的功劳” 寻找自我的路有多远 刚刚开始 身体的疼痛 刺骨的寒冷 脑子的混乱 恐怖的回忆 到后来 呵护身体 享受旅途 真诚对待他人 努力改善自我与他人的关系 明白一点 生活虽然和我们想象中有差距 但曾经努力 善待自我与他人 保持真我 诚实地做一个自己而不是扮演成任何人 很重要 “重新养育一些东西的感觉,真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朝圣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朝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