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与日同辉耀----周恩来同志关心爱护中国科学的点滴兼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一百二十周年

伊势·凤凰之间
2018-03-04 看过
敬爱的周总理
敬爱的周总理

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是伟大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在全党、全国各民族人民、国际进步组织和人士的心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和威望。
周总理的一生,如清风皓月,完美诠释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忠诚;也如滚滚江河,在波诡云谲的世纪风云中,展现了不屈的中华民族对富强和尊严的不懈追求;更如浩瀚大海,以其博大的胸怀、超人的品格和富有远见的胆略,赢得了数以亿计的朋友、人民的衷心爱戴。可以说,在祖国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足迹所致的国家和地区中,周恩来,是一个伟大的名字,他象征着一个伟大的政党和国家,他处处播撒着的智慧、品德,已经成为中国共产党和亿万人民享之不尽的不竭财富。

周恩来总理是对我国和世界都产生了深远意义的巨人,其在党务、国务、军事、外交等领域的煌煌功业也被多所记叙,本文只想就周总理关怀中国科学事业的几个点滴来缅怀伟人,也砥砺同辈、激励后辈。

科学,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包括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和工程科学在内的文、法、理、工、医、农这六大学科,构成了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全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华民族向来有悠远的科学历史,但由于近代以来诸多的限制和制约,我国的科学事业直到新中国成立前,依然处于相当落后的状态,这对刚刚诞生的东方社会主义国家,既构成了提高全民族素质的急迫任务,也成为在复杂的国际格局中,保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安全、捍卫来之不易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重大使命。
早在1956年初,周总理就代表党中央提出了对科研人员、知识分子和国家科学事业的精辟论述:
“我们所以要建设社会主义经济,归根结底,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满足整个社会经常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不断地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地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在高度技术的基础上,使社会主义生产不断地增长,不断地改善。因此,在社会主义时代,比以前任何时代都更加需要充分地提高生产技术,更加需要充分地发展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因此,我们要又多、又快、又好、又省地发展社会主义建设,除了必须依靠工人阶级和广大农民的积极劳动以外,还必须依靠知识分子的积极劳动,也就是说,必须依靠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密切合作,依靠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兄弟联盟。……知识分子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各方面生活中的重要因素。而正确地解决知识分子问题,更充分地动员和发挥他们的力量,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也就成为我们努力完成过渡时期总任务的一个重要条件。我们党的各个部门,党的各级组织,都应该重视这个问题。
……
我国的科学文化力量目前是比苏联和其他世界大国小得多,同时在质量上也要低得多,这是同我们六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的需要很不相称的。我们必须急起直追,力求尽可能迅速地扩大和提高我国的科学文化力量,而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这是我们党和全国知识界、全国人民的一个伟大的战斗任务。
……
科学技术新发展中的最高峰是原子能的利用。原子能给人类提供了无比强大的新的动力泉源,给科学的各个部门开辟了革新的远大前途。同时,由于电子学和其他科学的进步而产生的电子自动控制机器,已经可以开始有条件地代替一部分特定的脑力劳动,就像其他机器代替体力劳动一样,从而大大提高了自动化技术的水平。这些最新的成就,使人类面临着一个新的科学技术和工业革命的前夕。”
周总理对科学事业的关心,正是建立在对党、国家和人民高度负责的基础上,建立在对历史和社会主义理想高度负责的基础上。
一代伟人,风范长存
一代伟人,风范长存


周总理是新中国科学事业的重要筹划者和奠基人。新中国建立之初,周总理就将筹划“中国科学院”的建设放在显目的位置,并将领导和团结中国各领域科学工作者的重任交给与自己肝胆相照的郭沫若同志。
周总理号召调整全国科研资源,形成“合力”支持中科院的建设,他在讲话中指出要 “用极大的力量来加强中国科学院,使它成为领导全国提高科学水平、培养新生力量的火车头。 在巨大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和对新中国强大的向心力的感召下,国内最优秀的科学家汇聚到新中国科学的中心—中国科学院。当时的中科院的学科门类之齐全、大师巨匠之云集、领袖关心之亲切,在中国历史上是前无古人的,她成为新中国的科学之光、科学之力!
除了中科院的建设,周总理和科学家中的有识之士还将目光放得更为长远。
上世纪50年代,是知识爆炸和人才辈出的时代,两次世界战争所带来的科学成果正在转化为民用产业,经过长期积累而表现为“突发”的新领域和技术的发现也在改变着科学竞争的力量对比。原子能、计算机、DNA分子双螺旋的发现改写着每一位生存在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
但由于旧中国的腐朽统治,我国的科技力量长期薄弱,学术人才青黄不接。正如周总理所指出的“知识分子已经成为我们国家的各方面生活中的重要因素” “现有的专家不是太多而不是不够” “人才缺乏,已成为我们各项建设中最困难的一个问题。” 为了尽快弥补不足,中科院的院长郭沫若和很多其他科学家,希望能利用本身优势,调整全国最优秀的人才资源,建立一所从未有过的、科学大师荟萃的、各精端领域相互交叉融合的新型的科学大学。
1958年3月18日,中科院召开第三次院务常务会议,郭院长提出建立中科大的初步设想。此举得到周总理的批准。同年6月8日,郭沫若院长主持召开学校筹备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决定定校名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大开学前夕,周总理和郭沫若同志还一起完成了校歌的创作。周总理将校歌歌词中“为共产主义建设作先锋”中“建设”改为“事业”。周总理还肯定郭老的“开学典礼致辞”作为科大的“施政方针” 9月19日,郭沫若校长与全体学生首次见面,校歌曲作者、全国音协主席吕骥为学生教唱校歌《永恒的东风》。
在以周总理为代表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怀与支持下,在中国科学院各学部、各研究所和全国各兄弟单位的通力合作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终于建成,点燃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和“向科学进军”的 火炬!
“迎接着永恒的东风,把红旗高举起来,插上科学的高峰!” 今年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建校甲子之年,全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们汇聚一起,畅谈母校辉煌征程。抚今思昔,遥想郭沫若、严济慈、贝时璋、钱学森、钱三强、赵忠尧、郭永怀、赵九章、杨承宗、谷超豪等科大缔造者的勋业,不禁让人心潮澎湃;展望未来,可想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科大,这所已是世界一流大学的中国骄傲,亦将谱写新的辉煌!

周总理更是新中国科学工作者和科学事业真诚的爱护者、保护者。
对科学工作者的爱护,首先体现在真诚帮助他们尽快适应新时代的要求,在思想上、政治上加强对科学理论、人民立场的学习。
周总理很清晰地意识到在科研工作者中所存在的思想问题。“知识分子的改造既然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反映,这个改造过程本身就不可能没有相当的斗争。首先,我们必须要求所有的知识分子站在爱国的立场上,遵守宪法,分清敌我的界限。如果一个人违反爱国的立场,违反宪法,在言论和行为上混淆敌我,那么,人们不同这样的人进行斗争是不可想象的。其次,在社会主义的思想和资本主义的思想、唯物主义的思想和唯心主义的思想之间,也不可能没有尖锐的斗争。”
为此,周总理指出:“要为新中国服务,为人民服务,思想改造是不可避免的……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在过去不是受着封建思想的束缚,就是受着帝国主义奴化思想的侵蚀。”他号召广大科研工作者“进行学习,来改造我们的思想。” 而具体到改造的途径和方法,周总理是带着自我批评的姿态向广大的科学工作者讲述的。概括起来,就是要站在广大劳动者、工人阶级的立场上,达到自觉而成熟地在从理论到实践都做到一个彻底的人民的知识分子,要“经过学习、经过实践”“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就是要学习工人阶级、劳动人民的思想和立场。”
但对科研人员的教育和帮助要建立在理解、信任和沟通的基础上,而不是一味行政干预。如周总理所谈到的,对科研人员中所存在的“估计不足,信任不够,安排不妥,使用不当,待遇不公,帮助不够”的现象,很“很好地分析和解决”。 同时,在关心和爱护知识分子方面,周总理具体认为:“我们还应该在工作人员中进行教育,让他们懂得怎样正确地对待知识分子,而不要在无意之间伤害了他们的正当的自尊心,这种自尊心是任何一个正直的劳动者都应该有的。……应该教育各有关单位的行政管理人员从思想上重视知识分子的生活条件,特别是要打破那种只注意行政负责人的生活,而对于知识分子就觉得‘你有什么值得照顾,我为什么要侍候你’一类的错误观念。……应该教育各有关单位的工会组织和消费合作社组织努力扩大为本单位的知识分子服务。”
卢嘉锡是我国著名的物理化学家。他很年轻就当选了中科院的学部委员(院士)。50年代,他到北京来参加全国科学技术十二年远景规划会议,在北京饭店乘坐电时候遇到了主持会议的周总理。让卢嘉锡深感震动的是,周总理亲切地对他说:“你是卢嘉锡同志吧!”一位院士里的年轻者,一位长期在南方工作的科研人员,尽心国事总理竟能叫得出自己的名字,这让卢嘉锡对周总理的感慨之情油然而生,更由此对中国共产党更加尊敬。在1969年的特殊岁月中,周总理亲自“解放”了被划为“改造”的卢嘉锡(时任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所长)。周总理对卢嘉锡的盛德,让卢嘉锡感佩不已。周总理逝世后,他借用李白的诗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周公对我情!” 来表达对周总理的缅怀、追思之情。
不仅是卢嘉锡,在上世纪70年代,周总理在特殊的环境中,毅然保护着新中国诸多的科学工作者。他拟定的保护名单中,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位列第二,仅次于宋庆龄先生。周总理听说华罗庚的手稿被盗后,做出细致入微的批示:“首先,应给华罗庚以保护,防止坏人害他。次之,应追查他的手稿被盗线索,力求破案。再次,科学院数学所封存他的文物,请西尧查清,有无被盗痕迹,并考虑在有保证的情况下,发还他。第四,华的生活已不适合再随科大去‘五七’干校或迁外地,最好以人大常委身份留他住京,试验他所主张的数学统筹方法。”

周总理是不同领域、不同派别和不同国界的学科融合的支持者和开拓者。
中医学是拥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和悠久历史沿革的学科体系,是至今屹立于世界医药科学之林的瑰宝。但由于历史造成的问题,中医药学在实践中存在一些客观的问题,尤其是西方近代医学传入中国后,中西医出现了比较复杂的矛盾。一些“国粹派”主张完全 “保留中医”,而另一些人所谓 “中医是骗子”的说法,都给我国医学发展带来了不少的阻碍。40年代,郭沫若同志提出“中医科学化”的“拟议”,引来了不少有益的争论。对此,周总理从我国实际出发,主张“团结并教育全国可用的医生、护士及一切卫生人员,改造旧医生,使他们都能为中国人民的卫生、防疫、医疗、助产等工作服务” “事实上,中医确实治好了一些病,中医有自己的一套医药知识和治病经验。……需要团结中医和改造中医。首先是团结他们,把他们的积极因素发扬出来,把消极因素去掉” 1955年10月,周总理接见外宾时强调说:“中国的中医大夫数量很大,中医历史很悠久,如果加以整理,对人民有很大好处。” 但周总理清晰地认识到,传统的中医是有着深厚经验基础的,但“理论上又回答不清”很多关键问题,而西医“局限外在形式得很” 为此,周总理赞同郭沫若同志的“中医科学化”主张,并认为改造中医为现代科学的研究路径,“中国不必建立统一的医学系统……将西方西医学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却是中国当前实际所需要的”。周总理与蒲辅周、施今墨、赵炳南、黄竹斋、章次公等中医大师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周总理还亲身学习中医学,在听闻抱病为中科院演出的梅兰芳同志身体不适后,他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为梅兰芳同志切脉,留下一代佳话。
周总理对基础科学研究非常重视,在十分困难的情况,顶住压力,支持开展基础科学研究。作为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周总理往往在外交途径了解到发达国家的科学研究现状,开创了“科学外交”的新局面。
新中国建国初期,在周总理的关心和指导下,中国科学院郭沫若院长率茅以升等学者组成的中国科学代表团访问日本,与日本学界中各领域优秀学者进行了富有成就的交流,不仅为中日关系正常化打下来重要基石,更成为新中国“科学外交”的先河。
中美、中日外交关系实现跨越后,新中国外交,在周总理的亲自关怀和指导下,迎来了诸多的外籍科学工作者。郭沫若院长作为周总理的助手,多次接见世界级的科学来访者。外籍专家认为我国重视科学理论的研究是非常必要的,在此基础上,更应着眼带有远景规划性质的科研项目和各学科的基础性课题。郭院长和有关人员向周总理汇报后,总理认为这些建议很有研究和讨论的价值。周总理决定派一科技代表团到美国访问。代表团由中科院的贝时璋等组成。出发前,周总理就像对亲赴战场的战士那样,叮嘱我国的科学家所要注意的事项,这一份份的嘱托,包含着周总理对中国科学振兴的殷切希望。

    “忠诚与日同辉耀,天不能死地难埋!”这是郭沫若同志在周总理去世后,用颤抖的手所写下的饱含深情的诗句,它不仅体现了两位革命家的友谊,更最确切地体现了周总理伟大的人格和对历史的卓越贡献。
你的微笑,永远在我心中
你的微笑,永远在我心中


回顾历史,是为了更好地面对现实,也唯有真正地从历史中汲取有益的养分,才可以更好地塑造未来。我国科学事业的辉煌成就是与周总理和老一辈人民科学家的辛勤努力不可分割的,而这一份份沉甸甸的成果,是亿万人民奉献、支持和付出的结果,也是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理念和制度的伟大胜利!
当今,世界科学界依然面临诸多的挑战,新领域、新技术不断出现,涉及国家安全和人民幸福的关键领域竞争激烈,一些有争议的技术挑战全人类的底线,而与此同时,诸多重大问题依然需要多方面努力解答。科学事业从传统的实验室、资料室走向被全社会关注和瞩目。这是社会的进步,也是科学的挑战。对于中国科学家,我们所汲取的最大养分,正是从周总理和老一辈科学家的经历、创造所体现出的,概括起来,我们就清晰地看到,爱国主义是我国科学事业最大的动力,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我国科学事业必胜的基石!

当前,我国社会价值多元趋势依然存在,作为担负国家重大使命的科学工作者和科学管理者,要把对中国共产党忠诚、对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忠诚、对国家和人民生存根本利益忠诚作为衡量自身作为的重要指针,牢固树立光荣在于为党的事业服务、在于为人类和平进步事业服务,将所学所长,用在社会主义伟大建设的宏伟蓝图之中!

伟大的党领导伟大的人民,伟大的人民缔造了伟大的历史!我们坚信,创造了五千年科学文明灿烂的东方古国,创造了七十年科研奇迹的东方大国,必定会在新的征程上,为人类进步事业书写新的辉煌!

周总理和老一辈人民科学家及他们所缔造的新中国科学事业永垂不朽!

(杨逸)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周恩来选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