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迷雾 穿过迷雾 8.5分

穿过迷雾

pilllow
2018-03-04 看过

查理和我终其一生,也只能发现少数几个结果必然如此的公司。产业的领军企业并不能提供我们所要的确定性:在过去几年来,我们先后见证了通用汽车、IBM和西尔斯这些曾经长时间里几乎没有竞争对手的公司所经历的巨大震荡。因此在那些貌似结果必然如此的公司里,难以避免的会隐藏着不少的假冒者。

在我们经营伯克希尔的38年里,我们从股权市场获取的投资收益与投资亏损的比值关系大约是100:1。

投资人应当了解,你的投资成绩与奥运跳水比赛的计分方式并不相同,难度高低一点都不重要。能正确投资一家有着单一成功要素、简单易懂并且可持久保持下去的公司,与你投资一家有着多项竞争变量且复杂难懂的公司相比,即使后者已经经历缜密而深入的分析,他们的回报最终也差不了多少。

很多公司实际上介于特许经营和一般化事业两者之间,所以最好将它们定义为弱势的特许事业或是强势的一般事业。

许多零售企业曾在某段时间有很快的成长并拥有极高的股东权益回报率,但突然间就快速逆转且经常难逃倒闭的命运。比起一般制造业或服务业,这种昙花一现现象在零售业较为普遍,这些零售业者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竞争对手随时都会复制你的做法,然后再想办法超越你。同时,消费者也绝不吝于以各种方式给那些新进入的业者提供机会。在零售业,业绩下滑就意味着开始走向失败。

商誉有两种,一种是经济商誉,一种是会计商誉。经济商誉的最重要的作用是大幅减少了企业的资本支出,从而增加了企业的自由现金流。在高通胀时期,经济商誉的作用就显得更为突出了。

在太多的经理人看来,使用股东的资金是不需要考虑成本的。

优秀管理层的六个标准:一、以股东利益为导向,二、较强的资金配置能力,三、严格的成本控制,四、真诚,五、乐在其中,六、理性并购。

直到今天,我们还会经常看到不少公司喜欢说公司利润创了新高,但却绝口不谈资本投入的情况,这其实是一种有意或无意的误导。

每股收益=每股净值*净资产收益率,每股收益的增长是由两个要素共同驱动,每股净值与净资产收益率。每股收益增长率=净资产收益率*(1-现金分红比例),在资产回报不变的情况下,你分的越少,公司的利润增速就会越快。

高通胀率等于是对投入的资本又额外课了一次税。每个企业好像是在一个不断下滑的电动扶梯上拼命往上跑,而加速跑的结果却往往等于只是在原地踏步。

公司的收入如果能按价格指数调整(indexing),自然可以抵御通货膨胀的袭击。对于真正能够做到indexed的公司,其资本回报率必然有所增加,在不需要额外投资本金的情况下,其经营利润可以持续地跟随价格指数增长而增加(而利润的增加如果源于新增的资本投入则不算数),但只有很少数企业具有这种能力。

我们不会用所持股票在某一年的市值变化来衡量投资结果,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两个衡量标准:一、每股收益的增长——需要适度参考所在行业的经济环境;二、公司的护城河——即它所拥有的让竞争对手始终都感到棘手的竞争优势——是否在这一年变得更加宽阔了。

在接受新的投资之前,我们一般先选择增加旧有的投资头寸。如果一家企业曾经有足够的吸引力让我们买入,再重复一次这样的过程也是不错的。

对于绝大多数的保险公司来说,与我们相同或相似力度的集中持股也许完全不适当,因为他们的资本实力可能无法承受任何一个大的错误——不管某投资机会经过研究后看起来是多么的诱人。

我实在不明白一个投资人为何要把钱放在排名第20号的股票上,而不是把钱集中投资在排名更为靠前、自己更加熟悉、风险更小且获利潜力更大的股票上。

如果你不比市场先生更懂你手中股票的价值,你就不宜与他玩这种游戏。

获得别人的赞许并不是投资的目的。实际上,它的效果常常会适得其反,因为它会让你的大脑麻痹,从而让自己难以面对新的事实或者去重新审视过往的决定。

评估风险时,投资人需要考虑的主要因素有:一、公司具有长期经济特质的确定性;二、公司管理层能够最大限度挖掘公司潜能以及有效运用现金流的确定性;三、公司管理层能够将企业获得的利润回馈给股东的确定性;四、买进这家公司的价格;五、需要从投资的总体回报中扣除的税率和通胀率。

人们忽视了债券的致命缺点,一般都认为债券最大的缺点是无法分享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巨大收益,然而事实上应该是,他们对于货币的贬值无计可施。

因为忧虑短期经济形势的变化或是股市的短期波动而放弃买入一家有着确定长期经济前景的公司,是一件愚蠢的事。为什么要让一件不确定的事情去否定一件确定的事情呢?

管理层需要深入思考一个问题:他们会不会以出让部分股权的同等条件把100%的股权全部卖掉?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他们就要问一问自己,在同等条件下卖掉部分股权就合理吗?许多小的错误会慢慢积成大的错误而非大的胜利。拉斯维加斯就是在人们无伤大雅的所谓小赌怡情中,慢慢积累起巨大财富的。

公司的管理层们定期收受10年期固定价格的股票期权,不仅忽略了留存利润对公司价值的贡献,也忽略了资本的成本属性。到最后,在一个不断能自我增值的储蓄账户上,账户管理人因持有股票期权而让自己赚取了大笔的收益。

实际上是一只股票决定了股市,而不是股市决定了这支股票。如果投资者只关注于市场走势或者经济前景,他们可能是没有意识到个别股票能够在熊市的情况下上涨,而在牛市的情况下下跌的含义。

就投资而言,人们应该注意的不是他到底知道多少,而是能够清晰的界定出哪些是他自己不知道的。投资人不需要做太多对的事情——只要他能尽量避免去犯重大的错误。

回购表明企业管理人员很重视股东价值的提升而不是管理版图的扩充,而后者对股东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有损害。当一个企业的经营者处处都能以股东利益为导向时,投资者理应给予更高的估值。

所有投资人的目标应该是创建一项投资组合:其透视盈余在未来的10年内能够达到极大化。

我们会坚持一项政策:不管是举债或是做任何事情,都希望即使在最坏的经济环境下也能得到一个令人可以接受的长期回报,而不是在一个正常的经济环境下去争取一个很好的回报。

在大部分状况下,融资杠杆顶多会让你移动的更快而已,查理和我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在一件事面前变得急不可耐,我们享受过程更甚于速度。

很多共同基金每年的营业费用——平均在100个基点上下,这等于是长期向投资者的回报征收10%的税。

很多公司出色的核心业务掩饰了资金配置上一个又一个的错误,最常见的例子就是用高价去并购平庸的企业。那些把从高回报生意赚来的资金不断的投入到低回报生意上的经理人,不管公司的整体回报表现如何,都应该对这种资金配置作出说明。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穿过迷雾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过迷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