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赞奇《解构中国国家》一文的翻译问题

jakdan
2018-03-04 看过

没有通读,在简单检阅杜赞奇(Prasenjit Duara)《解构中国国家》( De-constructing the Chinese Nation)一文时,发现对译文对原文进行了整段删节[如对李大钊关于nation的阶级性的论述,即删除了3段文字。所删原文见 The Australian Journal of Chinese Affairs No. 30 (Jul., 1993), pp. 15-16] ;另外,一些翻译很成问题,如第228页: “一般来说,在世界各地,国家都是由语言导生的现象,这一点很清楚地表现在一个简单的事实上,即国家的最常见标记是祖国(fatherland/motherland)。将国家比作家庭的比喻转而引出了各种把妇女纳入国家的策略和方法。”Prasenjit Duara 原文作: That the nation is a linguistically gendered phenomenon is evident even from the simple fact that its most common signifier is fatherland or motherland. The master metaphor of the nation as family in turn yields a variety of strategies and tactics for incorporating women into the nation.

可以看出,译者对nation的概念,并无深入的理解把握。在这段译文中,把nation笼统且大而化之地译成“国家”是有问题的,nation专指“民族国家”(或译为“国族”);此外,原文是在一个语言学的脉络里讨论ntaion的建构性问题,signifier作为语言学的术语“意符”(能指),译文没有准确地译出,而使用了“标记”一词。“国家都是由语言导生的现象”也完全去掉了原文强调“国族”在语言建构中具有的性别倾向性这一要点。 这句话的完整含义,试翻译如下:

显而易见,“国族”在语言上存在被性别化的现象,这从一个简单的事实便可看出:国族最常见的意符是fatherland或motherland(祖国、母国)。将国族比作家庭这一主要隐喻转而引出了各种把女性纳入国族意涵的策略和方法。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近代中国的国家形象与国家认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