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萨特?不存在的,我想研究的是寄几

之之
2018-03-04 12:24:05

本书介于传记和剧本之间,讲述了萨特和波伏娃在他们的巅峰时期经历的一些事情:反对戴高乐,支持民族解放战争、约会;与波伏娃严守“情人”契约、约会;不断勾搭约会学生、学生的情人、情人的姐妹和闺蜜;访问古巴、约会;访问苏联、约会;拒绝诺贝尔奖、约会——约不到,那就写信吧。 “并不流于对历史事件的简单追溯和铺陈,作者依据与萨特多年接触的经验,以及对萨特身边人的拜访,加入了许多关于萨特的轶事趣闻和调侃打趣。” 嗯,总体而言,这是一个挺有趣的小说,3个小时就可以看完。 看完本书,对萨特本人及其存在主义理论也会或多或少产生一些了解和兴趣(确定不是性趣?)。 就像书中所说,“萨特,他能把理论同实践练习起来,这才是萨特。” 1.萨特 看本书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好奇,萨特是如何看待“存在主义”的? 萨特说:“存在主义,就是保障我生存的手段。” 说的很隐晦,也没有多加解释,但综观全书,萨特的生存手段应该就是“自由选择”了。 他在评价马克思主义说:“马克思主义是当代无法超越的哲学水平线,可是马克思主义缺少自由的观念,而存在主义,所维系的正是这种观念。” “自由选择”作为存在主义最为核心的思想,在本书中被萨特贯

...
显示全文

本书介于传记和剧本之间,讲述了萨特和波伏娃在他们的巅峰时期经历的一些事情:反对戴高乐,支持民族解放战争、约会;与波伏娃严守“情人”契约、约会;不断勾搭约会学生、学生的情人、情人的姐妹和闺蜜;访问古巴、约会;访问苏联、约会;拒绝诺贝尔奖、约会——约不到,那就写信吧。 “并不流于对历史事件的简单追溯和铺陈,作者依据与萨特多年接触的经验,以及对萨特身边人的拜访,加入了许多关于萨特的轶事趣闻和调侃打趣。” 嗯,总体而言,这是一个挺有趣的小说,3个小时就可以看完。 看完本书,对萨特本人及其存在主义理论也会或多或少产生一些了解和兴趣(确定不是性趣?)。 就像书中所说,“萨特,他能把理论同实践练习起来,这才是萨特。” 1.萨特 看本书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好奇,萨特是如何看待“存在主义”的? 萨特说:“存在主义,就是保障我生存的手段。” 说的很隐晦,也没有多加解释,但综观全书,萨特的生存手段应该就是“自由选择”了。 他在评价马克思主义说:“马克思主义是当代无法超越的哲学水平线,可是马克思主义缺少自由的观念,而存在主义,所维系的正是这种观念。” “自由选择”作为存在主义最为核心的思想,在本书中被萨特贯穿在方方面面。 政治上,公开挑战政府,支持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运动; 写作上,是与波伏瓦的一种“身为作家的约定”,是为了赚取稿费能大手大脚花钱,以及把情人写到书里; 生活上,不断勾搭越来越年轻的妹纸,学生的情人也不放过,去哪都能创造情人,并把她们都称之为“偶发的爱情”,是偶然,是介入,不是必然,当然书中的萨特口味也很挑,他更青睐那些“更有思想”“更有见地”的姑娘,把他说的像“灵魂的交流”一样高尚。 在与波伏瓦的关系中,他是她的战友和孩子,他们互相阅读和评论彼此的文章,有着共同的目标和计划,有共同的约定;同时萨特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需要波伏瓦不断的开导、提醒、安慰,甚至他的乱七八糟、随性的稿件需要波伏瓦的修改润色才能在杂志上发表。 他的自由随性,也让他在一番郑重考虑之后,做出了拒绝”诺贝尔奖“的决定,“作家应当拒绝让别人把自己改造成名人”。讽刺的是,因为他的拒绝,他因此也有了“拒绝诺贝尔奖”的标签。 似乎也应了萨特和波伏瓦之间的关系:结与不结婚,入与不入围城,都是枷锁。 我反而希望萨特能接受“诺贝尔奖”,这样他就可以在发表获奖感言时酷酷地说:“我接受诺贝尔奖,是因为我懒得因为拒绝它而解释很多次理由。” (题外话:西方的哲学家跟东方的哲学家相比,似乎是很有表现欲的。) 除了自由,萨特也是痛苦的,他眼看着他支持的民族解放事业在“全民公投”中遭受了巨大的挫折,他不断过度吃药以维持他紧张的写作和思考,“我的身体是我的死敌“。 有时候甚至写作也渐渐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我曾愿写书,我尤愿生活“。 而且经常因为“偶发的爱情”陷入“三角关系”中,与波伏瓦之间也经常有一些不和睦,当然,调整的也非常快,如他所说,“不和睦,这没什么,只是另一种共同生活的方式”。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2.波伏瓦 有人说,研究萨特可以单单研究他,研究波伏瓦却总是要与萨特联系起来,因为那场萨特主导下的惊世骇俗的“情人契约”,因为她是“萨特的情人”。 其实,波伏瓦的生活精彩程度也不逊色,在1949年出版了《第二性》之后,她成为了女权运动的先行者,全球知名的作家。 在于萨特的关系中,波伏瓦还是他的战友、保姆、医生、秘书、保护者等等。 在《萨特,穿越1960》一书中,你可以清楚的窥见波伏瓦在各种情形下对待萨特的不同状态。 前面所说,波伏瓦和萨特是战友,他们在生活中有着同一种目标,“没有一种想法我不曾对他说过,他把他的想法也告诉我。我们的书超过其余的一切:我们共同的计划和约定,正是建立在这基础上。” 波伏瓦也有很多情人,但是在这本书中却未鲜见,因为60年代的时候,她和萨特已经老了,50岁上下的年纪,在世俗的眼光中,作为男人正是极具魅力的时刻,而作为女人,已是人老珠黄。 她自己也吼道:“就像是一个老女人。可是,我的身体是活生生的,就在这里,我感触到它!多可怕。” 不断衰老的身体下面,是无法填满的欲望沟壑,是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自由选择”了。 “没了身体,我不再存在。” 她一生追求男女平等,却不得不发现,身体的意义,男人跟女人完全不一样。 当然在“岁月面前是平等的”。(自我安慰吧) 看《萨特,穿越1960》,我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波伏瓦之前的事迹,从而更好地理解她的行为。 巧合的是,一部电影《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讲述的刚好是60年代之前波伏瓦和萨特的故情,从她遇见萨特开始,到《第二性》第二版出版,她离开她的美国情人结束,就像她在剧中说的,“我想明白的是我自己”,波伏瓦用20多年的时间,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方式,以及与萨特稳定的存续关系。 看了这本书,当前的我对萨特式的存在主义的理解是这样的: 一是“存在先于本质”的理解。人的“存在”在先,“本质”在后。“首先是人的存在、露面、出场,后来才说明自身。”简单讲,就是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对我就不存在;我“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如果像石头一样没有“自我”意识,也就区分不了你我他,跟不存在没啥两样;有了“自我”,区分了你我他,就要做点什么,你做了什么事就是什么样的人(本质)。 二是“世界是荒谬的,人生是痛苦的”。世界也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它呆呆的、酷酷的、也冷冷的,它的存在没啥目的,它的运行也没啥逻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帮派林立,人与人之间必然存在着冲突和罪恶,你以为发现了人生真理,你以为你的当下平安喜乐、没有遗憾,却分分钟被现实强暴。 三是“自由选择”。你要选择怎么过是你的自由。如果你不是“自由选择”,就在当下丢掉了“自我”,也就不存在。 总结一下就是: ——我来了,好无聊啊,要做点什么啊? ——然而做什么都是痛苦的,怎么办啊? ——都是痛苦,与其被束缚不如要自由,爱干嘛干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萨特,穿越1960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