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善良是多么难得的一件事

之之
2018-03-04 12:19:24

《芳华》里曾说:“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但是,如果一开始播下的是邪恶的种子呢?就像本书《白夜行》里的雪穗和亮司一样。“有一株芽应该在那时就摘掉,因为没摘,芽一天天成长茁壮,长大了还开了花,而且是作恶的花。” 然而,邪恶的种子也是需要不断浇灌才会成长的,它的养分就是来自于身边不断的犯罪、嫉妒、流言、排挤、诽谤、跟踪。 在这样的泥潭下,怎样才能开出一朵“洁白完美”的花呢? 用善良,为他人?还是用“邪恶”,只为自己? 雪穗选择了后者,她不断“掠夺”他人的幸福、心智、财富、生命,来成就“完美的自己”。 亮司无条件的协助她,或者说是“赎罪”和“补偿”。(亮司为什么要补偿?就不剧透了。) 这样来得更加容易,不是吗? 对别人的过分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折磨,尤其是在被伤害之后。 就像林奕含,多么善良的一个小姑娘,受到伤害了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她在自杀前的访谈中还说: “我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我会有一点看不起自己。在书写的时候我很确定,不要说这个世界,台湾这样的事件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它也在继续发生。所以我写的时候会有一点恨自己,有一种屈辱感。”——《房思琪

...
显示全文

《芳华》里曾说:“一个始终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 但是,如果一开始播下的是邪恶的种子呢?就像本书《白夜行》里的雪穗和亮司一样。“有一株芽应该在那时就摘掉,因为没摘,芽一天天成长茁壮,长大了还开了花,而且是作恶的花。” 然而,邪恶的种子也是需要不断浇灌才会成长的,它的养分就是来自于身边不断的犯罪、嫉妒、流言、排挤、诽谤、跟踪。 在这样的泥潭下,怎样才能开出一朵“洁白完美”的花呢? 用善良,为他人?还是用“邪恶”,只为自己? 雪穗选择了后者,她不断“掠夺”他人的幸福、心智、财富、生命,来成就“完美的自己”。 亮司无条件的协助她,或者说是“赎罪”和“补偿”。(亮司为什么要补偿?就不剧透了。) 这样来得更加容易,不是吗? 对别人的过分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折磨,尤其是在被伤害之后。 就像林奕含,多么善良的一个小姑娘,受到伤害了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的错。她在自杀前的访谈中还说: “我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我会有一点看不起自己。在书写的时候我很确定,不要说这个世界,台湾这样的事件仍然会继续发生,现在此刻,它也在继续发生。所以我写的时候会有一点恨自己,有一种屈辱感。”——《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毫无原则地顺从、取悦他人,这不是善良,是对自己的又一次伤害。 雪穗也许就看透了这一点,在她的一生中,凡事都只为了自己,不断夺取财富和心智,只为构建自己的完美形象。甚至取悦和顺从也成了她的一种武器。 学习花道和茶道是她的爱好吗? 一嫁再嫁的是她爱的人吗? 做家庭主妇、在丈夫面前委曲求全是她要的生活吗? 对于雪穗和亮司的所作所为,我是坚决支持正义伸张法律制裁,但是从情理上来说,我却没有什么可以苛求的。 总比雪穗自杀强吧。 就像很多事情虽然可以内心善良以待,但是却不是用善良可以解决的。 小说中亮司送出了两次剪纸,一次是送给他手下的一对情侣,不让他们继续跟着自己;一次是送给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 前一次开启了他的逃亡,后一次迎接了他的死亡。 他就像雪穗说的那样,他代替了她的太阳。是光源就要发出点光来,但是他总归是行走在黑暗中的生物,每一次发光,就越容易被人发现,就离灭亡越近。 雪穗能识别什么是善良,但在她眼里,善良也是一种工具,她只珍惜自己,和亮司。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只是最后那仅剩的一点光亮也失去了。 雪穗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也不知道。 只是对于我自己来说,有些时候也并不是一直沐浴在阳光下,有着一些恻隐之心,却未付诸于行动。天天苟延残喘,只是凭着心中那点微光走下去。 “我心里也是想帮她(他)的,只是没有把握好机会。下次一定、一定要勇敢说出来、站出来。” 心里总会这么说服自己,然后说了一次又一次。 到了最后,忍不住会冒出一个念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那些时刻就感觉跟亮司一样,行走在“白夜”里,担心别人是否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小伎俩和小阴暗。心中藏了一颗暗搓搓的种子,只是没有雪穗那样的决绝罢了。 也许像我这种人,是做不好善良这种事吧。 开心就好,至少它不会骗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