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 寒夜 8.2分

平淡冗长的故事

强强强力强力胶
2018-03-04 11:19:56

这是一部通篇都贯穿着死亡、疾病、痛苦与绝望的小说。它用平淡无奇的语调慢慢地讲述着一个底层的小公务员如何渐渐死去的过程,从心死到身死。也许正是因为压抑又毫无波澜,《寒夜》读来并无巴金先生另一部小说《家》要引起人兴趣。读完这本书,合上书页的时候,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感叹一句:“宣终于是死了!”机场闷热的环境因为这一口气好歹缓和些许。我并不爱这个故事,就算它和《家》的写作目的类似也好,文笔一如既往的平和也好。它就像夜晚中寂静的破屋,被寒风摧残着,一片片地剥落,所有人都知道结局,所有人都不耐烦看着它慢慢走向注定的毁灭。

背景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庆,国民党政府统治。众所周知,抗战后期,国民党对内横征暴敛、不管人民,对外消极抵抗、不管外敌,主人公汪文萱一家就生活在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中。简单的家庭构造:妻子在银行上班,每天打扮漂亮充任所谓花瓶;丈夫在一家小小的公有企业校对文件;儿子上学,母亲管家。简单的构造中却隐含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糟糕的婆媳关系、丈夫的体弱多病、经济的紧张、战争的影响,这些矛盾拧成一股绳,要把这几个乱世中的穷人撕裂开来,把他们的理想和生活都毁于一旦。小说中不时提到夫妻二人曾是

...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通篇都贯穿着死亡、疾病、痛苦与绝望的小说。它用平淡无奇的语调慢慢地讲述着一个底层的小公务员如何渐渐死去的过程,从心死到身死。也许正是因为压抑又毫无波澜,《寒夜》读来并无巴金先生另一部小说《家》要引起人兴趣。读完这本书,合上书页的时候,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感叹一句:“宣终于是死了!”机场闷热的环境因为这一口气好歹缓和些许。我并不爱这个故事,就算它和《家》的写作目的类似也好,文笔一如既往的平和也好。它就像夜晚中寂静的破屋,被寒风摧残着,一片片地剥落,所有人都知道结局,所有人都不耐烦看着它慢慢走向注定的毁灭。

背景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庆,国民党政府统治。众所周知,抗战后期,国民党对内横征暴敛、不管人民,对外消极抵抗、不管外敌,主人公汪文萱一家就生活在这种水深火热的环境中。简单的家庭构造:妻子在银行上班,每天打扮漂亮充任所谓花瓶;丈夫在一家小小的公有企业校对文件;儿子上学,母亲管家。简单的构造中却隐含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糟糕的婆媳关系、丈夫的体弱多病、经济的紧张、战争的影响,这些矛盾拧成一股绳,要把这几个乱世中的穷人撕裂开来,把他们的理想和生活都毁于一旦。小说中不时提到夫妻二人曾是高等学校毕业,拥有教育的梦想;母亲知识水平颇高;儿子进入学习的是贵族学堂,并且从不多的描写中透露它是一个刻苦的孩子。他们努力挣扎着想要公平、实现自己的抱负,现实却像鞭子一样无情地抽打在他们脸上,于是他们只能拿着微薄的薪水、病不敢治房不敢搬,忍受同事的白眼、时不时的停电,还有夜晚从破门漏入的寒风、无休无止的争吵。

环境会锻炼人,也会压垮人。汪文萱——这个善良的知识分子—因为善良所以只懂得逆来顺受—被压垮了。小说费了大量笔墨写他是如何“善良”“只想着他人”“胆小”“谨慎”,他老老实实,只想让家人过上舒适的日子。为了显出他这些特点,一开头便描写了他从防空洞同妻子吵架回来懊恼不已,准备向她道歉却犹犹豫豫不敢开口这个情节。在家里,他在敌视的母亲妻子中间苦苦哀求,一面向母亲为妻子辩解,一面让妻子谅解母亲,渴望如此来维持风雨飘摇的家庭。在公司,他只有钟老一个朋友,埋头拼命工作,生怕得罪同事和上司。有了苦衷不去麻烦别人,独自一人在酒馆买醉,对他来说唯一的安慰是妻子的爱和母亲的照顾。可是就连这点安慰,因为母亲和妻子的战争也成为了泡影。他始终一言不发,如履薄冰。直到他终于患病了,身体一天天衰弱,躺在床上想的还是如何让家人和解、如何尽早回去工作、如何养好这个家。就像妻子骂他的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好人。不幸的是“善良”和“懦弱”搭配起来足以成为一个人致命的缺点,尤其是在战争频繁的乱世,汪文宣的性格已经注定了他的悲惨命运。汪文宣吐尽了血死去了,临死之前他终于冲破了束缚,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呼号:为什么我们没有公平?

汪文宣的妻子-—曾树声和丈夫是截然不同的人物,她的身上矛盾重重:既有远大的抱负又甘于追求眼前的享乐、既忍受不了家里的死气又迟迟不下决心离开家庭、既深爱汪文宣又自私自利。她也和汪文宣一样从高等学校的教育专业毕业,梦想是将教育事业发扬光大。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她当不了伟大的教育改革家,只能窝在小小的银行里当花瓶招待客人。这样巨大的反差已经让她痛苦不已,然而当花瓶也有当花瓶的好处:花瓶的悠闲自在是实干家能比的吗?于是她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婆婆看不惯这个跟她吵,她也毫不客气地吵回去,一面又数落汪文宣的懦弱,威胁他要他把母亲赶出去。她整日沉溺声色,直到战争逼近,面对逃还是留,面对英俊帅气的主任的邀请,她也有过动摇。丈夫是那么爱她,然而留在家里实在是一片黑暗,要留下吗?她举棋不定。可最后她还是走了,光明前程的诱惑力终究大于爱的力量。这也成为了压垮汪文宣的最后一根稻草。曾树声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吗?我认为不是。她追求的享受和自由与新时代女性追求的平等和自由大相径庭,她的一切还是压在了男人身上而不是自己。她是一个自私的女性吗?是,但不全是,虽然每月按时寄一笔钱和几封信给家里,可除此之外杳无音讯,连丈夫的死亡都不可知,结尾看望坟墓时也只是大哭一场,似乎并不打算接下来一步的改变。

而汪文宣的母亲,顽固、保守,然而慈爱。她爱自己的儿子胜过一切。为什么总是在儿媳面前以恶人的面目出现?不是因为她天生如此。外在的战争动荡固然影响了这个老人的脾性,可影响最深的却是儿媳的表现。汪文宣是她最宝贝的儿子,在她眼里,小宣从小乖巧懂事,爱学习,也懂得孝敬母亲,加上过早离开了伴侣,汪文宣便成为了她唯一的依靠。可是树声来了,这个女人分走了汪文宣的注意和爱,不仅如此,还天天出去拈花惹草,一点不关心家里和丈夫!愤怒、嫉妒和对儿子的心疼占据了母亲的心,使她对这个儿媳再也没有好脸色,她希望的是赶走这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找一个顾家的、疼人的妻子好好照顾文宣。慈母的心情其实就是这样简单好懂的。可惜儿媳并没有看透这一点,面对婆婆的指责,她选择毫不犹豫地怼回去。双方互相攻击,口沫横飞,却没有一个人想退一步看看自己身上是否有不妥之处。成百上千次争吵下来,母亲的愿望被推向了反面:在让儿子死亡的凶手里,她也成为了其中一个啊!

性格各异三人的感情纠葛,和汪文宣的肺病、抗战的进程一起,将故事一步步推进。开头是一场空袭刚刚过去,汪文宣和妻子吵架归来。随后要打进来的谣言纷飞,汪文宣面临失业和离婚双重危险。战争逼近了!日本人攻下了贵阳,就要向这边来了!公司里暗潮涌动,谣言纷飞,一会说要搬走,一会说要裁员。妻子似乎和银行主任有暧昧关系,她会选择离开还是留下?母亲过得这样苦,是不是会怪自己没用?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富贵病,会拖累家人吗?是不是死了比较好…一连串的恐惧交织成细密的网,汪文宣感到喘不过气来。自己能做什么?躺在床上病怏怏的自己什么也阻止不了,妻子跟着爱她的人开始新生活了,他的家庭陷入了绝境,钟老和唐伯倩—他不多的朋友已经死去了,他的身体已经烂掉了,他在朋友的坟墓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他要走向死亡了!

肺病一天天蚕食着他的身体,起初还能起来工作的汪文宣,已经完全躺在床上,成为需要人照顾的废物了。也许在妻子临行前提着箱子冲下楼去去拥抱妻子的汪文宣,已经用完了全部的生命力。汪文宣已经在那个夜晚,刺眼的车灯下死去了。

抗战胜利的鞭炮声不绝于耳,人们撒着彩带、鼓掌欢庆战争胜利的时候,一个默默无闻的、善良的小人物正躺在床上,吐出了最后一口气。“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这个家庭的未来仍然不会被胜利的曙光垂怜,他们被抛弃了。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甩开了后面了无生气的尸体,一路狂奔到光明的未来。

平淡的故事,毫无波澜。

压抑是它的主色调,冗长和乏味是它的瑕疵。《寒夜》除了这种压抑色调,其他地方在我看来并不值得一提。虽然它想传达的信念:午夜后的黎明,我多少有所理解,但是其过于单调的故事发展、主角懦弱的性格却让人毫无一口气看到底的热情。看到开头,便猜得到结尾,人物面临选择时,要猜出他们的选择也毫不费力。汪文宣会死,树声会离开,汪文宣的朋友会消失。有的作者喜欢采用多线发展来扩展故事性,采用单线的也会设计较多情节起伏,《寒夜》的故事,一没有多线发展,二没有激烈冲突,未免让人觉得打瞌睡。巴金先生的语言平实,没有太多的修饰,喜欢直接用“她爱怜地说”诸如这样的句子,可是本来就无聊的情节配上这样的叙述,反而是扣分项。汪文宣胆小到死的性格也给无聊的故事削减了阅读兴趣。文中有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通常是汪文宣和妻子吵架,苦苦求合,心里默默恳求对方原谅自己不要离开自己;同事不和,忍气吞声,心里骂他们凭什么一个个工资都比我高干的比我少;患病在床,唯恐失业,胡思乱想着我要死了我母亲怎么办我儿子会好好养大吗树声会不会离开……他的一生好像都被“害怕”这个情绪占满了,作者有提到说他年轻时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但文中关于此的描写实在太少,只有寥寥一笔带过,给人的印象仍然是汪文宣天生如此。如果肯多费些心思告诉读者夫妻俩年轻时期的生活,是不是故事和人物都会显得丰满一些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寒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寒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