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先让文集  梦底波涛 杨先让文集 梦底波涛 评价人数不足

初段艺术青年的心头所好

情投意合
2018-03-04 09:26:55
《梦里波涛》是杨先让先生勾染中国民间美术的工笔画,亦是写意山水画。在某种意义上,努力也是一种天赋。杨先让先生对中国民间艺术的热爱,是发自内心的,他努力的天赋,相当令人信服。这本书是作者谈我国民间美术系列随笔文章的集合,除“作者的话”外,共38篇。书中第一篇文章写于1987年,末篇成于2016年5月,跨越29年的文章可以说贯穿了杨先让先生的整个艺术生涯。

这本图书的内容之丰富,堪称研究中国民间美术史的“百宝箱”:里面既有对剪花娘子库淑兰、传统木版画、滦州皮影、天津北郊农民画等民间艺术工笔画式的记录,也有从中国与世界两个角度对我国民间美术的思考,作者的文字如山水画式写意自如,寥寥数语便传递出文化的深邃、艺术的自信。字里行间,“都是对中华民族老祖宗遗留下来的文化艺术由衷地执着迷恋。”作者在书中对《汉生》杂志负责人黄云松和吴美云的评语,完全可以抽取出来形容他本人。不过,作者本人肯定不会这么高调的评价自己。他在“作者的话”中写道:

前年写完了一本《徐悲鸿——艺术历程与情感世界》,出版了,反应尚可,好像我是个善于驾驭文字的人似的。其实不然,那只不过是我的一股热情而已。刚仙逝的百岁老人顾毓琇对我说的话很对:“美术家以作画为主,写文章不值得。”因为我已进入古稀之年,集中精力作画的日子不会多了,弄文酌辞始终不是我的本行。

“中国传统民间艺术,在历史上几乎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却又极其坦然地与庶民百姓相伴相存。”杨先让先生既关心民间艺术形式本身,又对其发展有着前瞻性的思考。他先后组织了民间美术考察队,考察黄河流域的传统民俗、民间艺术,出版《黄河十四走》,培养一批民间美术学生,在国外频繁办画展、讲学、著作。把整理、研究中国民间美术的重要性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用朋友黄永玉的来说:“他把近百年来张光宇、张正宇、张仃……这些前辈老大哥为中国美术实践、奋斗、呼号,由于力薄势单成不了气候的凄楚处境,变成无限广阔的灿烂局面。”后学陈丹青盛赞:“每一页图文背后,都可见先让老师的雄心。”就连我这样十足的艺术门外汉,都通过阅读学到了一些艺术皮毛:“填水脚”的年画技巧、春宫图箱底画与避火的关系、如何读懂壬申年猴票的美学符号、皮影大师潘京乐在美院表演的轶事……

真实的本质是多样性。作者在书中关注到,多样性的民间艺术正处在急剧萎缩的状况,世界各国无一例外。他提醒人们注意,隐藏在社会进步之后的代价:

民间艺术的消失将是世界性的,中国也不会幸免。
中国历史文化太悠久太丰厚,文化艺术的任何一部部件就可以研究终生,而广大民间的文化艺术却长期被忽视,这种偏颇现场虽然是世界性的,而中国更烈,这可能与儒家人上人和人下人的伦理有关。

如果根据正统的文献去考察一国的文化,结果往往只能是对帝王及上层阶级功绩的再认识。新中国成立后几十年,中国农耕社会祖先的民间遗存按理应该被重视,结果其摧残的手段更粗野和无知。

2月中旬,我曾就多样性的话题向语音学大师孔江平教授请教,他亦有同样的感受:“语言种类的减少同样也是世界性的趋势。”

如何面对消亡的灰暗?杨先让先生在书本中的回答、孔江平教授在对话中的回应都有着一致性,全力去抢救。孔江平教授告诉我,不管大小,每一个民族自然形成的语言和文字,背后都蕴含着经由时间形成的人类智慧,也将是未来我们创造力、智慧的源泉。目前语言学角度的记录、资料收集与研究等工作,类似于濒危物种的抢救工程,都将在未来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杨先让先生也有着类似的判断,他在书中写道:

千万看清我们的教训:一心搞工业建设,待回头来时民间文化已经被淘汰得无影无踪了。目前西方人对原始艺术、民间艺术的热衷,西方艺术家从其他民族的民间艺术那里获得的启发,进而产生令人刮目的创造。西方人在自己本土上悔已找不到的东西,便将触角伸向他国去寻觅。

原始艺术即各族的民间艺术在西方近百年来,由于体会到全球走向消亡的现实,因而成为一个研究热点。可是中国这么一个世界上特别古老的大国,传统的上层与民间文化艺术雄厚,而民间艺术部分自古以来未被重视,自生自灭,这是极其不正常的偏颇现象。必须有自己相对的研究机构与组织,不能只满足于那种肤浅地向国外介绍一种剪纸的民俗技艺。

戴潍娜在《过度的人与匮乏的人》的主题演讲中说,“16世纪,斐雷拉惊讶地注意到,在中国的街道上找不到一个乞丐,可是今天的中国充斥着文化上的乞丐和智力上的贫血。”杨先让先生田野式调查的图书作品,确保了其文章拥有一些别人视野不及之处。他的努力,为我们摆脱“文化乞丐”和“智力贫血”提供了值得学习的范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杨先让文集 梦底波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